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專訪】學生獨立聯盟陳家駒:中美貿易戰 中共倒台日子不遠 香港公投獨立

【專訪】學生獨立聯盟陳家駒:中美貿易戰 中共倒台日子不遠 香港公投獨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本土派自青年新政兩名立法會議員被DQ、議會之路中斷,加上多名旺角騷亂抗爭者包括梁天琦入獄,聲音開始沉寂。有說中國帝國主義的強權壓境,本土派被輾個粉碎再難東山再起;有人歸咎本土派昔日鋒芒太銳、樹敵太多,終致兵敗如山倒。在這個威權統治的時代、本土派千瘡百孔之際,仍有人敢接獨派的棒,敢於創立異見團體,殊不容易。

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在「港獨」議題遭政權重手打壓下,仍堅持創立聯盟,日前亦美國駐港總領事館遞信,促加強向中國及港府施壓。陳家駒認為,中美貿易戰下,中共倒台的日子不遠,港人需爭取國際支持,公投香港獨立。

國際支持 香港獨立

當國家意志凌駕法律,獨派永遠無緣問鼎立法會及區議會議席,議會之路壽終正寢。另一邊,街頭抗爭的成本極高,牢獄之災動輒以數年計算,中共以絕對主權的姿態粉碎所有正在萌芽的抗爭。

不過陳家駒認為「港獨」有出路,「我地要有國際承認。第一,殖民地公投權利,我地應該要求聯合國比番依個公投權利我地⋯⋯係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入面,共產黨只係暫時取代左中華民國,但共產黨倒台之後,中華民國就可以名正言順攞番個席,所以我相信到時我地就可以有番公投嘅方向。」

陳家駒的假設是建基於中共倒台,但中國崩潰的設想似乎存有極大的不確定性。他則反問:「我可以好大膽問一句,大家覺得中美貿易戰到最後,中國會唔會變到好強大,贏埋美國呢?除左《文匯報》之外,無人會答你中國係贏硬。」

中美貿易戰開打,陳家駒認為中共倒台之日不遠,「我地可以見到金正恩依個咁大嘅政治危機,Donald Trump (美國總統特朗普)可以好快用政治手段解決,ISIS一年內可以殲滅。呢次美國傾全國之力對抗中國,我相信中共未來嘅日子唔會好長遠。」

他認為《中英聯合聲明》將是香港日後舉行獨立公投的關鍵,「《中英聯合聲明》當中好多條文已經被中共違反,例如一地兩檢、港人嘅言論自由、集結自由,我地需要有個更大嘅壓力令到英國政府承認中共毀約嘅事實,將事件放上國際。依個亦係一個機會令香港有番公投,又或者脫離中國統治嘅手段。」

從現實主義者的角度看來,國際關係往往涉及權力分配、國家利益,如何說服西方國家為港人扶植獨立建國的勢力?他認為香港的金融市場仍佔有優勢,「香港嘅金融體制有好多美國嘅資產,甚至香港人夜晚揸美股、美國人夜晚揸港股。係一個好好嘅避險股票市場機制,佢地係唔會希望流失左呢個地方。」

陳家駒亦對國際形勢抱有樂觀態度,「美國點解會幫香港,就好似美國點解要幫南韓一樣。全世界嘅國家都想安穩,唔想會一個文明國家有內亂,尤其是佢見到你係有能力行民主嘅話,佢絕對會去促成你去建立民主⋯⋯民主輸出不嬲都係美國嘅想法黎,西方國家不嬲都係有輸出民主依個概念。」

公民黨到本土派

本月反對明日大嶼遊行同日,學生獨立聯盟發起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遞信,促訂立《香港人權民主法》。這個新興本土組織的召集人,亦經歷一番轉折才投入本土派的政治光譜。

在2014年雨傘運動爆發前,陳家駒曾在公民黨工作。他稱當年因為港視爭取發牌事件,感到公民黨比較貼近他的政治理念,故選擇加入。「公民黨以前係偏本土㗎,例如五區公投、攞番單程證審批權、毛孟靜都會反對太多自由行、新移民⋯⋯公民黨個陣都唔係咁泛民。」

要求689發牌予香港電視!
港視不獲發牌,市民連日包圍政府總部(攝:Alex Leung)

其時,佔領中環運動在公民社會藴釀發酵,他從9月26日開始參與學聯及學民思潮發起的罷課及重奪公民廣場運動,雨傘運動期間亦長期在佔領區留守。運動無功而還後,他繼續回到公民黨,豈料上司的一席話令他萌生離開的念頭,「完咗佔領之後,有次我問我上司點睇雨傘革命,佢就比張相我睇,話佢都係銅鑼灣留守過㗎。不過佢叫我對住啲市民就唔好講咁多啦,會影響選票。」

他有感無論再祟高的政治理念和原則,終究要向選票「跪低」,於是毅然訣別公民黨,輾轉考慮過加入本土民主前線和青年新政,但最終未有成事。

直至今年3月,他在連登討論區發帖徵召有志推動港獨的同道,網上一呼百應。雖然實際現身的聊聊,他仍然順勢成立「學生獨立聯盟」。

無懼打壓 「真正受苦嘅係仲係監獄坐緊監嘅人」

在今日的時勢,主張「港獨」必然受到政府以各種手段打壓,但陳家駒早有心理準備,第一重招呼自然是《文匯報》記者跟蹤的所謂「調查報導」。「學生動源同香港眾志都試過有成員嘅屋企人比人騷擾,我屋企人知道之後都會擔心。但我每次都係講番同一番說話:我人生唔應該係貪生怕死、或者只係享受片刻嘅安寧。」

創立聯盟前,他前度女朋友曾游說他一同移民歐洲,他思慮再三最終拒絕。他認為與其做個有名無實的歐洲人,倒不如做個真正的香港人。

「真正受苦嘅係仲係監獄坐緊監嘅人,梁天琦六年、光明(盧建民)七年,仲有其他朋友⋯⋯個啲年青人當日都係諗住支持本民前,去掃地、保護小販。」相比正承受牢獄之災的同道,他自覺自己的付出微不足道,「我要係我仍然有能力嘅時間,做多啲我應該要做嘅抗爭。」

IMG_9831
如今正在服刑的梁天琦

「民族遭外族入侵必然招致獨立運動」

本土派強調港人的主體意識,講究身分認同,陳家駒這樣看:「本土就係尊重依個地方嘅民族文化,捍衛我地香港人嘅語言廣東話,捍衛我地嘅香港文化,就好似本民前⋯⋯就算啲小販未必係支持抗爭,本民前都會去捍衛佢地賣野嘅權利,因為依個係香港嘅文化。你去捍衛香港人嘅文化、語言同價值⋯⋯香港人嘅價值觀就係醒目、拼搏、堅毅不屈,依個係所謂獅子山精神。」

民族主義或香港民族,乃本土派主流論述,不少本土組織亦推崇公民民族主義的概念,主張香港人作為民族理應享有民族自決以至民族獨立的權利。陳家駒亦是擁護香港民族的其中一員,「民族依個概念,就係佢地擁有共同嘅語言、文化同制度,例如山區個啲少數民族,佢地有自己嘅服飾文化、語言、制度,例如點樣結婚、村入面嘅規則,既然咁小嘅村落都可以係一個民族嘅時候,咁點解香港唔可以係一個民族呢?」

「當然中國好擔心香港民族依個概念,因為當一個民族形成咗之後被外族入侵,最後結果一定係獨立抗爭,係唔同嘅政治歷史上,我地可以見到依個係必然發生嘅事。」

2047年《基本法》「到期」,屆時將是決定香港未來命運的關口,2016年立法會選舉,不少民主派政黨及政治人物均提倡公投自決前途。這場「遲來的自決」,被視為彌補九七前港人「被回歸」中國的錯失。

許多人或會同情地理解「民主回歸」這項選擇,畢竟八十年代的情感記憶與身分認同與現今大相逕庭,置身殖民地時代,難免令當年的民主派領袖投入虛妄的祖國夢。陳家駒對此未盡同意,「支持民主回歸嘅領袖係有責任。」他認為中共血腥屠城後的政治動盪,乃最有機會推翻中國收回香港的時機,可惜卻因香港人過於天真、盲目順從領袖而錯過。

「佢地無意識到個領袖所相信嘅野,到底合唔合符自己利益?好多人盲目順從領袖,無好好去了解件事。」

陳家駒認為,今日香港從昔日的國際大都會淪落至粵港澳大灣區的二線城市,民主回歸論的倡議者難辭其咎,「民主回歸一定係錯!」

IMG_1570 拷貝

促本土派展示更有效抗爭

對於目前仍留在議會的民主派,陳家駒看法一如大部份本土派:議會失效、立法機關淪為橡皮圖章、民主派無法力挽狂瀾,有時甚至為政府擋駕護航。他批評部份民主派言行不一,例如當年投票贊成港珠澳大橋撥款、呼籲市民前往大灣區等,他認為在政府第一次剝奪議員資格時,民主派理應集體總辭。

不過陳家駒認為,本土派應該向民主派支持者展示更有效的抗爭,本土派與民主派雖然互相競爭,但應毋須互相攻訐,「如果我唔同意泛民嘅抗爭手法,我就應該做一個更有效嘅抗爭,等泛民支持者知道仲有其他野可以參加嘅⋯⋯令到泛民支持者有更多思考,同時令到泛民有個危機感,唔係佢地壟斷哂,令到佢地成為更加進步嘅反對勢力。」

六四列香港史

堅持香港獨立、否定民主回歸論及質疑民主派的抗爭意志及手法,屬本土派的基本共識,不過對於六四,陳家駒卻有另一種看法。

「我明白點解本土派會對悼念六四覺得反感。」陳家駒同樣批評支聯會行禮如儀、因循守舊,「每年做番同樣既儀式,然後最大既運作就係籌錢,好多人賣T-Shirt,好多人嗌咪、收支持者,我唔認為依個係有效嘅抗爭。」

他認為年青人未曾經歷八九年的風起雲湧,對六四的情感不及上一代乃正常現象,倘若上一代動輒斥責不去維園六四的年輕人就是冷血、涼薄,只是道德綁架,最終只會把年輕人越推越遠。

「我好想同李卓人(支聯會秘書)講,有無可能將六四放上國際層面,例如擺上聯合國,或者國際法庭,我覺得佢地肯咁做嘅話係會有番年輕支持者,但佢地又未有依個心態。」

陳家駒與主流本土派對六四看法的分歧,在於他不認為六四是鄰國事務,港人毋須關心。他認為現今的獨派與當年的北京學生面對著同樣的獨裁政府,因此港人有必要去理解六四的來龍去脈,認清極權的本質,「如果日後我有能力可以控制教育局,我直頭會將六四放落香港史嘅教科書入面!」

IMG_9926

記者:湯偉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