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湖南家長抗議 反對教育私有化

湖南家長抗議  反對教育私有化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面對沉重債務和重新開始放緩的經濟,各地政府可能試圖更廣泛地採取緊縮和私有化政策作為「解決辦法」,不惜以基層群眾的生活水平為代價。

北海 中國勞工論壇

湖南耒陽市政府強迫全市8000餘名五、六年級學生轉讀私立學校,激起家長抗議以及與警方的嚴重衝突。該私立學校遠離市區,學生必須住校。儘管政府曾承諾費用會和公立學校一樣,但等到開學時家長們發現私立學校的收費超過公立學校的10倍(公立每學期200元,私立每學期2800元)。而當地平均月收入僅有2085元。除了教學質量比公立學校差之外,更令家長們更為憤怒的是,該學校的教室和宿舍剛剛經過翻修,充滿甲醛氣味,可能嚴重危害學生健康。

9月1日家長先在學校、政府大樓和公路上抗議。抗議橫幅上寫著:「抵制民辦學校,還我九年義務教育,堅決不住有毒宿舍,不進有毒教室」,以及「孩子不是你們的斂財工具」。5名抗議者被捕。隨後其他抗議者前往當地公安局,要求警方立即釋放被捕者。在警方又逮捕10人之後,衝突劇烈升級,約600人包圍了公安局和警方對峙並發生嚴重衝突,演變為一場騷亂。憤怒的抗議者向警察投擲礦泉水瓶、磚頭、鞭炮和啤酒瓶。最終警方暴力鎮壓,逮捕了46人。有未經證實的消息稱,警方曾向抗議者開槍。

儘管政府再次做出相同的承諾,稱轉讀私立學校的費用不會超過公立學校。但在沒有一個民主、獨立的群眾委員會監督的情況下,政府可能會再次食言。政府或許想拖延時間,待打壓了反對聲音之後再伺機調漲費用。事實上就在抗議之後幾天裡,一些家長受到警方警告如果再次舉行抗議就去坐牢。

耒陽政府的「分流」政策實際上就是教育私有化。今年年初,教育部表示要在年底前消除66人以上的「超大班額」。超大班額在中國受詬病已久,不僅導致教學質量下降,而且亦有學校曾因學生人數過多發生踩踏事件造成多人傷亡。根據政府文件指出,義務教育階段耒陽有20%的班級超過66人,38%超過56人,而正常班額上限為45人。「撤點併校」政策和學生向城市集中是出現超大班額的一部分原因,但最重要的是政府投資嚴重不足。今年7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報告稱,從佔GDP的比重來看,中國的教育投資低於新興經濟體,儘管中國政府仍在花費大筆資金去修建大白象工程和推進帝國主義「一帶一路」計劃。

巨額債務令地方政府不想拿出資金興建更多的校舍,因此選擇將學生送去私立學校。亦有網民揭露稱,當地官員已暗中入股該私立學校。如果算上融資平台(即地方政府專門為貸款而設立的公司),耒陽政府負債佔年度財政收入的比例超過560%。今年5月,耒陽發生了中國首例地方政府欠薪事件。不能排除耒陽政府可能想藉助「分流」的名義推行教育私有化,從而減少政府的公共教育開支,緩解債務問題。不過就在家長抗議爆發前一周,耒陽剛剛為湖南省運動會落成一座耗資5億的體育館。當地居民譴責說,政府用百姓的血汗錢修建形象工程,卻對最基本的教育問題視而不見。

耒陽只是中國地方政府債務和公共服務短缺的一個縮影。有消息稱,在耒陽抗議被鎮壓之後,湖南其他一些地區也因為類似原因發生小規模抗議。面對沉重債務和重新開始放緩的經濟,各地政府可能試圖更廣泛地採取緊縮和私有化政策作為「解決辦法」,不惜以基層群眾的生活水平為代價。而耒陽事件表明,這會激起群眾的強烈反抗,反而加劇中共獨裁政權所面臨的挑戰。

社會主義者要求為所有人提供優質且免費的教育、醫療、幼托、長照等公共服務。這需要終結現在這個無視群眾需要的獨裁資本主義,將銀行和大企業民主公營,由民主的群眾委員會決定資金分配,而不是任由官員將資金浪費在對群眾無益的大白象工程上。在2008年全球資本主義危機之後,緊縮、私有化以及其他反工人政策已經成為世界現象。作為真正的國際主義者,我們呼籲全世界工人階級聯合鬥爭,一同反抗這個帶來混亂和災難的全球資本主義制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