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白恩逢之家籌旗(上):危難中尋找公義

白恩逢之家籌旗(上):危難中尋找公義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為處於危難中的移工婦女提供庇護所的白恩逢之家,一直以民間資助營運。不過近日因一名資助者退出陷入財困,一班支援者於本月舉行一連三場的放映活動籌旗。

9月15日的放映會,在灣仔富德樓ACO艺鵠舉行。放映的是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製作的《T婆工廠》。影片記述2004年尾台灣飛盟關廠案,一班移工對抗制度剝削及移工同志的真實故事。

一再延遲居留期限 為的只是爭取公義

台灣飛盟在2004年突然關廠,一班本地勞工及外籍移工遭欠3個月工資。面對居留期限、菲律賓按日計息的債務及生活開支等壓力,他們向台灣勞委會陳請,希望政府機關介入。然而勞委會表現被動,移工居留期限即將屆滿,在沒有薪金生活的情況下,獲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協助。雖然事後薪金得以墊償,移工亦能到就業服務站轉換僱主,但他們卻面臨另一重大問題。

不自主的制度下 淪為待選的奴隸

在就業服務站,他們就像待選的奴隸。不但沒有雙語人員的說明,他們更沒有選擇僱主的權利,甚至連工作種類亦不知道。他們知道的就只有手上的號碼,等待被叫號,然後去到一個未知的地方工作。看著同伴們一個一個被叫走,不少移工亦因分離而眼泛淚光。在沒有自主的制度下,伴隨的就只有種種的憂慮。看著移工們迷惘的眼神,的確令人心酸。

香港同樣面對居留期限阻礙 是放棄還是堅持爭取公義?

反觀香港,較好的是移工知道自己的工作性質,不過一但遇到不公平對待甚至受虐,在居留期限的制度下,同樣面對艱鉅的問題。

放映活動中,其中一名移工 Suladin 分享指,她曾有一名僱主,她使用家中熱水或吃僱主家中的食物要付費,打破東西要被罰錢,甚至虐待她。「有一次佢(僱主)打到我隻眼腫咗,送小朋友返學時畀其他工人姐姐見到,我都係話我無事」。

最後幸得其他「工人姐姐」報警,Suladin 經轉介後來到白恩逢之家。庇護所讓她脫離了受虐的環境,亦帶來新的社交生活「我以前無社交生活,但嚟到呢度我識咗好多新朋友」,但她仍然要繼續面對著漫長的審訊。

IMG_7587
左為 Suladin

糾紛案件漫長 白恩逢成為最後的後盾

白恩逢之家職員 Esther 指,當移工陷入糾紛或涉及刑事的案件,例如被扣減工資、被虐待、被指偷竊等,她們均需要留港處理案件,與台灣一樣,她們亦不能尋找新的工作。在目前的居留條件下,她們每7天便要付款$190港元以延長居留時間,「因為僱用合約已終止,佢哋處理案件時根本無地方住,又無錢生活」。

photo_2018-09-24_14-17-39
右一為 Esther

團體促政府多加支援 不應盲依賴私營團體

「而家全港有大約30多萬移工,但係得少於10間機構為佢哋提供服務,根本唔足夠。」以白恩逢之家為例,現時有兩間庇護所共提供22個宿位,但平均每星期便有6宗新的案件。

政府沒有提供適當支援,移工要繼續打官司爭取公義非常吃力,Esther 指「希望政府能提供地方(予白恩逢之家)營運,因為租金昂貴,靠民間營運十分吃力」。

下周五將是最後一場放映活動,放映的影片《同住我城》講述目前法例規定移工需住在僱主家中,在這處景下移工面對的真實故事。

移工影像系列(三):同住我城
日期:28/9(Fr)
時間:6:30-9:00pm
地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放映室(九龍聯合道135號)

40840078_10156379532610240_1612222829044957184_o

記者:文海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