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國鉅

德國圖賓根大學哲學博士。現任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副教授,通識及文化研究課程主任,曾出版《尼采﹕從酒神到超人》。 網誌

政經

應否定選舉主任審查言論的權力

應否定選舉主任審查言論的權力
廣告

廣告

劉小麗被DQ後,一些法律界學者如張達明,反駁政府的決定,其中一個主要理據是選舉主任沒有給劉申辯的機會,言下之意,如果選舉主任給劉申辯,他就可以合法DQ。我認為這個方向是不對的,應該從根本上否定選舉主任有權根據候選人的思想和言論,褫奪任何人參選資格的權力,否則用小官做大壞事,進行思想審查篩選,就會變成常態。

況且,我相信即使劉如何申辯,最後結果也是一樣,所以問題不在申辯,甚至她根本毋須申辯,因為一申辯,就承認選舉主任有審查言論的權力。

首先,大原則是,基本法是憲法,不是刑法,憲法只規管政府和公權力,人民沒有權力違憲,所有世界上沒有人民的言行「違反基本法」這種蠢話。這些憲法常識ABC,還要講一百次﹑一千次﹑一萬次。

人民可以批評憲法,甚至否定憲法,這不是刑事罪行,沒有犯法。否則如果憲法不能批評,即不能修改,那已經不是憲法,而是《聖經》《可蘭經》。當人民當選成為議員,他行使其權力時自然受憲法約束,他只會違憲,結果頂多無效,也不是犯法。

再者,基本法第二十六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當中的「依法」,只是年齡﹑地址等規定,而根據某人的思想言論否定其參選資格,明顯違憲,所以,違反基本法的不是劉小麗,而是選舉主任。

任何人,即使其思想言論如何偏激,都不可以將之排除於議會之外,這是民主制度的重要原則。所以,一個人即使主張共產主義﹑否定香港資本主義,或贊成港獨,都有權參選。只要憲政健全,他即使當選,也不能輕易改變這個政治制度。所以,德國縱使因為納粹的歷史,成立所謂憲法保衛局(Verfassungsschutz),但都只會監視一些新納粹組織,不會輕易用法律取締。所以,德國議會有共產黨,有極右政黨。

最重要一點是,根據上述,選舉主任的權力,只是在手續上確認侯選人的一些基本資料,如年齡、地址、提名人數目等,沒有審查侯選人思想言論的權力。

況且,選舉主任沒有解釋基本法的權力。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人大和法院,所以,即使某人的言論如何「明顯違反基本法」,選舉主任作這樣的解釋,已經是越權。

另外,選舉主任追溯劉小麗過往的言論而相信她不是真心擁護基本法,已經是違反了不可以追溯的原則。議員宣誓那一刻已經表示會擁護基本法,他日後行使權力的時候也會受基本法和其他法律約束,所以,所謂侯選人要「擁護基本法」只是一個形式(formality),不可能用來追溯候選人過往言行的藉口。退兩步說,縱使選舉主任真的有此權力,又縱使思想言論違反基本法不得參選,就算劉過往贊成自決,但她也可以「覺今是而昨非」,進入議會後尊重基本法。外國很多激進政黨都是如此,他們在外面可以否定民主,但一旦進入議會,就成為民主制度的一部份,受憲法約束。一就是不加入,加入了就要守規矩,這是民主制度的游戲規則。

選舉主任又認為,劉小麗雖然最近明言反對港獨,但仍選擇相信她不是真心,這種誅心之論,根本是任意(arbitrary)和主觀臆測(subjective speculation),此兩者都是法治的大忌。

一個決定,違反了這麼多法律原則,很難想象上到法庭政府不輸。如果政府真的贏了,到時再說法治已死﹑香港已死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