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規劃

市建規劃無小本小店 社區經濟生活圈不再

市建規劃無小本小店 社區經濟生活圈不再
廣告

廣告

市區重建裕民坊特色街舖群之四
市建規劃無小本小店 社區經濟生活圈不再

【草根行動媒體】市區重建特約記者:楊加怡

如系列前文所言,觀塘重建最後一期,現剩下約八十個存在了幾十年的檔口。市建局握有申請動用《收回土地條例》的權力,最後終將強收,而強收後所有未走的人都成霸佔官地,如果無錢打官司,即使不服,也難以抗衡。上周一,是市建給出的最後接受補償方案的日子,只有少部份戶數,因文件不清等問題未簽。那麼,是否觀塘重建已無聲落幕呢?即將要逝去的社區空間,當中是否只有市建局呎數、金錢和生意呢?

記者在這個見證觀塘早期自求生計所營造出來的店舖生態圈,遊走了幾次,間中亦與店舖的商戶閑聊及問價,不免想起在這個系列的第一篇稿中,規劃師杜立基對這裡的形容:「 裕民坊原來是觀塘早期衞星城市規劃的市鎮中心。後來工業區全盛時期十多廿萬工人,公屋計劃下油塘藍田秀茂坪雞寮幾十萬基層居民的市中心,遠超規劃付荷。 故市民自發利用每一吋空間以満足各種生活所需。 像這樣的空間,便是市民在種種條條框框的灰色地帶中,靠自己發展出一種滿足實際需求的空間,也是當初市民自發形成了一個觀塘市中心地帶的模樣和服務其他居民的需要。從好規劃的角度,當初規劃重建時就應該要有一個位置給這些店舖,就不應該當他們無到。」

縱觀在這裡的店,被市建局稱為「自用經營者」的,也不乏服務街坊近半世紀、兩代經營的老店,雖然不是賣什麼特色東西,卻是日常生活所須。譬如有賣內衣褲、日常衣物、雨傘、腰包、行李喼、五金舖,或賣各款能回應各尺碼所需的工人褲,大多價格便宜,自然是靠薄利多銷。就記者所見,供應有著不同尺碼,也回應四季所需。雖然樓上的街坊已全數遷出,但不遠處非重建區,還是有大量住宅區,而裕民坊這裡仍是許多人搭地鐵、小巴、巴士回家的必經之路。記者站在旁觀察一段時間,目睹到來詢問者,必能找到所需,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縱觀各店舖,似乎也是為基層市民提供了「一條龍」所需,價格合理,比網購方便實惠得多。還有,對所有剛收工落車回家,又或剛收工等車回家的人來講,這一帶的各種熟食或小食或飲品小店,都實在是一大恩物。同時,記者在該處來回數日,不乏見到店舖與店舖間,談笑風生,感覺打成一片。看來無論是買東西的街坊或是店舖之間,幾十年來,這裡的檔口為裕民坊一路走來,建立了良好的社區網絡。

賣鮮搾果汁的劉太,舖面向觀塘道,在紅色小巴站旁,與生果檔小吳生和吳太交情甚篤,因此常互相照應,兩戶檔主更不時會替對方短暫看舖。據劉太指,其檔口的生果貨源更是由小吳生介紹,免卻劉生買貨的不少煩惱。訪談間,見到劉太人緣很好,與觀塘道沿街檔戶也有說有笑。

巷內舖鑰匙舖黃太配匙手工精湛,舖內擁有六部不同型號的鑄匙機,設備異常齊全,能回應各類鑰匙所需。不過,閑談期間黃太也慨嘆此行難做,原因有三:第一,貴租令這種薄利多銷的行業不易經營;第二,此行業需培訓一定手工技藝,卻不易「賺大錢」,難以得到年輕一輩青睞;最後,當然是這十多年間電子鑰匙大量興起,令到傳統鑰匙的需求越來越少。黃太理解電子鑰匙的好處在於方便攜帶和便於中央管理;然而,不少物業在最終關卡還是會看重傳統鑰匙,因為感覺實在。由於鑰匙業息微,黃太十多年前,很有遠見地置入影印機,兼任簡便影印服務。黃太指出她所購入的影印機也是一流質量。記者所見,影印出的灰階質素相當好,但黃太補充,現在生產的公司為了推動生意,已停產這個型號的維修零件,變相鼓勵或強迫客戶提早換機。在這個範圍內,黃太是唯一的影印舖。這裡店舖多,以前還有食肆,可以想像對影印的需求,實在不少。雖然現在店舖減少,但,就記者去了幾次的觀察,還是總會有街方來影印或打匙,黃太實在服務了不少老街坊和檔戶,令該區生活更便利。

談到建立社區網絡,絕對不能不提的是面向裕民坊的幾十年老字號永興豆漿王。據在觀塘道賣果汁的老闆娘所講,在裕民坊的永興豆漿王的劉生與劉太是全條街人緣最好的人之一,與很多店舖都有傾有講,平時又樂於助人。劉生劉太兩夫婦人生這幾十年都在觀塘裕民坊賣豆漿,一直都服務街坊,品質有讚譽,有名到灣仔街坊都認識,為生活之外,又為街坊方便。記者觀察所見,劉氏一家兩代一起經營這個檔口,工作默契極好,一看就知他們對自己的工作敬業樂業,十分熟手。

觀乎市建局的未來規劃中,盡是高樓大廈和商場。新式商場,雖說市建局的遷置方案是以重建後當時的差餉租值一半優惠租兩年,但是原本小本營生,做街坊生意的小店,是否所有店舖都在兩年之後就忽然有能力交新建商場的足本租金呢?再而,當原本居住在舊區的基層都消失後,這些小店即使存在,又是服務誰呢?還是在整體的重建規劃中,根本沒有基層再次存活在這個空間的可能?

【草根行動媒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