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Hun Stella

相當喜歡看驚慄及劇情片的禤小姐,亦致力發掘未有在香港上映的電影,有時也會寫小說。由於姓氏較為少見,姓氏讀音成了經常被問到的問題,更曾被誤以為是外國人而非香港人。 網誌

生活

《UNSANE》:愛她就要把她關進精神病院

《UNSANE》:愛她就要把她關進精神病院
廣告

廣告

想收復一個不愛自己的人,把她變成精神病人是最好的方法。男主角決意以身作則,親身示範。美國驚慄劇情電影《UNSANE》以IPHONE作為拍攝器材,沒有任何特效,卻把令人不安的氣氛完美呈現。

電影以一個人的獨白作為開場,一位男子溫柔地訴說著對一個女孩子如何萌生愛意。觀眾或會摸不著頭腦,以為導演驚慄片拍成爛白的愛情故事,但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女主角本是一個普通的白領,為了更好的待遇,搬遷到美國另一個洲份展開新工作。適應新環境的同時,還得要應付上司的不軌企圖,女主角不想受到情緒困擾,故決定到療養院尋求心理輔導。

這療養院可不是普通的治療中心,是一間類似格林童話的糖果屋,管你有病還是沒病,先誘你進來誤導你以為所填的表格只是恆常的步驟,可一旦簽了合約,便等同自願被囚禁「治療」,直到醫保用盡,病人才會被宣佈「康復」出院。女主角沒多懷疑填了表格,結果成了「中伏」一員。合約的初衷是保護雙方利益,但現今卻經常被扭曲成鉗制弱者的武器,雖不見血但殺傷力更大,難怪有人嘲諷法律契約什麼的只是權勢者的工具。

以為被當作精神病人已經有夠倒霉,但遇上一個「你不想要」的男主角更是令人抓狂。這男主角外表平凡,頭頂微禿,架著一副眼鏡,身型高大,是過目即忘的類型。女主角在一次為病重者朗讀書本的義工活動上,認識了男主角。她為男主角失智病重的父親朗讀,男主角則在一旁安靜地注視。她不明白男主角作為人子,目睹父親衰老的狀態卻沒表示悲傷﹑煩躁,只是看著,這絕對不是單純的內斂,而是冷漠。

至男主角的父親去世,女主角壓下心底的疙瘩,抱著安慰的心態應付男主角,豈料他變本加厲,瘋狂打電話﹑送花﹑偷拍她﹑跟蹤她﹑甚至潛入她的家中送禮物給她。女主角嘗試過向跟蹤受害者協會求助,但協會的工作人員的建議不但不能幫助女主角,反倒令她加深不安,迅速搬離家鄉,沒想到男主角竟跟蹤她到療養院,甚至混進院內。

電影中跟蹤受害者協會提議女主角斷絕所有社交網絡,不停轉換居所,交通工具也要經常轉換,把屋子打造得像個隨時受到轟襲的堡壘,最後武裝成特工一樣般藏頭不露尾,諸如此極端的建議,明顯諷刺社會對這群受害者的協助幾近為零,他們只能只自求多福,直至慘劇發生。

在混進療養院讓女主角成為禁臠一事上,男主角也是花了心思,先是殺害原本的員工,以其身份裝成工作人員混入院中,繼而誘導女主角出手傷人,在療養院用「暴力傾向」作為藉口囚禁女主角後,利用自己的職權在派藥時加重藥物劑量,使女主角因藥物的副作用變得精神恍惚,近至瘋癲。幸好女主角發現其中一個男病人是警方派來的臥底,那臥底想要調查療養院是否故意囚禁病人騙取醫療保險,女主角意識到這是唯一生機,於是透過他聯絡自己母親。豈料這男主角因不想女主角回復自由,依仗其母不知自己的長相,到酒店殺害這救女心切的無辜婦人,然後又因女主角與臥底看起來過於親密,依仗著臥底有毒癮的病歷,以電擊儀器把他殺害,再將男子偽裝成因過量吸毒身亡。

他敢於殺害臥底因他知道療養院的古怪真相,深知院長一定不想鬧大事件而隱瞞病友的死亡,誰知對方卻是個警察,也會女主角最後得以逃出生天作出合理的伏筆。女主角也不是沒向過當地的警局求助,但只被當作精神病發作而被置之不理。可見人類對身份的看重是多麼容易惹出人禍:因為女主角精神病的身份,說甚麼也沒人信;因為療養院醫生有牌照,大家對他的診斷不作批判;因為男主角醫護人員的身份,即使他經常到女主角面前找存在感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一個扮作毒癮者的臥底,即使死了也不會有人覺得意外,甚至會掩蓋消息。這身份成了一層掩蓋著真偽善惡的布幕,但鮮有人會主動揭開,看清真相。

男主角把畢生的智慧和狠勁都用在女主角身上,即使女主角強調這不是愛情,強行撕開他的幻想,他仍不承認這只是一種扭曲的佔有慾,最終亡於這混合著妄想﹑自欺欺人﹑感性的漩渦中。在逃跑﹑攻擊﹑抵抗過程中在肉體上產生的傷害並不可怕,但被跟蹤﹑被壓迫﹑被禁錮﹑乃至目睹謀殺,所產生的損傷是毀滅性的,是藥物無法治療的。往後每當女主角看到一個疑似男主角外型的人,都禁不住取起身旁最近的利器想要刺殺對方,那種又驚又怒又怕的心情將會是她腦海的常客。這樣看來男主角是成功的,至少女主角把他永遠記住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