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蘇查哈爾燦

公民社會關注者、獨立撰稿人 網誌

政經

香港人的「木馬屠城記」

香港人的「木馬屠城記」
廣告

廣告

木馬屠城記是特洛伊戰爭的最後一役,希臘聯軍攻打特洛伊城久攻不破,於是想出一條妙計,希臘大軍揚帆離開,留下一個巨大的木馬在海邊,並告訴特洛伊國王木馬是希臘人用來祭奠雅典娜女神,將其帶進城便可以給特洛伊帶來神的賜福,特洛伊人立即把木馬往城裡拉。時至深夜,藏在木馬裡的希臘戰士一個個跳了出來,殺死了睡夢中的守軍,掠奪盡特洛伊城,一把大火結束了持續十年的特洛伊戰爭。

深宵開啟租用——無聲無息

在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通車即將通車之際,發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9月3日淩晨,內地約700名「駐派機構人員」進駐西九龍站內,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和廣東省人民政府匆匆完成西九龍站內地口岸區的啟動交接儀式,而這個神秘時刻,政府事前既沒有正式公佈,亦沒有邀請任何香港傳媒進行採訪,在無聲無息中,內地口岸區正式由內地當局開始「租用」。

神秘樓層出現——從未提及

隨後,香港媒體爆出西九龍站的設計圖中,地下樓層原來不只有四層,還有第五層——B5的神秘樓層存在,而這一層可以貫穿B4層的不同月台,引發市民譁然。港鐵回應B5層僅作為後勤通道,用作車站維修和緊急消防,並言不在內地口岸區的範圍內。特首也隨即出來回應,稱「並無什麼神秘」。記者深挖圖紙,發現近80000呎的空間裡有超過十數間房間,用途未知。最奇怪的是,B3、B4層都是內地的司法管轄區,唯獨B5是歸香港管,但卻可以直通B4的不同月台。而這一切,在政府檔中一直未有提及,僅僅在2011年的檔中出現過一次後被掩埋,且在立法會多次審議一地兩檢條例過程、港鐵出席立法會的質詢過程中,都未曾提及,只指西九龍站地下僅有四層,B5層的突然出現,簡單的理由未必可以釋疑,或許真應像陳淑莊問一句陳帆:「我看不到任何理由要拒絕透露。」

緊接著用同樣的方式,運輸及房屋局在9月6號的深夜11時發出新聞稿,除B5層外,原本尚有四層「後勤用地」未披露,部分連接內地口岸區。並稱這四層專供放置站內設施和供高鐵運營商人員辦公用途。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亦出來表示,事件絕對沒有任何隱瞞,完全沒有秘密通道,又形容運房局「開誠佈公」。

全面刑事執法——持槍上崗

《南華早報》的報導,隨著「一地兩檢」正式啟用,口岸區執勤人員將確定除了海關、檢疫部門人員等外,還有80名公安局人員,他們是容許在內地口岸區攜帶槍械的。事實上,今年7月政府公佈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前就有港媒披露,內地口岸區除了出入境櫃位元與設備之外,還有多間休息室、羈留室與器械室,當中器械室即為武器庫,用以存放槍械等執法武器。
筆者此前文章亦寫明,西九龍站與深圳灣口岸的最大不同之一,即深圳灣「一地兩檢」模式下香港入駐職員不具備刑事權力,僅有民事處理權,而西九龍站的部分內地執法人員不僅可以配槍,施行內地法律,更具有全面刑事執法權。

職員500變700——龍門任搬

去年七月,時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稱,在內地口岸工作的內地人員,下班後會返回內地,不會留港過夜,但9月5日特首突然反口,稱內地派駐機構人員需要「分更」工作,雖然高鐵香港段營運時間是上午6時半至晚上11時半,但不運作時「通宵更」處理事情,意味有部份人將會留宿,說法前後不一。
此外,入境處稱今年6月,已審批了500名內地人員來港參與「內地口岸區」的準備工作,當中包括400名工程人員,約100人為日後派駐機構人員。而港鐵提供膳食所爆出的700名工作人員,多出了的200人不知具體工作為何。

餐食成本過億——港人埋單

「一地兩檢」實施後,負責營運的香港鐵路公司需要為約700名駐內地口岸人員提供膳食,而須準備的膳食涵蓋一日三餐、一餐1000個飯盒、即每日3000個,並稱每個飯盒的成本約以100元計算,即一日伙食費將達30萬港元,一年伙食費超過1億港元。內地隨後發佈消息,稱內地會「提供膳食津貼」,但每人每餐只補貼6元人民幣,比起一個飯盒100港元的「成本」,差異驚人。

租金1000元VS 800萬——直至2047

八月底特區政府刊憲,指《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9月4日開始實施,特區政府將向內地當局就使用內地口岸區每年收取1000元象徵式租金。香港的核心區域,一年租金僅付1000元,眾議紛紛。對比深圳灣口岸,內地每年向香港收取800萬的深圳灣港方查驗區的租金,2007年口岸啟用至今,加上當年已支持的24億元建造費和17億元土地開發費,11年香港合計向內地支付43億元。

隨即,深圳市人民政府同意特區政府租用深圳灣口岸港方檢驗區(415,654平方米)的租金,由現時每年800多萬元人民幣,下調至1000元人民幣的象徵式租金,並由2019年7月1日起實施。

「一地兩檢」及其粗暴審議過程是「一國兩制」被破壞的典範,亦是《基本法》與香港普通法制度被迫打開的一個缺口。而高鐵的開通,讓高鐵的矛盾從法理基礎的爭拗正式轉變到高鐵本身。「木馬屠城」不是聳人聽聞的荒誕假想,而是伴隨著一系列的「不合理」,掀起香港新一輪的社會風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