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撲啖水有幾難? 現況是……

撲啖水有幾難? 現況是……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本年開始的「社區新聞計劃」,工作坊已於今年十月圓滿結束,參加者以社區報人身分走入社區,報導各區大小事,書寫社區願景!以下為屯門社區記者彭順風與獨媒編輯室合作報導。

2016年12月,在各公共設施的飲水機和自動售賣機︰

螢幕快照 2018-10-25 上午10.28.13
資料來源︰郭家麒議員提問 - 立法會十四題:政府場地飲水機(2016年12月14日)

據《蘋果日報》2017年11月報導,政府場地自動飲品售賣機已增至1,540部。《東方日報》2018年3月報導,康文署轄下場地有飲水機1800部,飲品售賣機800部。即是飲水機數量不變,但飲品售賣機增加100部。至於社區會堂/中心的情況,飲水機數量不變,而飲品售賣機多了一部。

令人奇怪的是,飲品售賣機的數量在2017年增加近三分之一,而飲水機只有小量增加。

在政策層面,2017年,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在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提到,要在市區步行徑加設飲水機。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剛公佈的第二份《施政報告》提到,政府場地在3年內將加裝500部飲水機。

今年2月20日起,政府實行新的環保政策,政府場地飲品售賣機,會陸續停售一公升或以下的樽裝水。

說好的環保呢?

飲水機如果很易找到,人們樂於自備水樽盛水,是可以減少膠樽造成的廢料。

現實情況是,政府更熱衷加裝飲品售賣機多於飲水機,以至不少場地只有飲品售賣機,市民口渴只得花錢買樽裝或罐裝飲品,有違減廢目標。

新政策只針對細支樽裝水,對大支樽裝水以至其他飲品不作限制。飲品供應商會否以其他產品代替?「撲水」Rachel 表示,暫未見飲品供應商有這種部署。「你去賣大支裝要改動售賣機的機件,因為重量大細都不同,要調校硬件,不是容易的。」如果是轉賣有氣產品,這又與其推廣「樽裝水健康清純」的形象有分別,他們未必願意。

IMG_3088

場地何時裝飲水機有無標準?

Rachel 表示,多年來要求康文署在尖沙咀太空館、文化中心一帶裝設飲水機,但康文署不予理會。

康文署曾回應傳媒查詢指,動態康樂場地設置飲水機,靜態活動場地則一般不會有,而部分會設餐廳和售賣機方便公眾。然而屯門公園明顯有滾軸溜冰場緩跑徑等動態設施,卻未見跟從康文署政策設置飲水機。

「地氣 Earthing」facebook 專頁是一群園境師成立,從而向公眾推廣園境知識,其負責人回覆︰「每個公園均由獨立場主管理,因而設施不盡相同,怎分配也無準則。加水機唔容易,因要攞「水纸」即政府水務署審批,又要鋪水管、加過濾器……未必個個場主想加,而且要有budget。康文署內「山頭」林立,分工明確,除非上到地區經理層次,否則很難與場地負責人逐一商量。」他也對康文署會否配合環保署表示懷疑。

Rachel 和譚駿賢同樣批評政府消極,而環保署是「無牙老虎」,不能推動部門間的合作,也不能迫使康文署積極行動。

飲水機數據並無主動公開

政府現時並無公佈已安裝飲水機場地的比率,在各區的情況也沒有公開,包括飲水機在各類場地的普及程度 - 運動場、公園、圖書館、博物館、表演場地、泳灘及游泳池,這些訊息康文署也沒有在網上發放。

公眾無從監察各區飲水機的加裝進度,也未能得知是否有分佈不均的狀況,例如同樣是區域公園,為何一些有多部飲水機,一些則完全沒有。

「撲水」每年會透過政府熱線1823向康文署查詢飲水機最新數據。「根據公開資訊守則,政府會回覆市民的。當然,這是在要求下提供資料,卻沒去到主動向公眾披露。」

公眾對衛生程度的疑慮

市民對飲水機的衛生程度欠缺信心,覺得很多人沒有公德心,會用來漱口、洗手、傾倒食物殘渣。飲水機有青苔,洗水盆被頭髮和食物碎屑弄至淤塞都時有出現。

對此, Rachel 鼓勵市民主動要求改善。「誠然公眾缺乏信心,但不應淪為口號,從此避開公眾場地的飲水機,這樣不會有進步。」

「你可以打去1823(政府熱線)追問,要求跟進。點解這部飲水機好像出白泡?為何無換 filter,無消毒清潔之類。這樣飲水機的質素才會提升。」

她進一步說明,政府熱線是會將投訴交予相關部門,再認真跟進回應的,這未必是飲水機真有問題。她舉例指,飲水機可能曾停水,再恢復供水時就會有氣泡,飲用是無害的。如果真的有問題,相關部門也有責任解決。

市民沒主動尋求改變,也可見諸屯門公園遊人的態度。他們都樂於見到加裝飲水機(也有喜歡飲品售賣機的),但他們卻從沒試過向政府投訴。問到他們最想公園改善的設施,他們也往往說不上來。

如果政府定期抽驗飲水機水質,能否加強公眾信心?Rachel 贊成這措施,但很懷疑能否落實。「始終仍是權力問題。康文署隷屬民政事務局,環保署隷屬環境局,彼此互不統屬。就算環境局出了政策指引,說要定期驗水,康文署是否會跟從?」

飲水機除了安裝工程,也有形象工程

除了是因有人欠公德心弄髒飲水機,市民對飲水機的惡劣印象,可能也涉及公關操作。Rachel 指,曾經在網上流傳一張污糟到駭人的飲水機相片,「那其實是在武漢,不是在香港的。」兩三日後林海峰在電台節目提到此事,電台亦派人走入地鐵站,拿著相片訪問搭客,是否贊成港鐵安裝飲水機?再然後免費報紙都有接力報導。

「除了大賣廣告,樽裝水生產商的公關也會在其他方面積極下工夫的。」

區議員作為敦促者

就是因為官員「踢一踢,郁一郁」,很多時便由區議員負責踢郁官員。因為區議員要和不同的官員打交道,累積不少人脈,也熟悉政府編制運作。這有利於就具體問題找適當職位的人員施壓,相互溝通也省卻不少摸底探路。

於是由屋邨光管照明壞了,以至要求調遷,居民也樂於找區議員支援,否則面對複雜的政府人事架構,可能被部門推來推去曠日持久。起碼由他們信任的議員幫忙拆解,當官員說要時間處理的時候,那些是實話,而那些又是官腔托詞。

在現行這種體制下,市民很難可以參與促成改變政府政策,就算小至在公園安裝飲水機,也是如此。

筆者就相關政策,以書面查詢康文署,至截稿前,康文署並未回覆。

「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裡來喝!」

假如連基本的飲水需要,也要花錢才可解決,這反映出社會價值觀,是把一切活動都商品化,一切「向錢看」。

飲水不只是市政設施,不只是環保,也關乎公義。

相關文章:
屯門公園無水撲 安裝飲水機要等埋電線

記者:彭順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