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海心公園拯救隊:執葉的跳舞大媽、義載斷樹的司機、不談政治的母親

海心公園拯救隊:執葉的跳舞大媽、義載斷樹的司機、不談政治的母親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 「慶祝國慶」的燈飾如常閃閃發光,然而土瓜灣海心公園再無法如常——「山竹」襲港導致多處嚴重塌樹,海心公園滿目瘡痍,兒童遊樂設施幾乎淹沒於枝葉之中。十多名土瓜灣街坊周四晚(20日)自發到來清理,當中,有借出「搵食車」、出錢出力為斷木來一趟「義載」的泥頭司機,有身體力行教育孩子愛護環境的母親。義工的努力吸引了「跳舞大媽」停下歌舞加入,揮汗清潔她們心愛的公園。他們大多素未謀面,平日對時事或社區事務沒有太多認識和興趣,一場超強颱風卻讓他們連結起來,實踐公民的責任。

IMG_8736

IMG_8694

IMG_8702

「地膽」大媽花叢中變出掃帚 「每日跳舞前都會掃!」

廢墟一般的公園中,竟是陣陣樂韻悠揚:海心公園的大媽們依舊「舞照跳」。義工在兒童遊樂場工作了大半個小時後,最接近遊樂場的一首歌戛然而止,上一秒還在跳舞的大媽,這一秒居然已在動手清理樹枝。記者正想為她張羅掃帚,其中一位大媽竟相當熟手地從不同的花叢中找出兩支掃帚。公園清潔工收好的掃帚,你又知放邊?「梗係知!我哋每日跳舞前,都會掃一掃㗎!」

清潔工人手有限,又多數上了年紀,她們說,等待政府派人清理,還不如自己動手,好空出更多安全的地方跳舞。只是這幫大媽自己年紀其實也不輕,這個掃樹葉,那個彎下身來拾斷枝,動作利落,完全不怕辛苦。

IMG_8732
停下舞步的執葉大媽吳太(右)

「見你哋班後生都咁努力,我哋點可以唔出一分力?」其中一個執葉大媽吳太,著記者不要太辛苦、只需負責拿垃圾袋,自己則一遍一遍蹲下又站起,把地上的落葉抱了滿懷,再放進記者手中的垃圾袋。她是土瓜灣街坊,幾乎每早每晚都來海心公園跳舞,年輕一輩眼中庸俗嘈吵的「大媽舞」,是她步入老年後最大的興趣。平時除了主婦的日常,最忙便是照顧孫兒起居飲食,只有到了晚上,才有真正屬於自己的時間。「佢(孫兒)爸媽放工,就梗係畀番佢哋湊!」她停下執葉的動作,帶點倔強地笑道。

訪談間,吳太雖對政府的植樹政策一頭霧水,只是樹,始終是她社區中的一部分,「山竹」折了海心的綠,跳舞的大媽們最快嘗到「失去」的滋味。

「慘囉、慘囉。」她們一邊掃,一邊苦笑:「無哂啲樹,以後跳舞會好曬。」

IMG_8718
觀看大媽們跳舞的吳先生端坐斷樹之間,毫無懼色

近海邊的廣場上,繼續歌舞昇平的大媽還是佔大多數,記者回看旁觀的大叔們,赫然發現已被圍封、被塌樹包圍著的兩張長椅上竟坐滿了人。其中一位大叔恰巧也是姓吳,安然端坐於一枝斷下壓住長椅、非常粗大的樹幹旁,頭頂還有尚未折斷卻吹得歪斜的樹,顯得相當霸氣。吳生表示「唔驚」,又說不可能會再塌樹,也不認為斷樹能傷人。

吳生拒絕幫忙把公園復原,「政府咁有錢,洗乜幫佢掃?」記者問他怎麼知道政府有錢,吳生大笑:「啲工程聽親都億億聲!洗乜我哋幫手?」

IMG_8740
泥頭司機林先生出錢出力,為斷木來一趟「義載」

義氣司機出錢 斷枝運往堆填區 未考慮回收

清理好的樹木,該放到哪裡去?泥頭司機林先生想著,各區義工清理出的樹葉、斷枝只能放在路邊,又要紮起免得隨風飄散,費時費力,便把自己供款的搵食車充當臨時「垃圾車」,更付出汗水幫忙鋸木及搬運。

裝修業界有有心人,把社區清潔隊的聯絡方法於群組廣傳,義氣司機拔刀相助,為斷木來一趟「義載」;林生見海心公園斷樹情況「好虛撼」,沒有運樹的車等於「一定清唔到」,「既然得閒,幫吓手,出分力」。

林生打算把斷枝運至堆填區。據媒體報導,「山竹」後,各區的廢物轉運站大排長龍,林生更自掏腰包付堆填費用,街坊建議一同攤分,他一口回絕。

記者提到有機構如「牛棚」等正在收集斷樹的木頭,惟林生還是認為丟棄至堆填區較妥當。林生家住土瓜灣,公司也在土瓜灣,他坦言不太留意區內事務,也不知道兩個月後九龍西將有立法會補選。談到沙中線工程導致周邊樓宇沉降,林生說家離沙中線地盤不遠,但也沒有多加關注。「理唔到咁多呀。」又頓一頓:「係有啲擔心嘅。」

2018-09-22-19-00-43
部分義工合照留念

身教孩子愛護大自然 主婦望不談政治為社區做事

義工Linda這天跑了足足3場「執葉」行動,去了天光道、大環山公園和海心公園,選址原來都有著為人母親的心思。Linda家裡有個快10歲的兒子,清理天光道是因為附近學校多,想為上課的孩子「開路」;至於公園,則是想把安全的玩樂空間還給孩子。

從未參與任何社區活動的她,起初只想出分力幫忙,後來從街坊的報告中得知海心公園斷樹情況如此嚴重,心疼孩子失去公園,便鼓起勇氣,向土瓜灣義工WhatsApp群組的組織者Elvis提議,卻也懷疑:「咁challenging,得唔得呀,我哋。」Elvis一口說「得!」Linda便擔當起籌組的角色,結果這晚有了那麼多人聚於海心,她說完全是「意料之外」。

當全職主婦前任職於投行,身材又頗為瘦小,Linda卻說清理枝葉不算吃力,因為自己平時亦相當好動,喜愛帶孩子到處遊玩,親近大自然。「山竹」遠離後第一天,兒子停課,Linda帶他下樓,去看滿目瘡痍的街道,見證大自然的威力;去看海邊的垃圾,那麼那麼多的發泡膠,讓他了解家中為何自小教他要環保、愛護家園。加入義工隊,便是身教,為孩子做好榜樣。

2018-09-22-19-02-00
Linda

「成日話強國人搞亂香港,但如果連香港人自己都唔愛惜香港,咁仲有乜好講?」連場的「執葉」行動中,最難受的不是木頭沉重,而是路人的無動於衷——當她汗流浹背地清理斷枝時,身邊的人眼睛只緊盯著熒幕在「捉精靈」(指手機遊戲「pokemongo」),彷彿對颱風造成的破壞及義工的辛勞完全無感:「成棵斷樹喺你面前喎!點解可以視而不見?」

談起政府的善後責任,以及城市植樹、規劃,Linda皆沒有意見,也沒有興趣評論。「香港政治真係唔想講!」Linda不知道自己的區議員是誰,更斬釘截鐵地說不會向他求助,認為社區事可由街坊自己做;加入這個義工群組,正是看中它有「不談政治」的規則,能不分黨派,靜心為社區做事。

記者:梁敏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