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法律界基層工人 - Charles

網誌

政經

基層工人睇人講經濟︰香港律師收得貴?(一)

基層工人睇人講經濟︰香港律師收得貴?(一)
廣告

廣告

港台電視節目《五夜講場︰學人講經濟》在八月底播出的一集,邀請了任建峰與林作作嘉賓,跟主持阮穎嫻和劉正一起探討香港法律專業的種種現象。四個人分別從兩大法律專業、經濟學者以至消費者的視角,帶出了不少有趣的觀察,例如任抱怨事務律師們作為用家,每每覺得有質素的大律師供不應求,反之林作則慨嘆很多年資較淺人脈較窄的大律師乏人問津,繼而被阮踢爆他執業時的收入好像也不太足夠繳交 chambers 租金。劉正則引述《經濟學人》報道多年前有關美國法律市場的研究,當中指美國人年花一千七百億美元在律師行業,但當中有高達六百四十億美元是花了在專業「溢價」(premium)之上,他亦由此帶出對香港法律界的相關質疑,即香港律師們的高收費,是否跟美國一樣,是基於專業門檻、行業保護主義等而形成的「溢價」效果?

這裡亦可以來一個小補充。上述這篇在二零一一年發表的《經濟學人》文章,其實是引述由布魯金斯學會經濟研究員 Clifford Winston、Robert Crandall 及侯斯頓大學助理教授 Vikiram Maheshri 同年出版的研究著作 First Thing We Do, Let’s Deregulate All the Lawyers。三人在綜合不同數據並代入方程式估算後認為,一些我們以為可以合理解釋到律師提升收費的因素,卻不見得與美國律師收益的溢價有關,這些因素包括律師的工時、工作州份或地域、學術水平等。

研究更進一步指出,造成律師行業溢價的主要成因,除了律師專業資格的門檻外,還有政策的因素︰各級政府不同形式的監管法規、民事責任或專利制度的設計,既增加了民眾「依法行事」的成本,亦提高了對律師的需求;研究甚至明示暗示地指,律師們更往往以專業團體、企業顧問或者遊說智囊的身份,進一步影響政策以「自肥」,造成的開支與市場失效成本,高達一百億美元。

布魯金斯學者們的研究,是從宏觀層面分析,律師入行門檻高、政策規範等不同因素如何令法律專業整體的收入持續攀升,當中無疑會涉及很多與美國法律體系有關的特定因素;至於節目中數個反覆提到的主題,即香港法律界收費高昂是否與行業准入門檻高、土地問題、signaling effect 或者資訊不對等這些因素有關,主持和嘉賓們都提出了很多有啟發性的觀點,同時法律行業內外亦已經有不少有心人正上下求索,希望在增加業界透明度、改善法律培訓評核水平以至減省工序等環節上帶來有用的改變。

另一方面,主持和嘉賓們亦基於日常親身經驗或者耳聞目睹,分享了他們對於律師收費、行業供求以至執業水準的印象。基層工人沒有經濟學底子,暫時沒有能力在大環境、大政策上班門弄斧,那就只好「回到基層」,從基本點談起︰到底律師點收費。

即使在一宗官司中同時聘用了律師和大律師,但客戶一般不用分開付款給律師樓及大律師,這是由於法律界的行業規則訂明,只要大律師的收費沒有犯例或不當,繳付的責任是落在 instruct 他們的事務律師身上,然後再由律師將大律師收費放進本身的收費單內,一併向客戶收取。所以我們先集中研究律師行如何收費。

事務律師的收費準則大致分為兩種。第一種是「按時收費」︰律師們用上多少時間在照料某客戶的事情上,就會按 hourly rate 向該客戶收取費用,包括上庭、開會見客、草擬狀書信函、研究案例、閱覽對方文件、電話對話、電郵 …… 此外,律師團隊內的助理律師、見習律師或者「師爺」等,同樣有各自的 hourly rate,作為律師樓就著他們的工作收費的根據。

第二種則是「實報實銷」︰一些在官司過程中衍生、要支付予其他機關或人士的費用,會由律師行先行墊支後,再列明在收費單上向客戶收取,這類開支通常稱為 disbursements。最常見的 disbursements 包括法院入稟的費用(高院收費為 1,045 元,區院則為 630 元)、在田土廳或公司註冊處查冊的費用、向公立醫院索取醫療報告或紀錄的收費,以及其他專家報告的收費等。值得一提的是,有時候律師樓收費單上亦會包括一些由它們自己收取的 disbursements,例如影印、交通或者郵費等,但一般而言數目不會太大,客戶如有懷疑(例如數月間動輒近千元的車費與郵費等),不妨要求律師樓更詳細地解釋。

收費單上還有一種主要的實報實銷 disbursements,就是上文稍稍提過的大律師收費。大律師每次受委聘上庭,都必須依照行規在出庭前先收到委聘書(即 brief,或者行內俗稱 “backsheet”),而 backsheet 上必須列明就這次出庭聆訊的收費,包括預備案件連同出庭日的費用;若果聆訊需要多於一天,backsheet 上則要列明其後每個上庭日的費用(即 refreshers)。另外亦有一些情況,例如在民事訴訟的初步階段已經聘用大律師草擬訴狀答辯書、證人陳述書,或者在買賣交易和其他情況提供書面法律意見,大律師通常會為這類不涉及上庭的工作採用「按時收費」的方式,跟事務律師相若。

讓我們先來一個小結︰法律團隊收費的多寡,主要取決因素當然是擬聘用律師與大律師的年資及專業水平,這些會反映在他們的 hourly/daily rate 之上;另外,如果案件越複雜,牽涉的工作量自然更多,不論是事務律師的工時,還是大律師用以預備案件的日數,都會隨之而進一步上升。

基層工人相信,上述的解說其實對解開讀者們有關律師費的疑團仍然無甚幫助。誠如劉正在節目中提出,為甚麼他去辦理樓契,「肯定」沒有律師參與,就只有一個文員處理,卻是收取律師的 hourly rate 而不是文員的價目;還有不少曾經吃過官司苦頭的人皆有的痛苦經驗,擔心每次律師大律師打價都數以萬元計,但官司卻好像沒完沒了無底深潭似的,到底還要付多少錢,心中完全沒有底。對於這些疑問,基層工人會在後續文字中嘗試再多說一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