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姚松炎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政經

新昌在M+項目被炒的政府理據

新昌在M+項目被炒的政府理據
廣告

廣告

上月中傳出西九管理局終止與M+項目的總承建商新昌營造的工程合約,但未有披露原因,報章亦只聲稱因工程延誤及新昌母公司財困,但這些原因仍不足以構成終止合約的理據,且根據合約必須先進行調解,詳情可參考我就合約條款中有關申請延期的條文

今日(9月11日)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下的監察西九小組召開特別會議討論該事項,西九管理局提供以下文件 CB(1)1376/17-18(01) 進一步解釋終止合約的理據 [1]。但內容只詳述有關新昌集團(即新昌營造的母公司)有公告關於兩項債務違約如下,而新昌營造作為其中一項債務的擔保人,西九的顧問認為新昌營造已資不抵債,因此終止合約。會上西九管理局代表回覆議員提問時補充,西九管理局是根據合約條款第73條權力終止與新昌營造的合約。

首先,關於該兩項債務為:

『17. 新昌集團於 2018 年 5 月 18 日發出公告,其發行的 3 億美元於 2018 年到期的 8.75 厘優先票據(2018 年票據)於當天到期贖回,但是新 昌集團並沒有支付 2018 年票據項下之尚未償還款項,因此 (1) 構成其所發 行的 1.5 億美元於 2019 年到期的 8.50 厘優先票據(2019 年票據)項下 的交叉違約,以及 (2) 導致新昌集團及/或其附屬公司訂立的其他貸款協議 項下的交叉違約。新昌營造作為 2019 年票據的擔保人,亦即是說 2019 年 票據已成為新昌營造的債務,從而進一步將新昌營造推向破產邊緣。AIG 大 約於 2018 年 5 月 21 日獲悉新昌集團於 2018 年票據項下的違約,故要求 新昌營造和新昌集團提供 2.97 億港元的現金抵押。 』[1]

然而,推向破產邊緣並不代表破產,母公司違約也不表示子公司財困。西九管理局文件只不斷附加一些正在向新昌營造追討欠款的法庭案件作為助證,但法庭未判不應假設責任誰屬,而且內容並未能提供證據確切釐清新昌營造是否已經資不抵債或符合第73條的合約規定,西九管理局文件根本連第73條的內容也沒有提及,只把責任推給顧問如下:

『44. 管理局於 2018 年 5 月中至 2018 年 8 月 17 日期間,向資深法律顧問和破產管理 顧問尋求並取得意見,確定新昌營造已無力償債。

46. 2018 年 8 月 17 日,管理局終止與新昌營造所簽訂的工程合約。』[1]

到底顧問是根據甚麼數據確定新昌營造已無力償債?總資產與總債項金額(包括應收未收帳及應付未付帳)是多少?文件並未有清晰交待,相反新昌營造卻透過不同渠道向公眾表示公司不同意西九管理局單方面終止合約,似乎雙方都有隱瞞,公眾難以知道真相。

然而,我找到關於第73(1)條的合約內容,可以讓大家討論如何確定是否已可啟動:

“73. Insolvency or Change in Control
73.1 If the Contractor (which, without prejudice to Clause 1.2.3, means for the purposes of this Clause 73.1, any of the entities comprising the Contractor) shall be in default in that the Contractor:
(a) becomes insolvent or has a receiving order made against the Contractor or makes an arrangement or assignment or composition with or in favour of the Contractor's creditors or agrees to carry out the Contract under a committee of inspection of the Contractor's creditors, or goes into liquidation or commences to be wound up, not being a members' voluntary winding up for the purpose of amalgamation or reconstruction to which the Authority has given his prior consent, such consent not to be unreasonably withheld, or has a receiver, liquidator, trustee or similar officer appointed over all or any part of the Contractor's undertaking or assets or if distress, execution or attachment is levied on, or if an encumbrancer takes possession of any of the Contractor's assets, or any proceeding or step is taken which has an effect comparable to the foregoing in any relevant jurisdiction;”

根據現時有限的資料,未有聽聞新昌營造收到清盤令,或自願清盤,要符合第73(1)條規定可能只有Insolvent一項。如何定義Insolvency變成爭辯的關鍵。

[1] 立法會 (2018) M+博物館主要工程合約,CB(1)1376/17-18(01)號文件,9月11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