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仙道彬

《蘋果》體育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 網誌

體育

「永遠地改變足球世界!」 ——星河下悼維猜

「永遠地改變足球世界!」 ——星河下悼維猜
廣告

廣告

星期日的晚上,足球壇傳來了一聲歎息。

入主李斯特城後奇蹟贏得英超冠軍的班主維猜(Vichai Srivaddhanaprabha),在賽後所乘的直升機墜毀後,終於沒有奇蹟。出事近24小時後,證實與兩位助手及飛機師同葬身空難。維猜是英超最成功的班主之一,入主短短八年,不止創造了奇蹟,也在歪風不絕的球壇,樹立班主榜樣。事發後李城球迷哀痛無比,發自內心,因為如官方的新聞稿所說,「世界失去了一位偉大的人物。(the world has lost a great man)。」

英超的球迷冠絕全球,其收益也如天文數字,根據德勤的報告,20支英超球隊加起來的利潤高達45億鎊,球星周薪幾十萬鎊也是等閒;保守估計,一個英超席位至少值1.6億鎊,可想而知有多吸引。20支球隊,就有20位班主,每個作風都不同,但深受球迷歡迎的,少之有少。撇除惡棍如紐卡素的肥佬班主Mike Ashley,簡直成了球迷的死敵,就算曼聯和利物浦,其班主也受球迷非議,認為他們睇錢太緊要,好的球員嫌貴不買,自家的見價高就沽,結果實力不上不落,球迷自然不滿。

正因英超是下金蛋的鵝,引來各地富豪慕名而至,但真心愛足球、愛球會的萬中無一;生意人當然把球會營運當成一盤生意,甚至將個人喜好凌駕球會傳統價值之上,由藍轉紅,會徵大變,成績不行,面目全非。要知道,英國球迷睇波係家族傳統,每星期入場打氣代代相傳,當見到愛隊走樣,當然心痛。

當年格拉沙家族入主曼聯,將債務轉移到球會上,一度令曼聯負債達5.75億鎊,之後又試過上市集資,從中抽水,如非費爵爺頂住半邊天,球隊勢難在艱難時刻不斷封王。至於John W. Henry的FSG集團,幫助利物浦解決了之前的債務問題,可是健康理財建基於出售主力,當把菲臘比古天奴售予巴塞隆拿,球迷不滿去到頂點,幸好高路普眼光甚好,一方面提拔新人,從平價貨中找來好手,之後力爭下也得高層肯首,以破英超紀錄買下門將及中堅,加上班主甚少干預球隊(或者對約翰亨利來說,入場睇剛贏世界冠軍的波士頓紅襪才合理),球隊成績亦穩步上揚,批評才慢慢止息。

球迷要求很簡單:班主要付錢買球員,也盡量不要干預球隊行政,因為不在其位,而且與英超球星來自世界各地一樣,各隊班主也不同國籍,未必明白傳統。報導李斯特城球會新聞逾15年的記者Rob Dorsett,對此就深有體會。

這位視李城為家的記者,指維猜在2010年收購「狐狸兵」後,在一次訪問中笑言因為球會的顏色與其「王權帝國」的主色一樣,只是說笑,背後卻是想長遠將球隊改變成一流勁旅。Rob認為,維猜入主後肯為球會償還1.03億鎊的債務,然後盡情放手買人,將本來500萬鎊的球會買人紀錄,逐步提昇到與英超中上球隊級數的數千萬,是具眼光的行為。他欣賞維猜沒有改變會徽,也沒有改變任何傳統,只是付出金錢,讓球隊運作,然後盡量抽空入場睇波。維猜試過打馬球時送季票予球迷,也經常請主場球迷飲啤酒和食蛋糕,為球迷作客打氣時提供長途巴士,真的急球迷所急。

不止Rob的文字,今早看BBC訪問李城球迷,是個四、五十歲的大男人,典型的英國硬漢模樣,卻是邊講邊拭淚,令人動容;在他們眼中,維猜是個慷慨、大方及平易近人的好班主,從來沒有高高在上,對一班視足球為生命的男人來說,有甚麼比遇上一個班主肯一起喝啤酒睇波更幸運,也更令人不捨?

英超創立了26年,贏過冠軍的屈指可數,曾角逐的49支球隊中,只有6隊曾高舉冠軍;豪門如雙曼一車一兵以外,就只有布力般,以及李斯特城在15-16球季打破壟斷。我不是李城球迷,卻仍然記得那個封王球季,他們韌力十足地從後反勝曼聯5:3,將英超那種張力充份演繹,也肯定是李城球迷父子相傳的經典賽事。

是的,一手創出足球壇最美麗的神話,讓一支賠率達5,000倍的冷門小卒,壓過豪門,成為馴服雄獅的王者,單是其魄力和眼光,已足以讓維猜永垂不朽;但讓球迷真心愛戴,球員痛哭垂淚的,不止於此。維猜說過,他待球員和球迷如家人,沒半點虛言,他視李斯特市為第二個家,「修橋補路」式的付出數百萬鎊,在市內起醫院,又捐錢予大學,遠超一個班主能做或應做的責任;他也沒有忘記繼續投資在李城,一個價值逾億的訓練場,本來即將開工。更難得是絕無架子,上至球員,下至球迷,都能打成一片,所以得悉直升機墜毀的慘劇後,人人都悲慟不已;他們不是簡單地寫一句R.I.P.,而是字字泣血,老資格如卡斯柏舒米高,據報在意外當晚目睹經過,一直難以置信,不肯離去,之後又在twitter發長文悼念維猜,提到老闆非常友善,花時間去接觸隊內每一個人,關懷社區,又不時進行慈善活動,最重要是眼光遠大,從不以弱旅自居,承諾會成就大業,最後成功贏得冠軍,「永遠地改變了足球世界!」所以球迷都說,應該在王權球場外面,為維猜樹立一座不朽銅像。

沒有維猜,有多少球迷會認識李斯特城?

英國球迷曾被他信(Thaksin Shinawatra)所騙,在這個世代,愛財如命是常態,幾多道貌岸然之人為了利益,連家鄉也肯出賣;維猜卻恰好相反,他來到英國,不是為了搵錢,而是把另一種價值觀帶到李斯特,用一座本來不可能的冠軍,用身體力行,用行善用慷慨,用一顆「藍色的心」,真真正正成為李斯特市的英雄。

其生也榮,其死也哀,維猜讓李斯特城在足球版圖上佔一席之地,也在一手築起的王國中隨火消逝,令人惋惜。英國球壇蒙上的黑紗終會隨時日撥開,不用叫球迷記住,以後在李斯特市的夜空抬頭,見到星河燦爛,都不會忘記那顆光明星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