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厚璟

註冊社工,資深復康服務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網誌

國際

中共幫你離開這憂鬱的地方

中共幫你離開這憂鬱的地方
廣告

廣告

在澳門,我憂鬱,我沉迷

中共駐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曾經在外交部和財政部任職,在習近平掌握大權後扶搖直上,出任福建省副省長和省委秘書長,以及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副部長等,並且是中共十九大中央委員,看來是習近平的嫡系,但不幸,嫡系都要憂鬱地離開,結束生命。

有人認為鄭曉松到任澳門一年多期間,感覺他的權力凌駕於特首崔世安之上,勢力彷彿在澳門割據一方。美國華爾街日報新聞是用中國政府駐全球最大博彩巿場澳門的最高級官員身亡;澳門賭博業與拉斯維加斯有過之而無不及,在港澳的窗口之下,官員與業界除了關係良好,就算不能每天聲色犬馬,總會一起時常昇平歌舞。更重要的是,澳門的特殊位置,或者有可能對境外重要人物及單位做統戰工作,成為中共對外統戰和收集情報與會面的重要平台之一。在這背景下,沉迷於燈紅酒綠的日子裡,憂鬱是藉口,背後內情你要問米去問鄭曉松本人才知道了。網上有說他之前被中紀委問過話,有罪證在別人手中,是否實情不得而知。近年及至十九大後有很多中共官員自殺,綜合網上媒體資料,中央國家機關職工心理健康諮詢中心已公布數據,由2009年至2017年左右,有243名官員自殺。當局通常對死因輕描淡寫,不少人官員是被指患有抑鬱症而死的。

陳毅「空降兵」之說

1949年中共掌權後,據說當年上海巿長陳毅,每天晚上聽匯報,會問到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即是說今天有幾多商人和資本家跳樓自殺身亡,由於中共進行土地改革及消滅地主和鎮反運動,並在各城市中裡了打著「五反」名義,消滅城鄉民族資產階級的工商改造等運動。 上海巿最後有幾多空降兵應該不會有數字統計,不過,根據1996年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四個部門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數據,在「三反五反」中,有叁拾貮萬叁千壹百多人被捕,貮百捌拾餘人自殺或失蹤。我認為這不能反映真實的數字,因為那個年代後多事情都被隱瞞,歷史永遠是個謎!而陳毅在文革洪流裡,沒有好下場地被軟禁和病死。

習總精神科診斷的憂鬱症

永續習總年代起,相信患憂鬱症自殺或任何原因自殺的中共官員數量,有可能將會遠超過文革時期。鄭曉松是不是有抑鬱有情緒病,大家已可以自行判斷。資料顯示,根據中共國務院港澳辦官網2018年10 月21日發布消息(比澳門警方更快報導),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在20號晚墜樓身亡,原因是「患抑鬱症」。同時,根據澳門傳媒報導,鄭曉松在墜樓身亡的前一天,即10月19日在澳門辦公室內會見澳門民聯智成員;澳門中聯辦官方網頁在10月18日報導,鄭曉松在澳門美高梅出席澳門仁協之友聯誼會慶祝國慶暨10周年會慶活動,與澳門特首崔世安、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外交公署特派員沈蓓莉共同主禮及該會領導班子合照等。據了解,在這些公開活動,多人認為鄭曉松沒有任何異樣,結果突然就死了,你說沒有內情,誰會相信?身兼全國人大常委、港區人大及民建聯成員譚耀宗對鄭曉松墜樓一事定性,說大家要相信官方公布內容。這就是中共為你窩心的精神科診斷了,不用看醫生和服藥的,或許有事情不能解決就用自殺方法可以了,更保家人平安。

擺平與不正常死亡

有大陸網民嘲諷說:「在中國,普通人都是患了抑鬱症才自殺,而官員都是自殺了才患抑鬱症。」僅十九大之後,這年墜樓及自殺的中共大小官員已有一張長長的名單,我認為與分贓勻不勻,或者事情能不能夠擺平很有關係的。剛才提及中共1949年得到政權後,上海巿長陳毅對空降兵的態度是那種不是人的冷漠無情!據說當時上海馬路上無人夠膽走,因巿民也怕突然被空中飛人壓死。而當時決定自殺的人亦要有全屍,不能跳黃浦江,因為中共找不到屍體,就當你是浪奔浪流去了香港旅遊逃走,繼續迫死者相關家屬,所以是必須跳樓、上吊,或者服藥自殺的,死要有屍體。

回望薄熙來與家人的下場

事情擺平不了,是不是一定要像鄭曉松一樣選擇了輕生,我看也是未必的,總有少數能解決。還看2012年傳媒報導薄熙來下台,2012年10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公告:重慶市人大常委會罷免了薄熙來的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職務,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法》的有關規定,薄熙來的全國人大代表資格終止,可移交司法。2012年11月7日,中共十七屆七中全會確認中共中央政治局對薄熙來開除黨籍。在2013年9月22日,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一審判決,以薄熙來犯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2013年9月23日,薄熙來提出上訴,至2013年10月25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就上訴人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一案作出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一審無期徒刑判決。

不過,在2013年11月17日,根據星島日報報導,透露了薄熙來在秦城監獄的近況,表示薄熙來在秦城監獄的待遇不錯,由醫護人員監護和陪同,可以通電話,還可以允許探視。另外,據知薄熙來兒子薄瓜瓜,從牛津利奧爾學院哲學、政治學及經濟學畢業後,進入了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攻讀公共政策碩士。畢業後至2013年7月,薄瓜瓜進入哥倫比亞法學院就讀,並在2016年5月畢業取得法學博士學位。可想而知,事情能夠擺平了,兒子在英國和美國之民主自由自在的土地裡開心愉快地生活,暫時不受影響。(可參考2016美國之音報導)

禍不及妻兒?深表同情!

由此可見,要成為中共培養出來的特種空降兵部隊,未必一定鄭曉松一樣選擇了輕生。當然,權力使人腐化,是非全靠實力!要不成為習總人治下精神科診斷之憂鬱症患者,需不要需要自殺被自殺,可能就要看你有甚麼籌碼在手,牽涉何事,能不能夠擺平事情,或許可以禍不及妻兒了。再者,我想講的是,不論是任何自殺事件,不論是任何原因自殺,這都是一宗一宗的悲劇,願死者能夠安息,我對家屬深表同情和希望他們在身心靈上得到支持和安慰。

時至今日,在紛亂和鬥爭的中共時局世代裡,中共必須結束一黨專政,建立民主政制的中國,使官員交代問責,並不需要用自殺或被自殺去解決,更不用此方法保家人平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