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教育

香港本土精英階層的集體夢魘

香港本土精英階層的集體夢魘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香港的既成建制不一定是藍絲,也享受香港大半個世紀以來建立的普世價值,但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因份屬富裕階層,既得利益所限,即使不敵視挑戰統治階級的社會改革力量,也漠不關心,因為各家自掃門前雪,無論社會如何紛亂,只要不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他們亦會認為自己享有的幸福世界可以永恆不變,天下大亂,又與我何干?

每個社會階層都會自覺或不自覺地再生産自己的生產關係(Reproduction of relation of production),是社會歷史發展的不易定律。香港今天富裕的中上階層,絕大多數都是上世紀殖民地精英教育生產出來的成果,相信知識改變命運,接受良好教育,便可沿著社會階梯向上流動,而事實亦的確如是,因此理所當然以同樣模式培育自己的下一代。原則上是沒有錯的,但歷史永遠不會簡單重複,在互聯網當道的新時代,社會變遷速度數以百倍計,作為社會歷史發展的産品,在中國已經吞噬香港的情況下,我們下一代面對的社會環境和教育,又豈能與昔日相提並論,同日而語?

香港的精英階層早知特區政府經營的教育制度份屬次貨,生產的盡是文化(教育)低端産品,過去的所謂傳統名校,經已變形走樣,名不副實,所以他們千方百計,都要安排自己的子女入讀國際學校或直資名校,務必贏在起跑線。現實地說,所謂名校,學業成績雖然重要,但也是其次,建構社會人脈關係才是確保未來成功的要素。說實話,誰會願意自己的子女淪為梁天琦和陳浩天的境地?至少他們不會贊成自己的女兒跟他們拍拖,自己兒子的老婆,當然優先考慮大馬主的女兒。口說梁天琦是香港三十年來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是一回事,但票卻理所當然地投給社會精英楊岳橋。你可以說這是偽善,卻也是人性真實的一面。不要忘記,人性說到底都是社會關係的總和,而凡是存在的,也就是合理的,見怪不怪。

但以為自己經已確保下一代成功在望的社會精英也不要高興太早,因為一山還有一山高,在中共已由紅二代統領的今天,香港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成為紅二代的禁臠,紅三代、四代陸續登陸香港,在當前西方對中共滿懷敵意的今天,香港才是他們的安樂窩。據悉近年本港學費貴昂的國際學校和直資名校都有大量紅三代、四代入讀,傳說連習近平的孫(不知男女,他的女兒是否已婚也無人知,還有沒有其他「野孩子」亦是國家機密)亦在香港讀書。紅二代不用威迫香港的名校,他們除了捐錢或購買債券外,更出示紅頭文件證實自己的子孫身份,試問有人會夠膽拒絕門外嗎?

紅二代及國家領導人級數的子孫入讀香港名校因為僧多粥少造成排擠效應(Crowding-out Effect)尚屬其次,最怕是出現小劉強東或小薄瓜瓜症候群,香港精英階層的女兒成為他們性騷擾和淫辱的對象,試問情何以堪?

這是香港本土精英階層的集體夢魘,恐怕下一代不是贏在起跑線,而是出師未捷身先死,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