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韓國的財閥霸權仍未改善,小商戶還能有生存空間嗎?

韓國的財閥霸權仍未改善,小商戶還能有生存空間嗎?
廣告

廣告

韓國的經濟不但出現放緩,而且多年來財閥主導的經濟已出現瓶頸期,受罪的卻只有小商戶及低下階層的勞工。雖然現今政府為左傾政府,但當中的進步主義及社會主義卻未能成功改善韓國的經濟,甚至無助解決階級剝削下衍生的社經問題。中小企、小商戶等在現今經濟低潮下,還能有生存空間嗎?這絕對是韓國政府不能忽視的問題。

若要總結近年韓國出現的經濟問題,可列出以下的現象:最低工資引致的通貨膨脹、內需市場萎縮、樓價高企、商戶創業情況嚴峻等。而針對財閥的霸權方面,國稅廳於7月25日公佈了一項報告,聚焦於「與國民生活密切相關的行業」現狀進行研究,研究報告顯示,不少以小商戶形式經營的酒館、餐廳、卡拉OK房、文具店、雜貨店等與民眾生活關係密切等店舖數量,不斷出現下跌的情況。以酒館為例,今年1月份為止,小酒館的數量較去年減少3.34%,為連續三個月的跌幅都在3%以上,最嚴重的是文具店,其縮減速度達到每個月4%以上。

更能呈現小商戶遭逼遷或大集團剝削的,是提交結業申請的商戶數字。根據稅務部明統計,2017年提交終止商業登記的商戶業主超過90萬人,比起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時更多,而該90萬人中,有92.3%屬於小本經營或個體經營的商戶業主。

以上可謂令小商戶及低下階層憤怒的數字,不平等的經濟環境早已令韓國的低下階層活在苦難之中,生活擔子沉重的同時,卻要面對政局的不穩,這是多屆政府都未能改善的經濟難題。縱使文在寅早前提出經濟改革,讓中小企及創業能夠得到更多保障,但在早已不平衡的市場狀態下,不少人早已對此失去信心,同時競爭力遠遠不及能夠「隻手遮天」的大財閥、大集團。

在之前的文章都說過,在韓國多輪的經濟危機中,政府只能單靠扶植財閥來修補損失,歷史上朴正熙如何扶植大企業成為經濟支柱亦不必在此多說。值得研究的是,為何主張自由主義、社會主義式左翼思想的總統,如金大中、盧武鉉,甚至現今的文在寅,都未能改善國家財富分配不平的問題,乃至財閥經濟霸權的情況?

政府內的經濟官僚風氣早已令青瓦台成為「熱廚房」的主要因素。1998年後金大中政府為了能夠得到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資金周轉,就加速推動新自由主義經濟改革,將自由市場貿易及國際分工在韓國加倍實施,同時在意識形態上,當權者依賴國內頂層的精英及大集團領導經濟會更多,以求他們能夠改善貧窮人口的狀況,這同時把國內早已高企的精英主義情緒,推到頂點,讓財閥有更大空間控制國家經濟。而盧武鉉上任後,他亦無力改善貧富懸殊問題,甚至於在任期間曾通過對勞工權益不利的《非正職保護法案》,造成低下階層繼續成為不受政府重視的一群。

貧者越貧,富者越富,從財閥的發展規模就清晰可見,三星、現代、樂天等富可敵國的大集團,單單經營者的資產就可以媲美國家國庫。回顧經濟的改革,任由市場決定經濟權力,在市場已由財閥幾乎完全操控的情況下,根本令政府手無縛雞之力,低下階層只能「向現實低頭」,承受大財閥以不同形式入侵他們的生活。就在此時,韓國政府的土地政策,亦被財閥牽著鼻子走了,任由不動產價格急升,小商戶不但沒有能力購買土地發展,連租賃都變得難上加難,造成不能修補的貧富差距。

在資本主義及新自由主義的巨輪下,低下階層想創業,亦遭受大集團的陰霾影響而無法成事。政府再不能對此情況坐視不理,從基本改善向財閥傾斜的經濟政策,讓低下階層能有更多空間享受經濟成果,改善經濟上不平等的現象。創業上,政府的補貼政策固然需要繼續實行,同時需要進一步考慮如何提升創業誘因,讓就業等市場能夠得到平衡及多元的發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