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家朗

香港眾志常委.一個18歲的熱血青年懷着一顆赤誠之心,希望以自己微小的力量去改變社會 網誌

教育

作為教育局擋戰牌的課程發展議會

作為教育局擋戰牌的課程發展議會
廣告

廣告

文:鄭家朗(香港眾志常委)、黃之鋒(香港眾志秘書長)

教育局在上週公佈《中學教育課程指引》的修訂稿,後被傳媒撥發當中帶有政治考慮,除了刪去「學校不宜強加祖國情懷」和「培養學生成為能批判、反思和獨立思考的人」,亦加上「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政治觀點。如此將中國領土完整視為金科玉律,強加於課程指引實在少見,此舉相信是為著緊跟主旋律向北京表忠,用作打擊港獨與本土思潮的部署。然而,當公眾都將矛頭指向教育局時,官員總是借故卸責,聲稱《指引》非由局方擬定,看似指引內容怎樣千瘡百孔,也無關政府部門決策。

記得香港眾志曾向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發起追擊行動,批評中史課綱改革忽略教授六四等的歷史,只是一尾強調中港關係,當中史觀有欠全面,當時蔡若蓮打從第一句說話,已聲稱課網改革是課程發展議會的決定,自己不能夠代表議會發言,亦未能將意見轉達議會云云。但當欲向議會表達意見時,卻發現議會根本沒有公開處理課綱修訂的討論和考慮,引致公眾監察難上加難,這終促使我們在過去半年進行有關課程發展議會的研究,嘗試掀開這個教育局擋戰牌的神秘面紗。

公眾無從監察的課程發展議會

據官方網站所述,課程發展議會的工作是就課程發展事宜向政府提供意見,但觀其架構及實質發佈文件,不論設有各個科目和課本的委員會,還是網站盡列基本法教育、初中中史課綱改革、普教中措施以及其他不同科目課程指引與檢討報告。課程發展議會的職責,顯然不單純是替政府收集建議,而是作為由教育局所委任,擁有實權的單位,掌控着全港幼稚園到高中的課程編寫,定奪各科課時、課程安排及內容。

也許人們會質疑,批評課程發展議會,是否只是一尾聚焦於人選的政治背景。的確,議會任命了大量建制陣營的委員(如人所皆知的北京政協管浩鳴),但我們認為問題不僅限於此,教育局未曾透露其任命準則不在話下,只要細閱課程發展議會的委任成員名單,竟然一個前線教師代表也沒有,商界反倒佔有不少席位,某程度上也頗為諷刺地說明香港教育界的生態。

更讓人憂慮的是,對比起審批各區土地用途的城規會,已被批評有欠透明度,但市民至少可以到網上查閱會議記錄,得悉申述人對各項圖則修訂的意見,部份會議甚至容許旁聽和發言;這一邊廂,審批香港課程與教科書的課程發展議會卻是更加封閉,不單未曾開放會議予公眾旁聽,所謂網站上傳的會議簡訊,不單未曾提供會議時間和與會名單,更沒有提供討論過程記錄,甚至我們曾找到最精簡的簡訊少得只有不足二百字,也難怪當局也不好意思稱之為會議記錄,可想而知其會議簡訊有多麼「精簡」。

捍衛教育自主由打破議會黑箱開始

總括而言,不論六年前反國教運動成功使政府擱置的《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指引》,以及剛刪去「培養學生成為能批判、反思和獨立思考的人」的《中學教育課程指引》,其實也是由政府全盤委任的課程發展議會所編撰,我們憂慮教育局將會循著「去批判思維」的方向,附和北京的意識形態灌輸工作,下一步「委托」議會向通識及有關科目「埋手」。

隨著國家教育部與香港教育局設立會商機制,以及中聯辦持續干預本地教育事務,未來教師與學生將會遭受更嚴峻的挑戰,而當務之急就是與公眾一起掀破教育局官員的語言偽術,阻止政權繼續以課程發展議會作擋戰牌開脫,將政治任務帶入本港教育體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