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從韓國出現自家生產充氣公仔,談談在矛盾點的韓國性文化

從韓國出現自家生產充氣公仔,談談在矛盾點的韓國性文化
廣告

廣告

若要談論亞洲各地的性文化,可謂一直談論都沒結果的議題,該矛盾點是,你不知如何界定該國對性的態度及性文化是開放,還是保守。韓國正是其中一個最佳的例子,看似可以認為他們保守,但在某些角度亦可解讀為非常開放。這次就透過韓國出現了一個新的性文化現象,去談論如何以不同角度理解韓國矛盾的性文化。

充氣公仔或娃娃,韓文為섹스 돌,一直在主流論述中被認定為單身男子或女子的恩物,因為他們成為了解決他們性需要的性用品。當然,在該論述中是帶著負面及恥笑的色彩。或許因為這論述,韓國的海關亦有明文規定,禁止在國內售賣任何進口的充氣娃娃,換言之,即使韓國國民在網上購買來自其他國家的充氣娃娃,都是違法行為。

不過,根據警方最近的消息,韓國國內開始出現自家生產及銷售的充氣公仔店舖,並在搜尋引擎網站上開設宣傳論壇,就其產品在論壇進行銷售及推廣。而就該同類型的論壇進行瀏覽,這些論壇只有成年人可以申請加入會員,其一已有超過1500個會員,平均每天有200人瀏覽論壇。而進行銷售的充氣公仔公司,會在網上宣傳的同時,向會員提供購買方法,就是前往位於京畿道的公司,售價大約600萬韓圜(約41700港元)一個。

現時韓國國民就這議題的爭拗點,就是入口為犯法,但國內製造因法例存在的灰色地帶而不犯法,繼而衍生對使用充氣公仔的爭論。反對使用的人認為對成年人造成不良影響,及培養越軌不法的性侵行為。而支持使用的人就主張,充氣公仔能夠滿足部分殘疾人士對性慾的需求。更值得留意的是,從這件事中,如何能總結出韓國人性文化的態度如何展現出兩極分別。

這應驗了傅柯(Foucault)對於性事的解究,就是當有不少社會及文化機器對性進行不同程度的「施壓」或「禁止」,內裡越展開更多涉及性的討論,或更深、更廣的性文化。韓國的性文化正正站在一個矛盾點之上。大家或會因深受傳統儒家文化影響的關係,以為韓國是一個性態度保守的國家,實體例子為2013年起才容許安全套公司就其產品進行電視廣告的宣傳,或者這次事件所知道的海關禁止進口充氣公仔等。不過,隨著全球化及西方文化的衝擊,逐漸令韓國在一片保守氛圍下,深藏不露的性文化由此展開。

若圍繞充氣公仔所屬的性玩具文化,韓國其實亦有自家生產性玩具的公司,最著名的是由2009年開始變得有名的ZINI(姿妮),主要售賣女性衛生用品及兩性情趣用品。在四年前於香港舉辦的亞洲成人博覽中亦有參展,以男性及女性的自慰用具及安全套作為主要的參展商品而受到注目。而ZINI的主席亦曾表明因為韓國文化保守,政府對於性用品的規管亦相當嚴謹,除了需要申報所有自產自銷的產品之外,在開設商舖及經營亦有多重限制。充氣公仔出現自產自銷,可謂性用品在韓國變得「暗地裡廣泛」的延續。

除了性用品之外,韓國亦開始出現性旅遊的營銷策略,以吸引本地或海外遊客光顧涉及性的旅遊景點,甚至到訪色情場所等。單單在韓國就有超過10個以性為主題的旅遊景點,如首爾的性愛美術館、濟州島的健康與性博物館等。此外,在韓劇及電影作品都可見的夜店場所及招待上流人士的賣淫場所等,均是保守文化下的一片新鮮性景象。

值得一提的是,歌手河佑善於2005年推出過歌曲《Question》,但其MV因出現充氣公仔及其他露骨鏡頭而遭禁播。充氣公仔在韓國,可謂一個非常大的爭論點,除了涉及性文化的討論,就是充氣公仔本身有否造就更多的性犯罪行為。例如有人認為因為公仔沒有反抗能力,故使用者能夠對其造成「強姦或性侵式」行為滿足性需要,再加上過往曾有案例因有船員共用充氣公仔而傳染性病的關係,令反對使用充氣公仔的持份者出現這爭論。不過,值得深究的是,充氣公仔背後的發展,反映了什麼社會內的兩性問題,還有性文化在社會上遇到的衝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