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屯門居民與清潔工合力清理災後社區

屯門居民與清潔工合力清理災後社區
廣告

廣告

災後首日 : 我們把樹枝搬到均新秀街垃圾站(即良田村垃圾站)前

災後首日:眾志成城,在工友指導下工作

災後首日,交通癱瘓,屯門各小社區均有不同程度的破壞。全日約有十多人幫忙清理,有的是社工、文職人員、自由工作者、老師、醫務人員、樹藝師、環保教育工作者等,全都是屯門居民,他們於全日不同時段參與清理街道。有部份是工友探訪隊成員,另一部份是從《屯們誌》網上招慕參與的,大家的共同目標是清理和收拾街道。

image
災後首日 : 我們跟食環外判清灣工步行到新墟輕鐵站旁行人路進行清理(圖中的是660L桶)

早上,屯門區內交通受阻,各人只能在家附近自行執拾,難以聚起來一起行動,力量較小。中午,我們到鄰近何褔堂輕鐵站的新秀街垃圾站,在食環外判清潔工友指導下開始清理新墟輕鐵站旁的樹枝,還有良田村內公用停車場和行人路的樹枝和樹葉。

image (1)
災後首日 : 新墟輕鐵站旁的樹枝和樹葉,我們和工友一同清理

途中我們遇見兩位村民以膠掃把清理中,他們眼見我們使用從工友借來的竹掃把、660L桶、240L桶和手推車,驚喜地說:「原來竹掃把掃樹葉更快速」便跟我們一起清理村內公用地方和明渠。執拾過後,熱情的村民邀請我們進屋飲水,更準備了食物給我們,小休過後,她小聲地說自己的家和門前還未清理,便趕回家收拾了。

當日最感動的是,工友蘭姐向我們訴說家前有棵大樹很危險,恐怕會倒下在其寮屋上,嚇得不敢回家,樹藝師Simon當晚就到蘭姐的家,檢查樹木,發現沒有危險,更相約另一樹藝師下次帶備工具爬上去修樹,令樹木更適宜生長。蘭姐萬分感激,說自己終於可以回家安心睡覺了。

晚上,我們視察屯門碼頭至龍逸邨一帶道路狀況,與工友一同為日後的清理工作做準備。

image (3)
災後首日 : 樹木和垃圾堆到垃圾站門外。原定的夾車(垃圾車的一款,可夾起重型垃圾)每天早上十點左右到來清走垃圾,但碧瑤工友說新界西北廢物轉運站和稔灣堆填區因道路塌樹等情況而大塞車,延至下午3點才到

災後次日:首先要學習使用竹掃把和長尾掃

災後次日,全日有單車教練、中學老師、社工和自由工作者來參與清理工作。我們來到位於屯門工廠區YKK廠前的洪祥路垃圾站。這個垃圾站的清理範圍十分廣闊,由屯門碼頭到青山村一帶和工廠區。因為整個屯門碼頭區只有座落青山魚類批發市場旁的垃圾站,另一個最近的垃圾站就是位於工廠區的洪祥路垃圾站,所以清潔工人來回清潔實不容易。

image (4)
災後首日 : 屯門河近皇珠路橋底,我們清理行人路和單車徑的樹葉和部份樹枝

工友見到我們,第一句就考驗我們:「你們是否懂得用長尾掃」我們當然不會,就即時跟工友學習使用長尾掃。

「熱身」後,我們拿著借用的工具,步行十五分鐘到屯門河鄰近皇珠路橋底作清理,我們三人用了兩個多小時才把一小段行人路上一堆堆的樹葉清理完畢,並在清潔工的指導下清理馬路邊和行人路的樹葉,還有青山村附近的行人路和單車徑,並搬回洪祥路垃圾站。

image (5)
災後次日 : 清理了三小時,我們把樹葉小樹枝運回15分鐘步行路程的洪祥路垃圾站

當日最狼狽的畫面是,我們自備了家用薄黑色垃圾袋,裝滿幾袋樹葉後一拿起垃圾袋便破爛了,所有樹葉散落一地,要從新清理,換回工友提供的厚身黑色大垃圾袋,終於把樹枝樹葉綁成八大袋放上手推車上,誰知運送回站期間多次跌了垃圾袋在地上,又重新收拾。結果大半天終於完成一段路,我們終於「收工」,在工友眼中卻是沒有盡頭的清理工作。

image (6)
災後次日 : 我們到青山村近香港惠業教育學院(屯門分校)一帶清理行人路和單車徑。當時只顧清理,忘記影相做記錄

最大的學習,最大的發現,工友最大的心願

工友工作辛苦,卻大多看不起自己,認為自己毫無價值,工友間以「垃圾仔」和「阿姐」互稱,像是沒有名字的人。但這群沒有名字的人都是每天默默為我們清理垃圾,每個都是有血有肉有故事的人。他們大多是屯門居民,只有36元時薪,8號風球下工作都沒有津貼。

我們一開始想去「幫忙」,最後更覺從工友身上學習到清理的智慧,幾日來跟工友協調工作。我們借用合適的工具和去適當地點,加上做到最合符我們人手、能力和切合工友需要的工作,事半功倍,減輕工友的工作量。工友災後落力清理,我們多次謝謝各位工友的付出。

工友最大的心願是街坊少些投訴,因為工作量突然大增,清理需時,希望大家可以做得到。

image (7)
災後次日 : 中學老師Oscar是日停課,特意來幫忙,他嘆息:特別在酷熱的天氣下,需要好大體力清理,擔心工友忙於清理的身體狀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