立即捐款

政經

非政府組織代表團回應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就香港報告的結論性意見

非政府組織代表團回應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就香港報告的結論性意見
廣告

廣告

非政府組織代表團回應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就香港報告的結論性意見

由:香港人權監察、香港大學比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香港融樂會聯合發放

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委員會)在本月初(8月10及13日)於日內瓦審議中國、香港及澳門政府按照《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公約)提交的報告,並在8月30日就報告提出結論性意見。香港非政府組織代表團(民間代表團)對結論性意見就香港消除種族歧視所提出的意見及建議表示歡迎,當中大部份民間代表團在聯合國游說時所提及的議題均有提及。

香港人權監察羅沃啟先生表示,一如民間代表團所預料,由於政府在過去九年在多個人權議題均原地踏步,因此委員會是次的審議結論部份與2009年的建議重覆,反映香港政府在打擊本港種族歧視情況的工作不合格。委員會在結論性意見內亦多次要求政府就不同範疇上提交更清晰的數據,這指出雖然政府有提及已實行的政策,但政策實行的情況及效用亦是委員會所關注而政府忽略的重點。

在種族歧視下的法律保障及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的獨立性議題上,委員會再次要求香港修改種族歧視條例,並包括政府職能及法律執行。香港大學比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紀佩雅女士提及,委員會首次指出本港的國際人權機關(National Human Right Institutions, NHRI)未符合國際標準(《巴黎原則》),並要求政府確保平機會的架構、財政及人力資源上的獨立,令監察本地人權的工作能有效運作。

委員會留意到本港傳統及社交媒體上對少數族裔的負面描述甚至惡意中傷的情況,但香港政府對此等種族仇恨言論及罪行(racist hate speech and hate crime)卻視而不見。雖然政府在審議時回應有關種族仇恨的投訴極少,但委員會明確指出缺乏投訴數字並不代表種族仇恨的事件並未發生,反而可能是公眾權利意識不足,及受屈人難以接觸投訴機制等的原因所致。委員會建議政府應對種族仇恨言論及罪行作出公開譴責。

委員會留意到本地少數族裔的貧窮率過往幾年亦有上升,尤其南亞裔居民的貧窮率更不按比例地高,並關注因語言障礙令少數族裔就業困難的情況。委員會關注少數族裔於求職時在求職廣告及招聘過程中的歧視,但在過去5年來平機會所處理過51宗與就業有關的種族歧視投訴中,大多因証據不足而被終止調查,反映投訴機制的門檻高,因此委員會建議政府進行勞工督察和調查,以查明針對少數族裔就業上面對的歧視清況。

在少數族裔的教育議題上,委員會評論即使「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學習架構)經已實行,但就非華語學生中文教育的內容上仍十分不足;另外,委員會關注到就算政府已取消「指定學校」的政策,但現時仍很多少數族裔學生集中於「前指定學校」。香港融樂會張鳳美女士指出聯合國其他公約委員會已經多次就少數族裔的中文教育政策及校內的實質種族隔離多次作出評論及建議,包括人權事務委員會(2013)、兒童權利委員會(2013)、及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2014),但政府仍然只以學習架構需時觀察成效及家長選擇作藉口對政策不足坐視不理。委員會敦促政府加強支援少數族裔學生順利融入主流中文教育的措施及平等機會。此外,委員會更要求政府在下一次審議時提供學校教材內有關少數族裔與香港的歷史及貢獻的部份,因其與少數族裔的身份認同及公眾認識亦有密切關係。

在移民家務工的保障上,委員會評論即使移民家務工人得到勞工保障,「強制留宿規定」與「兩星期離港規則」 仍然使移民家務工人易受虐待, 同時更妨礙了工人在面對權利侵犯時得到公正的處理。 政府提交的報告,顯示政府絕少自發地調查和作出起訴。投訴的成本和責任往往落在移民家務工人身上,一直是令工人易受虐待與放棄投訴的原因。 因此,委員會再次清晰地要求政府廢除「兩星期離港規則」和「強制留宿規定」,並敦促政府進一步加強監察移民家務工的就業和生活情況,以及保障他們獲得教育和醫療保健的機會。委員會要求政府在下一次定期報告中提供有關投訴、自發調查、起訴、制裁和補救措施的統計數據,以保護移民家務工人。

委員會明白移民家務工和尋求庇護者所生的兒童是無證及無國籍。委員會提出無論父母是否有合法身份或是否能提供有效身份証明,香港政府亦應為所有在港出生的嬰兒發出世紙。如政府認真採取建議,將會為香港數百甚至數千名無證嬰兒和兒童獲得身份。

委員會關注香港既沒有充足的法例打撃人口販運,亦沒有提交調查、檢控人口販運罪行的數字,及相關罰則的資料,加上識別出的受害人數和人口販運檢控數字極低。從結論性意見可見,委員會不認同港府聲稱現有法例已能充份針對所有在《巴勒莫議定書》下的人口販運行為,才會在打撃人口販運方面缺乏措施。郭榮鏗立法會議員助理葉寬柔表示,聯合國其他公約委員會已多次就港府缺乏打撃人口販運的措施多次作出建議,包括人權事務委員會(2013)、禁止酷刑委員會(2009、2015)、兒童權利委員會(2013)、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2014),而港府一直的態度都是充耳不聞,縱容香港成為人口販運的來源、目的地和中轉站,令港人淪為成為人口販運的幫兇。此外,委員會要求港府改善識別受害人的做法,實質是看穿了港府根本沒有認真執行其所謂識別指引。

就免遣返聲請審核制度,委員會關注港府未能給合資格尋求庇護者予正式的難民身分,亦未能安置他們在港定居。委員會因此建議香港訂立符合《難民公約》的法律。

事實上,是次結論性意見中不少建議委員會早在9年前亦有提及,可惜即使香港政府當年表示會對審議結論「小心研究及按照委員會的要求提供回應」,但時至將近十年後的今天問題仍然持續,令人懷疑政府消除種族歧視的決心。民陣人權組召集人梁穎敏批評,政府剛發出的初步回應明顯是「隱惡揚善」,例如一開始只引述委員會對政府代表團表示欣賞等禮節性用語,卻無提及委員會對其不滿及批評,「如果只係睇新聞公告,而冇睇委員本身的結論原文,仲會誤以為政府做得好好」。梁穎敏強調,委員會內都是研究種族歧視背景的專家,亦有審議各國歧視問題的經驗,「他們的觀察及建議很有重量」。《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既然適用於香港,政府就不能托辭「問題不存在」就不作處理;即使不完全套用委員會的建議,都必須要有很強的理據,嘗試以不同方法達至相同的消除歧視目標,否則將繼續不能滿足《公約》要求。

梁穎敏認為,政府不論是當日在日內瓦或今天的回應,都只是「將人肉錄音機及影印機的技能搬出國際再帶回香港」,面對委員會的提問及建議,政府都只是將一早準備好的言辭複製再貼上,搬字過紙及問非所答。民間代表團再一次呼籲政府要以積極及開放態度,與民間團體會面以溝通商討結論性意見內的建議,及盡快採取有效措施,以符合香港承諾遵守的國際人權公約標準。

民間代表團成員團體:

香港人權監察、香港融樂會、香港大學比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香港大學婦女研究中心、外勞事工中心、民間人權陣線、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郭榮鏗立法會議員辦事處、Society for Cultural Integration、Resolve Foundation Hong Kong、Pathfinders

參考文件:
委員會就香港按照《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公約)提交報告的結論性意見
香港特區政府就委員會議題清單書面回應
香港特區提交的第三次報告(二零一七年四月三日)
民間團體聯合報告(二零一八年七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