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啊樂

修讀新聞傳播系學生,未曾有一股改變世界的作氣,但寄望以所知所能分享自己看法,或許不是見解獨到,仍盼我的文字與聲音在社會中可有一番作為。 網誌

生活

由劉德華演唱會賣票說起

由劉德華演唱會賣票說起
廣告

廣告

民間特首劉德華跨年演唱會可謂一波三折,先是華仔去年因為墮馬受傷要延期舉行,直至最近有歌迷在柴灣售票處門外排隊時遭男子襲撃,使售票方式僅接受網上和熱線,避凶則吉。然而,劉特首愛迷深切,縱使面對一眾在售票處門外苦苦等候售票的歌迷批評,也只得變陣,免得再有血光之災。筆者雖然不是劉天王的歌迷,但他勇於親自出面處理事情,也不禁欣賞。不過,華仔貴為樂壇天王,儘管轉變了售票方式,相信對票房影響不大。但至於其他、三線歌手們,單一的售票制度或多或少消耗不少票源,害得樂壇繼續菁黃不接。深根究底,近年紅館演唱會的門票炒賣風氣熾熱,但政府始終未敢大刀闊斧修例處理。同時,主辦的商家們圍爐取暖,扣起大部分對外發售的門票,導致不少歌迷除了買碟和等有心人在YouTube上載片段外,其實別無他法。

黃牛風氣漸趨嚴重,大部分歌手們愛莫能助,政府更似掩耳盜鈴,因為歌迷們除了冒險排隊買票外,就是買「貴飛」。香港人日間工作時數冠絕全球,公餘時希望欣賞聲色藝俱全的演唱會娛樂一下,其實是無可厚非。不過,今時今日買演唱會門票原來除了要面對傳統報紙,「櫈仔」等工具霸佔隊頭位置外,即使成功爭取到較前的位置,原來還有遭遇襲的風險,這算是「輸打贏要」的後果嗎? 筆者聽聞,最近有黃牛黨更把華仔演唱會的握手位開價過萬元,是原價的數十倍,這還不是證明與華仔一碰值千金的鐵證,好比新年時親近財神般的渴求! 然而,最無奈是儘管炒賣方式就如雨後春筍,但政府仍然搏手無策,觀望態度居多。由於根據現時條例,原來紅館的門票能獲豁免炒賣的行為,不屬違法。若然日後修例不果,或許成為政府間接磨蝕歌手們的「紅館夢」的不幸,更甚成為協助其它表演場地推高收入的措施吧!

說穿了,演唱會都是娛樂製作公司生財的商業活動,有內部購售的方式存在大抵是正常不過,但坊間看重的是與公開發售的比例。根據租用條款和慣例,內部與公開發售比例為八二比,因此一些熱門的表演定必惹來炒賣,那20%的公開發售的門票頓時成為中標的彩票般價值不菲。如果售票比例不變,大部分的門票只會落入「自己友」口袋,令大多的門票成為商業公司間「送禮自用」的獎品,反而歌手的表演淪為配角而已。

身處在香港資本主義的社會中,利潤行先的商業行為,實屬情有可原。作為香港市民的一份子,我們實在面對太多無法掌握的現實,工作的時數無休止、薪酬的改變總追不過通脹......甚至,這一代的我們拼盡一生,也未能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蝸居。雖然明白社會上資源有限,但我們追求的是合時代的政府保障,也寄望社會在追求個別單位最大利益時,也能兼顧大眾的權益。

所謂責罵特首,其實不是港人純粹發洩一時半刻的怒火,而是我們對社會未來發展不安的哀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