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咸魚

無夢想,但有咸魚;無抱負,但有臘腸(音立場) 網誌

社運

傘運四週年:四道港人的委屈

傘運四週年:四道港人的委屈
廣告

廣告

衣冠楚楚的李國章,強調自己乃「榮休教授」,而非「先生」之稱謂可比, 然而當與地位不及他的學生、市民針鋒相對,卻不見所用言詞如何有學者風範。李榮休教授當教育局長時被指干預學術自由受查,當香港大學校委時又以法學院長陳文敏沒博士函的淺陋藉口反對陳氏升任副校。其言行足可勝任港區最犯眾憎人物,奈何事後他仍獲當時在位有權用盡,如今被下台後死剩把口的梁前特委任為港大校委會主席至今。

食為天的香港人,也未必受蛇齋餅糉盤菜宴的收買,長眼睛的都知到了關鍵時刻建制派就齊齊整整站於港人安危、福祉的對立面。憑選民的支持,民主派本來還能在議會中佔直選議席的多數。但因着梁游在宣誓過程的粗言給建制派小題大作,特首夥律政司乘虛提人大釋法。須知每回釋法不外乎大石笮死蟹式對香港法治說三道四,這回釋法後還要野蠻的強加追溯性,牽連另外四名民主派議員遭DQ,可憐數以萬計選民辛苦一人一票投出去的意願付諸流水。長毛過去幾屆宣誓環節一如既往的抗議表達來到這次不再通行,但願他對DQ提出的司法覆核可以力挽狂瀾。

住屋問題歷屆政府都喚作首要項目,來到今天樓價已遠超港人付擔能力。報載5百多萬買的新樓,單身的受訪者自謔是從租住的劏房遷進買回來的劏房,鏡頭所見的納米樓,果真劏房一般大小,要買多一件傢俬也許不易。住戶還投訴住所出入口鄰近肉檔果欄,需忍受老鼠當道和肉味吹拂。再訪問同厦的一對夫婦,住處更是不忍卒睹,看到樓梯筆直的剝架床,讓人立刻想起獅子山下時代的徙置區,不同的是徙置區厠所是公用,和廚房一樣都是置於大門之外;而納米樓是徙置區的面積,廚廁都設在屋內。很難想像這對夫婦怎樣再多添一個小朋友,也許要效法前人生下來交託家境寬裕的人去養了。只能講句,貼錢買難受!

行走廣深的高鐵剛通車,最教我費解的是那破壞基本法港人治港一國兩制的一地兩檢萬呎西九海關大堂,怎會年收1千元租金?於是已啓用十年的深圳灣口岸港區海關,始由過往年租810萬相應調到年收港方1千元,到底是甚麼邏輯?港人每月租住一個棺材房,月租2千元都未必找得到,港人到底欠了這個政府甚麼,要蒙受如斯待遇?

毋忘初衷,我要真普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