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內地人定居本港」的爭議之一:單程證

「內地人定居本港」的爭議之一:單程證
廣告

廣告

香港一直在內地人士來港定居的問題上有爭議,其起源是單程通行證。單程證由基本法規定,經1999年人大解釋,但似乎並無本地立法。沒有經本地立法而直接執行,極為少有,當中有一個問題,入境處長以什麼權力簽發入境證呢?因為,它不在第115章,入境條例之內。

單程通行證是大陸公安部批的,入境處不管,其數字在入境處年報看不到。這無主孤魂便交給最無用的民政事務總署了。民政事務總署也只是做些統計工作。據其年報,名額也不是用盡的。在2016年,單程通行證持有人數目為57,387人,當中的15歲以下的只佔17%。從2007至2016年有近44.6萬人持「單程證」來港,這段期間的出生人口為74.7萬人,相當於6成。這種老年化情況似乎與政府原意不同。政府原意是把它作為補充本地年青人口的。

終審法院在《孔允明對社會福利署署長,終院民事上訴2013年第2號》的判辭指出:「該項七年居港規定抵觸兩項重要社會政策,即 (i) 簽發單程證以便家庭團聚的政策,以及 (ii) 目的為使老化人口年輕化的人口政策。」

其根據是政府當年的報告。Task Force on Population Policy (“the Task Force”) chaired by the then Chief Secretary, Mr Donald Tsang, in its Report issued on 26 February 2003.

判詞指出:

60. The OWP scheme therefore favours younger children as immigrants and they are given the largest sub-quota (60) of the 150 daily quota. They are likely to be qualified to settle in Hong Kong before their parent (usually the mother) on the Mainland (spouses separated for over 10 years being given a sub-quota of 30). However, younger children obviously need parental care. Since 2002, Mainland authorities have facilitated visits by spouses to their families in Hong Kong by allowing them to apply for two-way permits as and when they wish once they have applied for a OWP.

[61] This effectively allows family reunion to take place while the Mainland parent’s own OWP is pending. The Task Force Report recommended that such spouses should be encouraged to take advantage of this to familiarise themselves with Hong Kong conditions and to help themselves decide whether to settle here.

曾蔭權所領導的2002年9月成立的「人口政策專責小組」認為,「倘若沒有人口的淨移入,本港人口會開始減少——人口不斷下降,意味着經濟效率嚴重受損——香港的人口增長很倚靠外來移民,當中大部分是根據單程證計劃來港定居的人士——本地出生的兒童與九歲前自內地來港的人士比較,在入讀大學人數方面並無明顯差別。這說明,他們越年幼獲批來港,越容易適應本港的教育制度。」

附帶一提的是,「2016年從內地來港的非法入境者統計數字為465」。這說明,大陸人來港定居已有各種渠道,或未必如想像中吸收,非法入境沒有吸引。

補充出生人口是終審法院判決綜援七年期違憲的重要理據。爭取審判權是本土的重要議程之一,但他們對這段歷史無知。

爭取審判權有不少地方值得商榷。首先,人大不代表香港人,它不會為港人修憲。更為重要的是,爭取回來之後,也是由那班狗官主持,他們只聽主子的一套,因而分別不大。

人多好辦事的人口政策不改,香港在土地、房屋、新移民等爭議永遠不可能解決或得到舒缓。奪回審批權永遠流於政治口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