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政經

跨階級的政治綱領

跨階級的政治綱領
廣告

廣告

民主屬於資產階級法權,是資本主義生產模式的特有產物,資本主義以前的奴隸主義和封建主義沒有民主,資本主義以後若有更高級的生產模式如社會主義以至共產主義,民主也沒有必要,因為在最理想的國度,倘若真的實現了「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理想生產(分配)模式,民主就會一如列寧在「國家與革命」對國家的論述,即國家作為階級專政的政治工具會隨著革命的完成及階級的消滅而消亡,再沒有存在的必要和價值。因是之故,嚴格而言,沒有所謂社會主義民主,社會主義民主之有所必要和存在,恰好說明官僚階級以國家的名義統治社會,必須得到廣大人民的授權和認同,受到人民民主的監督和制衡,否則所謂社會主義便徒具虛名,比至少在形式上有民主選舉體現民主精神的資本主義還要差,更不可取。

民主(上層建築)的基礎是私有產權(下層建築),沒有私有產權,根本談不上民主,而存在的民主必然殘缺,並非真正的民主。要香港走向真正民主,單有一人一票只是必要的條件,決不是足夠的條件。如果香港社會不斷兩極分化,貧富懸殊日益加劇,社會只存在有產(房產)和無產(房產)階級,一人一票不單不會促進社會和諧,反會加劇社會分裂,是滋生民粹主義的溫床。證諸全球資本主義民主國家或地區普遍走向民粹主義的本土主義,以特朗普為楷模的單邊主義大行其道,本港的所謂獨立本土派大都主張焦土政策,而特區政府和建制派的群眾基礎,主要是教育程度低的勞動階層、長者和婦女,連經濟上壟斷土地資源的地産霸權也對民主選舉毫無興趣,不肯大量投放資源,建立自己的政治勢力,便知道單有一人一票只會敗事有餘,永遠成事不足。民主派除了長期淪為有姿勢、冇實際的無力反對派外,根本無所作為,也不可能有所作為。

要搞民主,先要還富於民,要求獨立自主,更須經濟獨立,因為沒有財務自由,從個人、組織到政黨,一切都是空談。台灣能夠走向獨立,民進黨可以通過民主選舉上台,實現政黨輪替的民主理想政治格局,最重要的物質條件(經濟基礎),是國民黨遷台後實行農村土地改革,還富於民,將私有產權根植於廣大人民。一如覆水,潑了出去便無法收回,人民擁有了資產,私有產權落地生根,人民才會真的要求獨立自主及有條件捍衛獨立自主,任何外來力量企圖奪回民間資産,勢必遭到負隅頑抗,侵略者必須付出沉重的代價。拋頭顱、灑熱血,不是口說的空話,而是有物質代價的。

有說香港搞獨立比搞民主容易,因為遇到來自中共的阻力更少,而即使中國大陸出現民主,對香港更加不利,因為大陸的民主對香港只會造成「大多數人的暴政」。這是徹頭徹尾的歪理和謬誤,誤盡蒼生,只會把無知的憤青推向一條死路,製造梁天埼、陳浩天一類真真假假的政治稻草人,把他們推進牢獄去。虧提出有關論說的還是所謂「經濟學者」,也不計那些一生為共産黨統戰海外輿論報效、身家性命財產全由中共支配的所謂晚年「覺悟」的文化人和一早賣身投靠梁營的共特不知所謂、謬誤百出的爛調了。

如果香港只講獨立,不談民主,在香港林林種種所謂獨立自治派的理論始祖陳雲的蠱惑下,香港只會走向獨裁,專制程度絕不下於中共,以有關信徒的能力、品格和操守,獨立後的管治只會更差,不會更好,所以根本不會為港人接納,只有情緒化的無知憤青才會受人蠱惑。昂山素姫的歷史殷鑑不遠,香港的所謂獨立自主派,能有人家百分之一的能耐嗎?別人不見笑,難道自己就沒有半點的自省能力,不知自慚形穢嗎?

現在香港的民主政制改革已經遙遙無期,一國兩制變形走樣,港人治港名存實亡,與其大搞空頭政治,毫無實際成果,倒不如鼓吹還富於民,因為不管任何政治主張,不能增強民間的經濟力量和物質條件,一切都是徒然。林鄭月娥的施政報告,擺明要將香港本土的萬億資產向中國大陸的紅色資本和國家(官僚)資本奉獻,連本地的地産霸權亦只能分得一些殘羮剩飯,形同雞肋。但㐂婆以解決房屋問題為借口,企圖動用人民血汗公帑萬億填海建造人工島,香港人便大有理由要求分一杯羹,在這一點上,甚至可以建構一個跨階級的共同綱領,就是任何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都如同新界原居民一樣,都有權獲分配700呎土地,興建三層高小型房屋或分配同等面績的高層大廈單位。只有在這種還富於民的基礎上確立根植公民社會的私有產權,名副其實的香港人同時是本港最稀有珍貴的土地資源的擁有者,不管民主政制改革抑或獨立自主,才有堅實的物質基礎和經濟條件,而困擾香港社會數十年的社會深層次矛盾,才有可能得以徹底解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