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屍殺片場》觀後感:The show must go on 看盡影視界人生百態

《屍殺片場》觀後感:The show must go on 看盡影視界人生百態
廣告

廣告

非 常 精 彩!日本電影《屍殺片場》(カメラを止めるな!,意指不要停止拍攝!)令戲院觀眾睇到拍哂手掌笑聲不斷 ,劇本創意無限。電影花費300萬日圓(約22萬港元)拍出近28億(約近2億港元)票房,絕對是影壇奇蹟,足證創意有價,狠狠地打了輕蔑創意產業的人一巴掌。

筆者強烈建議不要看任何影評或觀後感,原汁原味感受導演、編劇兼剪接上田慎一郎的創意有幾爆和瘋癲!以下開始劇透,已看電影的讀者歡迎繼續看下去。

**開始劇透**

整條「一shot落」橋在電影後半部分逐漸明朗,觀眾笑到肚痛,背後其實充滿熱血和溫情,從事影視界或拍過直播節目的人,會比其他人更有共嗚,電影最後一眾戲中戲中戲的台前幕後工作人員,疊羅漢的幫助導演女兒完成最後一個鏡頭,直至roller(片尾credit)播放完畢,大家笑逐顏開鬆一口氣,相信行內人看到這一幕都會感到動容。

導演日暮臨急上陣頂替原本在喪屍直播節目中飾演導演的演員,一上場便爆肚責駡女主角戲屎,對白大概是「你知不知自己為何演得那麼差?是因為你的人生充滿虛假,你知道自己說話很虛偽嗎?」,又連帶吆喝男主角不要多管閒事,「這是老子的作品!我鍾意怎麼拍就怎麼拍,你在戲外就很喜歡頂撞我!」爆肚對白鏡頭內外同樣適用,未開戲前女主角諸多要求,以退為進的要求導演准許她滴眼藥水扮喊,又諸多藉口說不可被弄髒臉部(最後還是被收音大叔噴個正着);圍讀劇本時男主角不時挑剔導演,戲中副導演熱心解答其問題,男主角不屑看他一眼,拋下一句: 「我正在和導演說話」。這都是現實中不少影視工作者(特別是幕後)遇過的情況,演員或藝人表現不專業、擺款,製作團隊大多逆來順受。

導演帶副導、攝影帶助手、編審帶撰稿等,師徒制至今在影視界依舊常見,戲內攝影助手勇於向cam man(攝影師)表達心目中的拍攝手法,爭取擔正的機會,但師父偏不聽,不給徒弟機會,腰痛也要親自上陣,現實中也不乏這些忌才或不願接納後輩意見或過於自我的老屎忽。

直播講究事前準備,不過,即使團隊her(綵排)上幾百次,也會遇上突發情況。 收音大叔喝了硬水拉肚子、原本在節目中飾演cam man的呀叔為防揸機手震喝酒定驚怎料醉倒、導演日暮的妻子同樣臨急頂替失場演員,卻越演越忘我最後失控,種種意外都叫導演抓狂!But the show must go on,戲裏戲外即使場面不受控制,導演、梳化服(負責梳頭、化妝、服裝工作人員的簡稱)、道具手足等要有「執生」能力,出大字報、臨時改劇本等,應變而不投降,即使已預備「不好意思,請稍後片刻」的畫面,正如導演對正鏡頭說:「千萬不要cut!」,這是live!盡心盡力守護節目順利出街是每一個製作人的執著。

不過,對影視投資者或公司高層而言,製作有noise賺到錢才是重點。戲中飾演監製及電視台高層的人竟提出節目一shot落加直播30分鐘的離地要求,想製作「平、靚、正」因而找上導演日暮,行內人都知道難到飛起,但高層理得你死。直播節目後段女主角為拖時間嗌完又嗌嗌完又嗌,那個髮型似《超人特攻隊2》中的衣夫人的老女人,一副 I don't give a shit的姿態繼續㩒手機;拍攝現場混亂不堪,衣夫人還自詡團隊製作迫真,何其諷刺,事實是高層很多時候不曾了解製作團隊的辛酸。

這場大龍鳳最終得以成事,單純因爲導演日暮知道戲中男主角正是女兒的男神,希望討一直渴望做導演的女兒開心才接拍,最終父女檔(還有熱愛演戲的媽媽),合力完成這個不可能的任務。不,應該說多得女兒在父親打算向高層妥協下,仍堅持完成最後一個鏡頭,節目才完滿出街,事後女兒拿出兒時手執攝錄機與父親玩騎膊馬的相片,完美點綴整套電影和父女間的感情。

《屍殺片場》是由日本電影專門學校ENBUゼミナール製作的獨立電影,身兼導演、編劇及剪接的上田慎一郎和一眾台前幕後工作者都不是具名氣的演藝圈人,以上種種人生百態,或許是他們的工作寫照,角色設定才能如此立體,演出如此細緻自然。女主角秋山柚稀在電影爆紅後坦言,這電影改變了她的人生,創作的世界沒有不可能,導演驚人的創意癲覆觀眾對喪屍片、喜劇、恐怖片的想像。在此,很想跟戲裏戲外的一眾製作團隊說一聲good show!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