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牽絆

牽絆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對於家附近的區域,我總是怯於涉足。

幾個月前,一所新的茶餐廳,在家的對面開業,我沒想過進去,但同行的人說,去試試看,於是,在某個早上,懷著冒險的心推開門。

餐牌上有素食者的選擇,於是我能點餐。

牆上掛著「生意興隆」的鏡匾,下款是「外公致意」。老闆戴眼鏡,慈眉善目,太太和年輕的女兒都在店內幫忙。店面不大,桌椅簡陋但整潔,甚至有一種溫暖的氣氛,樓面的姐姐和廚房內的員工,有時說笑,時而調侃對方。

樓面姐姐一號下單格外慢,而且總是寫錯。不過,店內員工和客人從不對其苛責。

那天,客人希望常餐的炒蛋能改成奄列。
樓面姐姐一號:「奄列⋯⋯不是跟炒蛋差不多嗎?」
客人:「奄列是用蛋包著火腿或其他饀料。」
樓面姐姐一號:「奄列⋯⋯是什麼呢?」
客人:「不要緊,我要炒蛋好了。」

樓面姐姐二號下單快速準確,但喜歡話中有話地嘲諷老闆沒把貨物放好,使她常常絆倒,老闆總是裝作沒聽見。

午餐時間定在11時半,總是有顧客不到11時就跑進去,說要吃午飯,隨和的老闆也下了單,但在廚房抛鑊炒菜,短髮壯碩有著羅拉風範的姐姐,一臉冷漠地告訴老闆:「午餐還沒有弄好,你去叫個客遲一點再吃飯。」老闆只好順從地請客人再等一下。

不知為何,我差不多每天都到這家餐廳去。但我心裡知道,這家周一至周六,每天在下午五時前便會收店的店子,或許不會長期在這裡,因為它的經營模式人性化,完全違反了資本主義的規則。

老闆認得我,每天用眼神和我打招呼,但從不和獨自進去的我談話,我感激他給我空間和安靜。他看到客人的多士放在桌上遲遲不吃,便上前去說:「多士放久了會變軟不好吃啊。」看到客人點了麥皮,主動問他:「加一點煉奶會更好吃,不要不來一點?」

我知道為什麼客人喜歡他和這家店。

今天早上,我點的多士烤得太焦,我看著它有點猶豫,吃了一口便擱著。打算過一陣子默默吃掉。但老闆看到,走過來問我是否太焦(我驚訝他為何會讀心),我說有一點,但還可以。他拿走了多士,叫廚房換一份給我。

於是我開始害怕這家店。

以前,我並不會每天外出吃東西。如果沒有約朋友,一天三餐盡量都在家裡吃。

我不喜歡對任何易逝之物產生感情,心動則生情,有情便容易依賴。然而這是個無常的世界,家人、朋友、房子,一切和一切,每一刻都在改變,沒有什麼足以信賴。因為責任,我只有白果而已。雖然,貓也是脆弱而短壽的。人在世上是孤獨的,情感是牽絆。

但我很為難,因為,早上總是容易飢餓。因為,人還是會有進食的需要。因為,一天煮三餐,有時會很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