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區

屯門公園無水撲 安裝飲水機要等埋電線

屯門公園無水撲 安裝飲水機要等埋電線
廣告

廣告

本年開始的「社區新聞計劃」,工作坊已於今年十月圓滿結束,參加者以社區報人身分走入社區,報導各區大小事,書寫社區願景!以下為屯門社區記者彭順風與獨媒編輯室合作報導。

有些事物是否存在會引來大迴響,例如「八萬五不再存在」,但似乎「屯門公園沒有飲水機」卻不是這類觸目的不存在。

一年前的盛夏,筆者帶着兒子到屯門公園的滾軸溜冰場,才赫然發覺這問題。

還記得當時問保安員、清潔工,他們都是一臉愕然,最後辦公室出來一名大姐,禁不起我的吵鬧,就幫我往辦公室取水。

然後保安員說,「舊式公園係咁㗎啦。」

但其他市鎮公園如元朗、天水圍、荃灣都有飲水機,再去遠啲既美孚荔枝角公園、港島香港公園也有。屯門公園既是市鎮公園,又有運動設施,卻連飲水機都沒有。

公園辦事處職員回應,說飲水機已有計劃安裝,但需要鋪設電線,須等待機電工程署設計,但沒有預計安裝日期。後來發覺屯門公園有兩部飲品販賣機,卻沒有所謂供電問題。

事隔一年,一切照舊。難道一直無人留意這問題?或者覺得不重要?

遊人反應不一

訪問公園遊人,因為很多是住在附近,確實可以接受這問題。

中年人一夥在公園踢毽,每人帶一大支水。有個媽媽帶兒子溜冰,也是自備水壺喝完便回家。在公園獻唱的大媽也如是。問到是否贊成裝一台飲水機,又多數表示歡迎的,因為覺得飲水機更健康。

屯門居民黃小姐表示,每星期都會帶小朋友來屯門公園一至兩次,做運動及遊玩。由於沒有飲水機,每次都需要在附近買一大枝或數枝樽裝水。她對於佔地甚廣的屯門公園沒有飲水機表示不滿,認為這是要貧窮的公公婆婆被迫買水,小朋友口渴也沒得即時有水飲。如果有飲水機,她願意自備水樽,不製造膠樽垃圾。

photo6230842149210007566
屯門居民黃小姐

但同時也有人認為飲料售賣機更好,因為覺得人們缺公德心,導致飲水機污糟,膠樽水更衛生可靠。只是覺得販賣機和小食亭距離多用途球場太遠,甚至因為那裡雲集唱歌大媽,有媽媽覺得「烏煙瘴氣」,不欲帶子女過去買飲品。帶着兒子溜冰的媽媽,則說那邊太嘈吵,都不願去到涼亭和人工湖一帶。不過受訪者當中,卻沒有人從環保減廢的角度考慮問題。

拒裝原因五花八門

由於場地管理權不同,飲水機可以是由房屋署、地政署、康文署、民政事務處等多個不同政府部門提供。而安裝飲水機涉及的部門可以包括機電工程署、水務署,甚至衛生署。部門互相推搪,安裝進度緩慢。

工黨屯門區議員譚駿賢表示,曾經向房署申請在友愛邨裝設飲水機,但衛生署反對,認為容易傳播疾病。「這是荒謬的,這樣說這麼多球場運動場的飲水機又可安裝?又不怕傳染?」

要求政府回購領展出售之商場
屯門區議員譚駿賢

政府曾經拒絕在青山灣海濱長廊加設飲水機,因為怕被偷竊。譚駿賢表示,有地政署官員表示無必要安裝飲水機,因為「在附近買樽裝水也很方便」。他曾在區議會查詢為何屯門公園沒有飲水機,康文署官員表示市民可以買樽裝水。

「 Water for free 撲水」是一手機應用程式,收集了各區飲水機的位置,讓市民查閱取水,其創辦人彭凱恩(Rachel)提到屯門曾有緩跑徑安裝了飲水機,但過了一年,飲水機仍未能使用。

螢幕快照 2018-10-25 上午10.35.00
「 Water for free 撲水」手機應用程式所見,屯門公園一帶「缺水」

然而這些是否真正拒裝的原因?筆者提出安裝售賣機可令政府有收入,而且不須負擔維修成本。Rachel 亦認為售賣機的收入可能會影響安裝決定。「曾接觸過一些學校,聽說校方歡迎飲品售賣機,因為可以有收益。」

譚駿賢卻不認同兩者有關,反而估計是由於守舊思維。「售賣機有多少錢呢?而說飲水機的保養,你看維園只得那三幾部,但也經常污糟得可以,又誰去理呢?根本官方仍是停留在這種階段,除非公眾形成足夠壓力,他們不願主動做甚麼。」

20180920_171752

相關文章:
撲啖水有幾難? 現況是……

記者:彭順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