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網誌:http://aukalun.blogspot.hk/ 網誌

政經

與天鬥與海鬥,其樂無窮

與天鬥與海鬥,其樂無窮
廣告

廣告

「明日大嶼」政府規劃圖

平日習慣安坐家中追風,對颱風襲港有一丁點小常識,現在試試從打風角度,看看「明日大嶼」人工島的明日風暴。

吹襲香港最經典的十級颶風,絕大部分都有相似的「完美」路徑,就是近距離略過香港南方,然後於香港之西登陸;這條路徑,令香港長時間吹偏東風至偏南風,風由海面吹來,無遮無擋(見天文台解釋:東登西登)。

那麼香港何處最當風呢?以山竹為例,天文台八個參考測風站,只有長洲錄得最高持續風力達颶風級數,每小時165公里,相對市區風站,啟德錄得每小時91公里,青衣錄得每小時63公里。即是說,市區居民高呼一世未見過咁大風時,長洲朋友會說,你那些係小兒科。

現時香港市區,維港兩岸有山巒作屏障,才令香港市民打風時也念念不忘出街看電影約朋友大戰十六圈。「明日大嶼」就在長洲附近,面對同一方向同一大海。明日的嶼民,平常或許風和日麗,椰林樹影;打風時,一定好 high,安坐家中也暈浪。

你看看華南沿岸沒有屏障的海岸線與小島,幾千年來人口稀少,總有原因,除了交通不便、水源不足以外,我一直猜想,同颱風頻密吹襲也有關,處身颱風的航道上,隔十年八載重建一次,任何社區都不容易蓬勃發展。大海上的人工島建成,將成為全香港最當風的新市鎮,沒什麼,一定頂得住,主事者會說,現代科技先進,最多玻璃窗爆幾排而已。

還有風暴潮,當颱風於西登,在香港之南掠過,偏東南風會把海水吹向岸邊,加劇風暴潮,猶如小型海嘯(見天文台解釋風暴潮);颱風溫黛死得人多,有百多人正是死於沿吐露港湧來的風暴潮;澳門天鴿風災死了十人,舊區大水浸,乃因為風暴潮,不是大雨水浸。

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踢爆團結香港基金顧問報告,模擬結果謂颱風期間人工島浪高「限於約兩米」,實在粗疏 (團結香港基金解釋,引用此數據只為說明南方列島能減輕波浪)。林超英找出土木工程署交椅洲實測波浪數據,過去十年已有兩年測得五米以上的波浪 (此數據似乎未計風暴潮,亦未計算未來氣候暖化海平面上升幅度)。意味着,以後拍攝打風威力,記者們除了杏花村與大澳,又多一個長駐新蒲點。

也沒什麼,一定頂得住,人工島最多海堤建高一點,五米不夠,八米十米亦可,不會比監獄的牆更高。


團結香港基金規劃圖,中間小島四周的狹窄水道可能加劇風暴潮

大家請留意,現時人工島的草圖,為了保護原有島嶼的海岸生態,留有狹窄水道,不會填死,這些水道正對東南方。即是說,風暴潮加颱風巨浪,會把海水沿着狹窄水道推高,放大風暴潮。團結香港基金的草圖中,有些水道更是沒有出海口的,到時人工島裏的風暴潮有多激烈?

也沒什麼,若有錢塘江觀潮的氣勢更好,香港有新景點。

聽說明日大嶼很零碳排放很環保,公共交通都在地底行走,那麼為了擋住大浪海水風暴潮倒灌,要把人工島抬高多少?要建多高的海堤?

當然,主事者會說,人定勝天,一切風暴巨浪地球暖化海平面升高,都在預計之中,工程設計有辦法化解風險。

與天鬥與海鬥,其樂無窮;萬億天價,有什麼不可以。明白。

我想起一位英國作家 Douglas Adams 寫的科幻小說 Restaurant at the End of Universe,故事裏有一家觀景餐廳,設在星體毀滅的時空邊緣,食客一邊用餐,一邊欣賞星系的生滅奇觀。

建議在日後的人工島岸邊海平面,建立一家玻璃屋餐廳,主題是親親巨浪風暴潮,食客一路咬龍蝦吃生蠔品美酒,一路欣賞颶風來襲全過程,直至餐廳被風暴潮淹浸,玻璃天花頂有洶湧巨浪,食客安坐繼續食甜品,想想也興奮。大灣區新景點,香港終於找到新定位。

有志氣與天鬥與海鬥,聲聲迎難而上,卻不敢動粉嶺哥爾夫球場的權貴娛樂,也不敢詰問石崗軍用機場佔用大幅平地是否真正有需要,正是捨易取難、優次不分、本末倒置。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