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國際

「強國三小強瑞典夜半趴街kill me now」事件的笑點

「強國三小強瑞典夜半趴街kill me now」事件的笑點
廣告

廣告

每次我聽到強國的官員、喉舌、嘍囉出來大聲疾呼,指責某些人、某些團體、某些國家「已經突破了人類道德底線」、「挑戰人性良知」、或「違背什麼道德」之類的話,我就好想笑。

我會聯想到潘金蓮破口大罵柳如是不守婦道,我會聯想到西門慶嘲笑孫中山太鹹濕,也會想起竟然會有江湖人物出嚟話要幫政府維持社會秩序,也會想起江湖夫人向警方高層致送錦旗,又要為七名被拘者埋暗角打鑊勁的警察籌款安家。

世界可能真的變了,變得越嚟越荒謬。

不過,我又見到好多人好似我咁仲識笑,證明這個世界有很多人仍然好正常。

這次瑞典政府及其官方頻道出來搞笑,令我相信多數人都仍然有能力對不合理的事作正常一點的反應。而強國外交部及駐瑞典大使館的反應,也說明很多不正常的,無論點醫都唔會醫得好。

世界沒有變得如我們幻想般好,但也沒有變得如很多人想像般壞。雖然繼續有人玩荒謬,西門慶繼續以為自己道德高尚,潘金蓮繼續以為自己應該有份攞貞節牌坊, 馮檢基繼續以為自己好有機會贏而且最值得支持,但我們心底裏都清楚知道他是什麼貨色,他們玩的又是什麼遊戲。

這一次「強國三小強瑞典夜半趴街 kill me now」事件發展到今天,最荒謬滑稽好笑的不是那個晚上的半夜趴街高喊救命,也不是這個瑞典官方頻道的搞笑片段,也不是強國外交部長把瑞典與瑞士都搞錯,而是中國外交部的反應,也包括了中國駐瑞典大使館所作的七十年如一日歇斯底里式的口號性指控。把這種歇斯底里式的口號性指控放在整個強國國情來看,又想想這個口口聲聲說最能代表14億人民的政權及其天天展示出來的政治品格,再把這些指控的內容對照於這個政府在國內的種種作為,又確實是充滿荒謬劇的滑稽效果。

生活在今天的香港,當大家都無可選擇首先被定義為强國人、又無端端被中聯辦代表了成為七百萬同胞的一員,連違法打壓香港民族黨也預埋你一份的時候,大家如果還能夠保留這一種幽默感,可能也足以令人在種種壓抑中暫得一個舒氣的活門。

而且更應該樂觀一點想,大家都清楚知道,也應該有合理的期待,類似的笑料以後還將會陸續有來。這不也是還算挺不錯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