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愛瞞日報

出紙一大張,瞞遍全澳市民。 網誌

國際

回顧天鴿一周年系列3——為愛車討回公道至今 水浸車苦主關注颱風下停車場安排

回顧天鴿一周年系列3——為愛車討回公道至今 水浸車苦主關注颱風下停車場安排
廣告

廣告

作者按:一年過去,風災後的公共停車場經已重開,但水浸車賠償仍然未了。水浸車苦主在天鴿風災後一直尋求政府溝通,希望在公共停車場被浸的車輛能得合理對待,可惜政府只推出《取得機動車輛特別稅務優惠》法案來回應,法案建議水浸車主必須要買車才享有稅務優惠,並獲立法會細則性通過,而在去年9月18日前註銷的6,500輛車連拍賣所得都歸庫房所有,被苦主形容為「先受害,再被迫害」。但水浸車的問題是否就此完結?8號風球下關閉停車場就「乾手淨腳」?

「貝碧嘉」期間樓上停車場大排長龍

今個月「貝碧嘉」在本澳過境,氣象局於 晚上7時半懸掛8號風球,政府1小時後就關閉了15個低窪地區公共停車場,水浸車苦主之一的梁生經過了天鴿的慘痛教訓後,在傍晚6時就已經開始搵「樓上車位」,但當他到達青葱大廈的樓上停車場時,車龍已繞了2圈,「保守估計都有成四、五十部車停左門口」。見狀後唯有向青洲方向繼續搵位,但所有的樓上停車場都至少有20架車正在門外排隊。後來另有苦主告訴梁生,青翠樓的停車場管理公司可讓車主在5層已滿的情況下,把車泊在通道較不阻塞的位置,「正面啲睇,管理公司都有啲人性,但若有咩事發生,就阻塞咗整個走火通道。」但對車主而言,總算不用排太久就「有位」可泊。

「黑格比已經浸過,仲起地下停車場」

「幸好呢個貝碧嘉無風無雨,但如果日後打風啲車主都咁排法,咁啱有冧樹或風暴潮,咁出事嘅就唔係停車場入面。」梁生不僅擔憂關閉地下停車場衍生的問題,更質疑政府在興建地下停車場時究竟有否做好規劃,「點解會喺低窪地區起地下停車場呢?其實係好恐怖,青怡同快達樓(停車場 )都係剛起無幾耐,但係負3層全部浸了晒。」梁生直指「十年前嘅黑格比就已經浸過,但係都仲要係嗰度起地下停車場!現在望廈社屋第二期起緊嘅都係地下停車場。」

政府「企硬」關閉低窪停車場

現在關閉低窪停車場的政策就如「斬腳趾被沙蟲」,梁生覺得交通局的態度就像「我關門唔做你生意,浸車唔關我事。」但對車主而言,是最需要政府保障市民生命財產的時候。因此梁生與一眾苦主成立的維護水浸車權益聯盟,除了爭取水浸車的補償問題,也就地下停車場問題向當局反映意見,希望能改善停車場的管理模式,但經過多番溝通,政府仍然「企硬」,相關問題亦沒有處理好,而「貝碧嘉」離境後翌日,官方則稱,第一次實施須取經驗,對於措施需要檢討的地方必定檢討。

「要怪就怪自己當初太信政府」

梁生買了一年多的車就是在「天鴿」期間遭到沒頂,事隔一年後的今天也知道補償無望,也只好怪自己「太過信任政府」,他提到當時珠海已一早掛了颱風最高級別,但澳門還是3號風球。直至後來也聽從政府所言,在去年9月16日註銷了愛車,但連拍賣所得也被歸入庫房。「呢個係我地聯盟最不滿嘅地方,希望政府可以坦誠公開呢筆帳目,俾市民知道我地8.23風災嘅水浸車,令政府嘅庫房得到幾多收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