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公務員被赤化難有政治中立

公務員被赤化難有政治中立
廣告

廣告

自從本屆立法會議員選舉開始,有一種篩選候選人提名的方法,就是要報名的人士簽署一份確認書,就是由一名公務員職級的政務官擔任選主任,一身兼幾職,警察,檢控,法官,還做埋上訴法庭的法官。因此,他的權力真的很大,更可以憑著一份報告就褫奪一個香港市民的參選資格,變相奪去他的參選資格。另外,就是一個入境處處長就能代表政府,在無需解釋的情況下,來停發工作簽證給一名外國記者。以上兩件事都出現政治凌駕法律,因此,作為公務員也難站在中立位置。

然而特首和相關的司長就以公務員的政治中立來形容這項決定。這個無辦法令人可以被說服。明明選舉就是一個政治行為,由一個人以職權來褫奪參選資格。關於入境處長的權力,這個是無傭置疑,但對這個敏感更具備政治考慮的個案,難道真的是一個處長級的人就能決定?一個民族黨都找來保安局長,難道這個個案真的只有公務員職級的人作決定?

你話我聽,以上兩個個案不涉及政治?這種說法,真的無法令人接受,更有指這個政務官曾帶隊上北京學習國情研討班,這個就是九七後公務員要更上一層樓的機會。難道,你能夠不偏向一邊嗎?九七後期的初段時間,香港公務員還是送到較為專業的國家接受訓練,這些是包括高中級公務員的多,相信這種培訓人才的手法是源於港英政府,這個也是很多國家都有。九七後,所有長官要更上一層樓,更要到北京接受國情研習訓練,這點我是覺得合理,因為香港始終是中國一個城市。

從前任特首梁振英上任之後,眼看整個政府都禮崩樂壞,很多事情都沒有依從既有的規矩辦事,但細心去看,很多公務員都沒有跟隨這種劣行,因此,很多人都說,若果沒有了問責官員,會是怎樣的香港。我可以肯定,政府高層都不因要顧及政治的問題來定一些規矩和做法。好多時,一些政府公務員被部份政黨講些好聽的說話,就會投向這些政黨的理念,尤其是紀律部隊人員所見更多。

九七回歸初期,所有政策和管治模式都是隨著九七前的延續,相信,大家都認同全部都是由公務員作主導,也實行的行政主導,司法獨立,三權都是獨立行事,若果特首原用前港督的做法,就是做一個「高空」的管理人,對於決策提意見或者有必要時才作一個決定。並不像今天的行政長官主導,事事都實質參與,這是有違管治手法的原則。這樣的話,公務員就會被架空。因此,就會出現很多非專業來管專業情況。

現時政府還一個最敗北的現象就是,要政治表態,因此,很多公務員為了更上一層樓,都會成為特首的粉絲,更暗地裡向部份非粉絲施壓,也開始了為爭位的權力鬥爭,更會做成一些政治不中立的現象,當公務員政治不中立,那就完全令到制度崩潰,幸而這種情況未見嚴重,據在政府工作的公務員朋友轉述,大部份公務員都能保持中立,也反映這班還是從港英政府訓練出來的官員。

當然,要講最好的是談何容易,但是,今天香港太受到中共的影響下,很多公務員的處事態度是有所變化,但個人仍然深信,香港公務員還是一枝專業和廉潔的隊伍,俗點說,就是還有「台形」,很多時,雖然是受到政治因素的影響,但是,也感覺到,很多政府部門依然是守足規矩,不會超越雷池一步。

好可惜,很多公務員就被利用作政治工具,相信這次褫奪候選人和停止發簽證的做法就是例子。前任特首梁振英是想將以前定立的規矩剷除,再說深層次一些,香港沒有真正的民選政府,相信只會越走越遠,在經過一段時間,政府的管治是必然走樣。真的希望,公務員能夠堅守原則和政治中立,這個才是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