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取回單程證審批權是超越紅線?

取回單程證審批權是超越紅線?
廣告

廣告

我不知道,林鄭特首是善忘,還是沒有對單程證這回事深入了解。而他更搬出他父親也是移民來指示港人要包容新移民。在過去幾年,大家都討論有關單程證的時候審批和對香港的資源分配問題是重點。更在選舉期間聽到,若果香港對於單程證沒有審批權,在教育,醫療,住屋,老人問題的資源上,都不應該增加,這些言論,我完全不同意,因為這是一個偏離了普世價值,完全不是香港這個國際城市應有的態度和方向。

事實上,這些人都是得到中國大陸審批再由香港政府同意下移民到香港,然而這個和不增加資源是兩碼子的事,因此,針對審批權來討論是較為實際。從這方面,有些時候會覺得香港人實在是欠缺了同理心和公義。另一方面,政府又未能做到疏導效果,更令到新移民和在地的香港人出現極大的分歧,這個不是政府的責任嗎?因此,市民要求取回審批權就是超越國家紅線,這樣就不太恰當。

好多人以為,單程證是九七後才有,這個並不是,也和林鄭父親有關。由於1950年代開始,因為大陸有大量難民逃來香港,小弟的父母也是那個年代帶同哥和姐逃來香港,說真,這些人一定沒資格稱得上是移民,因為並非如老共宣傳中的來港找出路,你只要從他們來港的途徑就知道,若果他們是難民,這樣就表明了當年中國大陸是處於極其惡劣的社會,人民感覺到非走不可,因此,我也得要問林鄭特首,他的父親是如何來港,怎樣來港,和今天來港的單程證移民有何分別,難道她真的認為今天來港的是非走不可?

1950年代,英國政府因見到逃港的人越來越多,而這些人根本就是步行過來就可以,主要是「無遮無欄」的關係,後來見事態嚴重,開始圍上鐵絲網,設置禁區、哨崗,派軍警駐守,實質上把中港區隔開了,也斷絕了中港的人員來往。中國外交部隨即抗議,認為香港是中國領土,港英政府無權限制中國人到香港。最後港英妥協,答應只要來港者持有中國簽發的「通行證」,香港一定接收,至於通行證的審批權,及發出多少證件,由中國決定。這就是單程證制度的前身。

港英政府雖無通行證審批權,但卻通過與中國磋商,及在入境人數上實施配額制,控制入境人數。例如1950年代中期來港人數,就限制在每天50至70人。但1950年代後期情況發生改變,中國相繼爆發大規模群眾運動,大躍進及人民公社造成大饑荒,加上文化大革命,大陸出現逃港潮。1957、1962、1972及1979年四波逃港潮中,單是1971至1981年10年間,就有超過50萬人偷渡到香港,為香港帶來深遠影響。

1980年中港達成協議,把通行證制度規範化,當中可到香港定居的「前往港澳通行證」(俗稱單程證)名額定為每天150個,以家庭團聚為目的,就是今天的單程證制度。之後名額曾多番改動,1983年降為每天75個,1993年是105,1995年又變回150個,直到今天。後來這種港英時代的安排還寫進基本法,延續到今天。單程證制度,引用共產黨的一句話,根本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

從歷史上來看,也證明了單程證並不是97後才有,主要就是,審批權的問題,因為從文獻上所得,香港只能得到知會,要接收一個大陸人,當然,這些資料不會在當天才到香港,但是,也不會太長時間,據我認識一些大陸朋友所知,差不多不到十日,你就知道要去香港,當然,2003年之前,大陸人到香港是受到某個程度的限制。有了自由行之後,很多事情也可以托大陸其他家人帶到香港。

我個人是贊成香港和大陸都應該有互通式的審批權,就像其他國家的移民程序一樣,例如需要單程證人士的驗身報告,犯罪紀錄等。不是要設關卡,是制度化,因為部份老弱傷殘都得到單程證,來到香港就會利用了香港的資源,這樣是對香港人或者香港政府不公平。大家還記得施君龍嗎?若果這個個案在外國的移民規定下,一定不能入境又或者要做很多手續才能夠。而我更在街上見過多名「舊客仔」,他們解回大陸後,就因為來港和親人團聚得到身份證。

不是對犯了罪和傷病的人有任何歧視成份,這個應該在計算資源時是有所幫助。當然,要談這些相信是空談,因為香港現時的管治班子是有一個將香港變成一個大陸城市,他們認為,香港的管治權是屬於中共所擁有,若果給香港政府設了關卡,那何來面子呢?好多時,無論在網上或者實際討論單程證問題的時候,也看得出中港矛盾是非常嚴重,更會影響到持單程證來港的新移民。有些時候,同理心和公義可能是鬥不過社會的怨氣。

當我聽到林鄭特首談到取回單程證就是超越紅線,我百思不得其解,因為,這個明明是可以香港和中國太陸共同擁有的審批程序,又何來紅線呢?難道,中國大陸方面定了什麼就是聖旨,那又為什麼要有一國兩制呢?取回審批權不是要取消單程證,從歷史上看到,港方是有權和中國大陸方要協商人數,這個是文明社會的做法。

事實上,單程證是否還是文明的做法,完全有商榷餘地,這些人來港家庭團聚確實是天經地義,但不要忘記,他們是來香港和香港人團聚,就會影響到基本香港人在資源上的分配出現問題。最令人氣憤就是政府官員,建制派人士經常講到他們對香港有什麼幫助,但又忘記了他們對資源上的影響。因此,更指香港人如何沒有同理心,如何不包容,林鄭特首更荒謬的把父親也提出來,不知道說她無知還是太表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