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洛楓

原名陳少紅,詩人、文化評論人,愛貓,愛哥哥張國榮,沉迷溜冰的無重世界,喜歡不務正業,嚮往俠士生涯,奈何要養貓養自己而不得不「狗」且偷生,遊戲荒原。 網誌

生活

劉德華與「民間特首」的錯認

劉德華與「民間特首」的錯認
廣告

廣告

從來不是劉德華的fans,對於他支持政府填海的廣告旁白祗有少許失望,而民眾的幻滅似乎來自癡心錯付(一如電影《旺角卡門》片尾的歌曲)!劉德華被譽為「民間特首」,不是來自他個人公益事業或社會貢獻的形象,儘管他曾經支持和資助早期香港獨立電影的拍攝,也曾以父親的名義在大陸建設學校(而不是在香港推廣教育),他的「特首」之名,其實源於一部電影的虛擬畫面——2003年吳君如拍攝的電影《金雞2》,緬懷香港的黃金時代,結尾的一刻來到2046年,劉德華以自身演員的身份和名字出現戲中的屏幕,已經擔任了香港八屆特首的他以溫柔的語調,承諾香港人繼續享有免費的醫療、教育和福利,終生不用交稅,鏡頭接著連起一幅璀璨的香港夜景,從此劉德華成為了「民間特首」!對於沒有真普選的香港人來說,我們一直樂於活在幻覺裏,將電影的虛構劇情當成現實來處理、信任和希望,久而久之便以虛為實,完全忘記也忽略了劉德華很少介入政治抗爭的事理!

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四大天王」,張學友賣歌藝、郭富城賣舞技、黎明賣色相,那麼,劉德華賣甚麼?就是勤勞、誠懇、有禮和努力不懈的傑出青年!2009年發生「劉德華世紀拖手事件」,我寫過一篇題為〈劉德華的自我幻象〉的文章,有這樣的命題:「劉德華演出無綫電視劇神鵰俠侣(1983),飾演苦等小龍女十六年的楊過,從此他戀上了這個角色:痴情、專一、守諾、俠義;然後到了《旺角卡門》(1988)與《天若有情》(1990),他努力營造輕狂、帶點反叛却重視手足義氣的小子,在銀幕上也在銀幕下,從此他以這副面孔行走江湖。大眾傳媒也樂於成全,海內外萬千的歌影迷做著同一個夢想……」一些演員像劉德華,還有成龍,常常活在自己曾經演出的角色或英雄人物當中,在生活裏一直演下去而不自覺,但他的影迷卻早已夢醒了!我永遠不會忘記「九七主權移轉」的那一年夏天,他唱了一首叫做〈中國人〉的歌曲,還上了長城拍了一個豪情壯志的MV,每年「媒體研究 Media Studies」的課上,我都會借用這個音樂錄像跟學生解說「國族主義 Nationalism」與文化再現,那些從下向上推高的巍峨鏡頭、那些飄揚的紅旗、那些「肥美紅潤」的兒童,都是樣板的cliché,而居高臨下站在城樓頂端的劉德華,揮灑的是一個顧盼自豪、擁抱回歸與國土的歌手,連鋤強扶弱的神雕大俠也不是!

從〈中國人〉到《金雞》,劉德華恆常貫徹他的分裂形象,說到底,跟一些立場清晰的演藝者不同,他並沒有很強的個人意識,而是順著時勢走,走他的世俗江湖路,於是,來到香港「後九七」最嚴峻的時刻,他不會站在前線抗爭,當然,我們也沒有理由要求每一個演藝人都站在抗爭路上,而我們的失落,祗源於自我幻滅,劉德華的「民間特首」本來就是一場錯認!

對我來說,這些日子真正讓我幻滅的是昂山素姬,是她的文字、書寫與抗爭理念,教曉我何謂Freedom from Fear,最後卻是她的言行推倒了她的信念,讓一切化為烏有!

原文刊在作者Faceboo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