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一場洩漏試題風波,如何令韓國教育局改革招生制度?

一場洩漏試題風波,如何令韓國教育局改革招生制度?
廣告

廣告

不知道為什麼,在人類社會上總有著「靠關係」更方便的社會風氣。先不政治正確地評論這種風氣,必須承認的是,這風氣一直助長不少國家社會的腐敗情況,韓國正是其一最佳例子。而最近一場涉及「靠關係」獲得便利的洩漏試題風波引起熱議,甚至令韓國政府需要作出改革以杜絕同類情況的發生。究竟這場爭議如何發生?如何反映現時韓國教育制度存在的問題?

在9月3日,30多名學生家長,在首爾江南區的淑明女子高中正門前舉行燭光集會,並高舉「教育已死」、「我要公平教育」等抗議標語板,而據報導指,他們早於前一星期就發起每天晚上在正門一小時左右的燭光集會。令他們站出來的原因,是該校一名的教務主任涉及洩漏考試試題的嫌疑。不少人或會認為身為教職員的家屬,自然在學習上會有更多的優勢,如有更專業及一對一的教導等,所以並非不正常的現象。不過該教務主任的行為令家長猜疑的原因,是他的一對雙胞胎女兒本身進入該校時成績不算理想,經過大半年的時間就開始成績穩步上升,成為了數一數二的尖子生,同時在今年7月的期末考試中,倆女兒分別考取中六文理科全級第一名。

成績結果發佈後,有不少家長及學校相關人士懷疑,主要管理及保管試卷的教務主任利用自己的職務權利關係,洩露試題給子女,讓他們能夠輕易取得佳績。隨著事件發酵,教育廳亦對此事件作出調查,調查發現倆女兒試卷的作答出現不少雷同,連錯的地方都一模一樣。不過由於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教務主任有洩露試題,故只能要求學校對校長及教務主任作出處分。

基於這事件變得嚴重,不少人開始對韓國的招生制度出現批判,認為不應再出現教職員與子女共同工作及上學。根據教育部早前作出的數據統計,在全個韓國2360間中學中,23.7%有此情況,相關教師及子女分別有1005人及1050人;而17個行政區中只有4個禁止教師在子女的學校工作。而教育部於8月17日發佈了「2022年大學入學制度改革方案」,並提及從明年起中學老師與其子女不能在同一間學校,對於現行情況就交由教育廳分部負責處理,例如重新安排學校、發布維持評分工作獨立性的指引等。以往交由教師或子女自主決定將成為過去。

「教育公平」的原則的確非常重要,若重新審視韓國的招生制度及演變,就可知道每步的改革都逐步令教育制度更能實現「社會關懷」及「公平原則」。

以往韓國的大學招生制主要分為三階段:大學主導、國家主導及至今的「大學自主」,1980年的大學升學率只有27.2%,來到2008年就急升至83.8%。而2008年進行教育改革之前,基本上大學招生只以修能考試(或叫高考)選拔學生,由於這情況未能給予弱勢群體如地方出身、低收入人士、脫北者等更公正的支援。在2009年起,韓國開始實施「入學面對官制度」讓大學能更公平地選拔學生,同時他們亦能有相關計劃自主招生,以達致社會教育均衡。

而這次事件的爭拗點為,為何教職員的子女能夠有便利就讀同一間學校,而且獲取更多招生及學習上的優勢。假如只著重校內或綜合的成績,教師的子女及一般子女能夠被錄取的機會率將大相逕庭,皆因教師子女能夠得到更多私人教育。所以現今韓國的教育制度方面,仍需就招生制度作出更進步的改善,例如在公平性或統一性上亦需與其他行政區分部教育廳更密切的合作及聯繫,以確保招生及教育的制度能夠更完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