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專訪】屹立古洞三十五載 志記鎅木廠兄妹齊心爭取不遷不拆

【專訪】屹立古洞三十五載  志記鎅木廠兄妹齊心爭取不遷不拆
廣告

廣告

在八兄弟姐妹中,王鴻權排第五(左一),同為經營木廠的王鴻德排第六(右一),近年「愛回家」的王鴻強排第七(左二),王美嬌則為孻女(左二)

(獨媒特約報導)志記鎅木廠自1947年開張以來,由北角到柴灣,在1983年搬到今天的上水古洞現址,搬過五次,歷經兩代人。八兄弟姐妹中,「權哥」王鴻權排第五,「妹姐」王美嬌排第八,兩兄妹三十多年來一直努力經營木廠。地政人員日前上門度尺,預示了因新界東北發展而收地的日子不遠矣。作為志記鎅木廠的「大總管」,妹姐和權哥的訴求一樣,爭取不遷不拆。

打去志記鎅木廠,聽電話的是妹姐。木廠從柴灣搬到古洞僅一年,爸爸便過身。妹姐和權哥一手一腳撐起了整間木廠。權哥住在柴灣,所以她是木廠的大內總管,每早九點便從上水回到木廠,有時候更買下一星期的餸菜,放在木廠內的雪櫃,中午便會煮飯一起吃。妹姐自言很蠢,學了五次車才拿到車牌,「由上水入嚟,15分鐘之嘛。」

IMG_3314

電影《寒戰2》去年借用志記的廠房拍攝,那輛失蹤的衝鋒車便是放在廠房中間。談到主角梁家輝,妹姐笑得見牙不見眼,「租咗兩日,戲組天未光就入到路口,我仲同咗佢(梁家輝)影相。」

妹姐唸到中三便到木廠幫手,一幫便是三十多年,很難想像過去的日子,每天都在做著同一件事。木廠最初只處理來自熱帶雨林的原木,後來更協助政府部門處理木材,做起環保的角色來。在90年代,志記暗地把中華電力已荒廢的木電線杆收回來鎅,幾年後,連中電的工程師都來看他們的工作,「算是默許我們吧」。窮則變,變則通,非常時期就要用非常手段。

IMG_3298
妹姐:你知道嗎?我以前做女對手好滑,呢幾十年乜都要做,無辦法了。

劉德華唱過,「有你有我有情有天有海有地」,明日大嶼也好,新界東北也好,事實是過度的發展趕絕了一代人。過去一半樂事,一半令人流淚,「你知唔知,嗰時真係好徬徨,好灰,橫掂都搵唔到食,拆咗佢好過。」妹姐邊說邊停頓,最後援援吐出四個字,「嗯,四面楚歌吧。」

那是董建華任行政長官的年頭,亞洲金融風暴加上地產冧市,種種施政下來弄得天怒人怨,志記鎅木廠亦受到影響。地產商市道不景,一般三個月才找數,但判頭走佬,金錢化為烏有「啲錢收唔返呀你知知呀?」記者一時間反應不到過來。

IMG_3310
妹姐對記者解說地牢的作用,用作「儲存」木糠

隨之而來的是,債主從四方八面追數,「個心喺度震」,更收到入口商的律師信。志記把僅有的流動資金用作遣散費,整個廠房只淨下兩名工人,「嗰時連買餸都無錢」。眼看就要清盤之際,對方答應分期找數,「人哋幾廿車木咁返,自己一車一車買囉。」如是者還清欠款,一捱又是二十年。

在2012年,政府提出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妹姐表示很傷感,認為政府是趕盡殺絕。說到這裡,妹姐不住的嘆氣,「年輕人對木材毫無認識,淨係玩電話,咁樣好咩?」

IMG_3156

幾年前,志記開始舉辦木工班,希望更多年輕人能夠認識木材,土地正義聯盟亦舉辦新界東北導賞團,志記更是必經的地方;一時間令這間木廠重新熱鬧起來。「佢哋(學員)連錘子都唔識揸,唯有每一步咁教佢哋。」妹姐臉上的不止笑容,還有滿足感。難忘的因你太念念才難忘,這彷佛令志記重見天日,「知道自己嘅存在,仲獲得社會關心,信心開始返嚟。」

IMG_3277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幾年,志記鎅木廠還多了一個人,他就是八兄弟姐妹中排第七的王鴻強。

位於西環青蓮臺的魯班廟在2007年重修,發展局只撥出71萬元的費用,顧問費用已先扣了6萬元。「無人做,咪自己做,我食魯班飯嘅。」響亮地喊出這句話的是強哥,「人木共生,入土為安都係要木板陪住。」

八歲便開始刨木,王鴻強跟權哥和妹妹不同,主力做古跡修復。灣仔藍屋、荃灣三棟屋和馬灣芳園書室,都有他的痕跡。「其實香港修復古蹟好求其,令人無心機做。」

IMG_3322

強哥對記者如數家珍,強調修復古蹟是「工、質、種、形、規格」缺一不可,「要俾下一代知道前人的智慧,換咗就唔係古蹟。」他視修復古蹟為使命,笑說在工程後賭馬還贏了近三十萬元,「你唔好笑呀,我真係將廿幾萬擺入工程裡面的。」

近年強哥「愛回家」回到古洞幫手,自言已走遍四份三個地球,見到不同的古蹟,「回家」是希望能保住爸爸的招牌,「希望話到俾啲後生聽,『木』其實係咩嚟。」

IMG_3332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