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從韓國濟州難民問題,反思韓國的民族主義情緒

從韓國濟州難民問題,反思韓國的民族主義情緒
廣告

廣告

世界難民從來是棘手及難以解決的問題,對於此議題的爭論亦變得兩極化,有人認為包容難民的生活是各地政府的責任,亦有人認為沒有義務讓他們分薄不同社會的資源。而在韓國亦逐漸出現難民問題的爭論,在未達成共識之下,至今政府亦顯得束手無策。由此問題,反映了韓國存在的什麼社會問題?這與韓國的民族主義情緒有什麼關聯?

事源於韓國濟州島在2018年初收容了561名因避開戰亂的也門人,他們以首爾的免簽證措施而成功入境。消息一出隨即引起韓國社會間反對難民的情緒,不少人認為他們為「假難民」,不但濫用機制分薄本土人的社會資源,他們亦質疑他們實情是為了讓伊斯蘭教在韓國植根,宣揚恐怖主義的行為。而這數個月,大大小小的反難民集會不斷舉行,要求政府趕走所有也門假難民。當然亦有支持難民的組織對他們伸出援手,例如向他們提供食物及住屋援助等,同時亦舉行集會要求政府正視他們的需要。

而現時為止,韓國政府則對濟州難民事件作出了回應,法務部於6月尾時曾表示將收緊管理濟州難民的法律。例如在4月起限制免簽證入境的難民從濟洲離境,還有在6月取消也門免簽證入境的資格。不過對於已通過難民申請的難民,就可受惠更多。原本《難民法》規定難民在提出庇護申請6個月後才能就職,現在則在不影響本土人就業的前提下,批准他們提前就職。同時政府亦向他們提供食物及免費的醫療援助。

由這個未能解決的難民問題看到的,是韓國由「單一民族」衍生的排外情緒。因為韓國人口之中,朝鮮族達到96%,為歷史悠久的單一民族國家,語言中亦有「단일민족」來表示民族的單一性及獨特性,所以對外來移民自然產生歧視的情緒,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對中國朝鮮族移民的歧視及定型。在民族意識為主流價值之下,對於外來文化的接受程度亦相對較低,更遑來自發展中國家及戰亂國家的難民。

而韓國本土的歧視情況在2007年亦遭到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的關注。而在接受難民方面,於韓國人而言更是一個新鮮話題,皆因韓國難民(脫北者除外)的比例可謂相當低,自1994年接受申請以來,只有2.1%受到批准。而2014年的人口普查中顯示,韓國人口中外來移民只佔4%,與其他亞洲國家相比比例非常低。

而2012年通過的《難民法》中,對「難民」、「難民申請者」闡明定義,指他們將被賦予人道地位,禁止進行強制遣返的同時,亦會對其提供足夠維持生計的經濟支援及就業機會。在難民問題上,這法案的通過可謂符合了國際標準,因為保障了政府不能作違反人權的遣反行為。不過,賦予人道地位的原則之中,卻對脫北者難民有雙重的定義,脫北者歸順韓國時會直接歸化為國民,但難民申請者則未能擁有國民身份。這同時衍生了支持保護難民的人中,要給予他們同樣平等的地位的論述。

當然,要給予他們生存空間及人道救助,絕對是各國之間的道義責任,以防止更多人受到極權統治及戰禍的迫害。但不可否認的是,各國政府需要在人權、社會資源及國土安全之間作出平衡,皆因從數據就能反映出,難民或非法逗留者仍有部份會為國內造成更多犯罪案件。截至2018年7月,在韓國的非法居留外國人同比增加9萬多人,增至33.5萬人,同時在過去5年,外國人在韓國境內犯罪案件年均為4萬多宗,有逐年上升的趨勢。反對難民的人亦會借此作出一個論述,指難民的湧入會令國內的暴力犯罪及恐怖活動增加。

難民絕對是政府不能逃避的政治及社會問題。在人權之上,政府絕對有責任對他們作出庇護,以彰顯人人平等的人權責任。不過,在作出援助的同時,亦需要考慮到在不影響本土人的生活條片及社會資源分配的情況,從而作出適當的支援。若在兩者之間失衡,後果將不堪設想,甚至將會讓難民成為一種侵入領土,造成「殖民」的嚴竣的情況。以現時韓國政府的做法,更應想更前一步如何取得平衡,並正確回應反對難民的憂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