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張達明口噏噏當秘笈

張達明口噏噏當秘笈
廣告

廣告

參與九龍西補選的劉小麗被DQ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撰文,指控選舉主任公然有法不依,未有給予申辯機會,又選擇性地引用區慶祥法官在陳浩天選舉呈請一案的判詞,政治凌駕法律。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接受傳媒訪問時亦表示,從程序公義的角度而言,參選人應得到機會解釋。戴啟思仲話,陳浩天的選舉呈請案例已確立此原則。

香港是普通法適用地區,「遵循先例」是普通法制度的審判原則,判案書中的判決理由是法官的法,判決理由是構成先例的基礎,是先例約束力的來源。

陳浩天選舉呈請案的判詞,法官裁定選舉主任有權宣布一個並非真誠擁護基本法的人提名無效,是案件的判決理由,是法官的法。判詞中關於「參選人應得到機會解釋」的表述,並不是案件的判決理由,只是附加意見是法官的「溫馨提示」,並無法律約束力。

陳浩天選舉呈請案判例並未確立「參選人應得到機會解釋」的原則。口噏噏當秘笈,張達明同戴啟思係唔係「法律磚家」?你懂的。

在宣佈劉小麗參選資格無效的通知書中,選舉主任郭偉勳選擇了選舉呈請案判詞的什麼內容作為DQ依據?郭偉勳指稱,陳浩天選舉呈請案中的判詞,高等法院原訟法庭認為:

(a) 候選人必須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是基於根據清晰的憲制意圖和目的而施加的實質性及必須的法律要求,是候選人資格的先決條件;及

(b) 除非有明確、清晰並具備說服力的資料,足以向客觀及合理的人顯示,該候選人相當可能在提交提名表格時沒有意圖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否則,如某候選人已提交提名表格並簽署該聲明,一般而言應被視作已經符合《立法會條例》第40(1)(b)(b)條的要求。

陳浩天選舉呈請案的判詞,區慶祥法官指稱,立法會候選人必須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是基於根據清晰的憲制意圖和目的,而施加的實質性及必須的法律要求,是候選人資格的先決條件。

《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訂明:「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參選人當選後必須依法宣誓,「擁護和效忠」是議員的在職要求而不是參選條件。

《臨時立法會產生辦法》第三條規定:「臨時立法會議員候選人必須擁護《基本法》和願意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由1997年7月1日起在香港實施,臨時立法會則成立於1997年1月25日,臨立會議員候選人「擁護和效忠」是承諾而不是驗證,這就是《立法會條例》第40(1)(b)(i)條的立法依據。

《立法會條例》第40(1)(b)(i)條訂明,提名表格須載有或附有「一項示明該人會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聲明」。「會擁護和保證效忠」的「會和保證」是指當選後,是參選人對當選後的承諾。

立法會議員就職後必須「擁護和效忠」,因此候選人必須「願意擁護和保證效忠」,所以參選人必須簽署「會擁護和保證效忠」的聲明,是成為候選人資格的先決條件,這就是第40(1)(b)(i)條的憲制意圖和目的。

香港是普通法適用地區,法律體系由成文法和判例法兩大部分組成。《基本法》高於成文法,成文法則高於判例法。《立法會條例》是成文法,不能抵觸《基本法》,如果第40(1)(b)(i)條規定參選人必須「擁護和效忠」,立法會議員已被法律確認「擁護和效忠」, 在就職時已經不需依法宣誓。

《立法會條例》第40(1)(b)條訂明:提名表格載有或附有 ——
(i)一項示明該人會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聲明;及
(ii)一項關於該人的國籍以及他是否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外的國家的居留權的聲明;及
《條例》第40(2)條規定:該人必須簽署該等聲明。

第40(1)(b)條的(i)與(ii)是兩項不同性質的聲明。(ii)是一項關於參選人國籍以及是否擁有外國居留權的聲明,屬於資料填報。選舉主任可行使法例賦予的權力,要求參選人提供其認為需要的額外資料,決定是否信納該聲明。

第40(1)(b)(i)條「會擁護和保證效忠」的聲明, 是參選人對當選後的承諾,不屬於資料填報。法例並無賦予選舉主任權力判定參選人當選後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選舉主任的職責,就是根據《立法會條例》第40(2)條,確定該人已經簽署該聲明。 新民黨執業律師江玉歡亦表示:「選舉主任既非巴斯光年,亦非未來戰士,何以能夠有能力漠視聲明,預測和斷定未來?」

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擁護和效忠」作出解釋:「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既是該條規定的宣誓必須包含的法定內容,也是參選或者出任該條所列公職的法定要求和條件。」

第一百零四條列明的公職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擁護和效忠」是在職要求是職務關係,「依法宣誓」是作出承諾而不是驗證。「也是參選或者出任該條所列公職的法定要求和條件」,參選或出任列明的公職,也必須作出承諾「擁護和效忠」。常委會的解釋,並無指出「擁護和效忠」是參選立法會的先決條件。

參選人簽署「會擁護和保證效忠」的聲明,已符合法例要求和釋法的解釋。所有以不信納參選人會真誠擁護《基本法》而決定其提名無效的個案,都是違反 《立法會條例》第40(1)(b)條,都是違反 《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選舉主任都是唯命是從濫權枉法。選舉呈請案判決陳浩天敗訴,區慶祥是個連狗都不如的低端法官。

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維護司法錯誤,煮死行政立法,是回歸後法律界的主旋律。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泛民」從來不願對焦抗爭,乜春都係食住上,劉小麗被DQ再被DQ,「民主派」係自食其果。樂見年青人參選被DQ,亦是「民主派老seafood」的主旋律。

邪惡的司法,無能的立法,行政就永遠污糟邋遢,香港仲可以點樣? 天不容問!

※溫馨提示※
香港低端法官名冊(暫定)
已知顛覆《基本法》或濫權枉法或審判不公的低端法官:李國能、陳兆愷、黎守律、馬天敏、烈顯倫、沈澄、梅師賢、胡國興、夏正民、馬道立、李義、霍兆剛、張舉能、楊振權、林文瀚、潘兆初、區慶祥、姚勳智、周家明、沈小民、彭寶琴、張天雁、朱仲強、王詩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