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文化論政】唐健朗:香港體育政策的共同願景和想像

【文化論政】唐健朗:香港體育政策的共同願景和想像
廣告

廣告

在今年施政報告「施政綱領」,體育政策與去年一樣,置於「置業安居 宜居城市」一章之中,篇幅共十二段,較去年少一段,新政策有兩項,分別是「全港縱貫性社區體質調查」,及「首階段優化體育資助計劃」。前者的政策定位比較像基層健康政策,目標是持續監測市民的體質狀況;後者則是希望資助體育總會作海外比賽及代表隊訓練,並強調會增加對清貧運動員的資助。

政府的決心和誠意?

其實,在體育方面,政府近年都顯示出一定決心和誠意,無論政策出台的數目,以及資金投放量都很大。最矚目的政策固然是建造啟德體育園,雖然落成日期一推再推,但預計最遲今年年底便會批出合同,造價可高達319億。去年施政報告的「康樂及體育設施五年計劃」,也共斥資200億,涉及26個工程項目。除了基建項目外,政府也於年初的財政預算案宣佈向精英運動員發展基金再注資50億元,前後共60億。今年財政預算案宣佈推行的「體育盛事配對資助計劃」亦花費五億元,去年宣佈的「隊際運動五年發展計劃」也共耗資1.3億。2015年起的足總「五年策略計劃」,足總每年獲最高 2,500萬元撥款推動,計劃總值亦可高逾一億。單是以上的計劃,便斥資近600億,尚未計算「香港殘疾人士體育發展」計劃、公共康體服務的全新智能系統、改善香港體育學院的配套開支、剛宣佈的「首階段優化體育資助計劃」,以及工程超支。

政府的施政報告固然獲得屬建制派的體育領袖叫好,港協副會長貝鈞奇指「體育界會因為今次施政報告得益,對備戰東京奧運的運動員來說,港府加強多方面支援,更有很大鼓勵作用」。香港體育學院主席林大輝甚至表示今年的施政報告對於體院來說「實在是一個令人振奮的佳音」。然而坊間就是一貫地冷感,有人會批評報告缺乏新措施,有「炒冷飯」之嫌,也有人關注政府對非精英運動的支援不足,但身邊的朋友對報告更多是沒有意見。

把決心和誠意化為願景

政府投入龐大資源到體育發展,錢多、政策多,卻換來公眾冷待,主要原因是市民感覺不了一個政府和市民共同擁有的政策願景,這個願景是需要人們並同想像,並透過嚴謹的公共政策設計來付諸實行。

現時政府體育政策,主要循著「普及化、精英化、盛事化」三大目標。這三大目標是源自2002年,董建華年代,民政事務總署體育政策檢討小組發表的《生命在於運動》檢討報告書,距今十六年。啟德體育園和體育盛事配對資助計劃是希望為香港走向盛事化打下基礎;康樂及體育設施五年計劃則是為了提供更多公眾體育場地;精英運動員發展基金和「首階段優化體育資助計劃」則是協助香港體育發展精英化。

香港體育「普及化、精英化、盛事化」是一個宏大的目標,然而我的心裡就有一連串疑問,首先是技術性的疑問,經過十多年後,這三大政策目標是否要再重新定義?如何作政策評估,包括有否量化指標,如市民參與率、盛事經濟效益?若果政府和公眾連現況基線都掌握不了,就很難作出成效估算,比較各個政策方案,但近年政策其實動輒以上億元計算。

更重要是,當政府強調體育普及化時,整個體育政策制訂過程也需要更普及化,有更大的公眾參與,這才能構建一個共同願景。上述三大目標還切合現時港人對體育發展的想像和期望?有沒有其他政策價值需要被考慮?例如,香港市民可能會考慮整個體育政策是否公平,管理是否良好和具透明度,運動員的退休生活有否得到保障;香港的體育又是可否潮向本土化,以及兼及更多創新項目。

我希望以愛爾蘭的例子作結。愛爾蘭的例子非常有趣,人口僅400多萬,比香港少約三百萬,他們卻在2016年的奧運和殘奧共錄得十三面獎牌,2013-2016年間,在歐洲及世界大賽奪獎牌255面,去年體育經濟佔全國國家生產總值1.4%,43%成人經常進行體育活動,而且愛爾蘭發展出強烈本土色彩的蓋爾式運動。在今年七月,愛爾蘭推出了國家體育政策2018-2027》(National Sports Policy 2018-2027)。這是一份非常詳盡政策分析報告,長達108頁,經過大量諮詢和研究工作,有完整的政策目標及分析指標。愛爾蘭政府計劃把每年投放體育開支由1.1億歐元,提升到2.2億歐元一年,折合大概19億港元。然而,在2015/16年度,香港政府花在體育政策的開支便約41.8億元,相信現時數目只會更龐大。

我看到最感動的,是整份報告的政策願景一欄 (p.18):「人民會受到啟發,他們的生活會變得豐盛,他們會尋求樂趣,他們生活質素會得到提升,全因他們積極參與體育,以及我們國家運動員在海內外取得成功」。 (People will be inspired, their lives enriched, their enjoyment enhanced, and their quality of life improved as a result of their own active or social participation in sport, and as a result of success by our top sports people in competition)。 「人民(People)」是整個政策願景的主體Subject,以民為本,這就是愛爾蘭體育政策賴以成功的原因。

作者為新媒體outside.hk成員

文章刊於2018年10月29日信報專欄。本欄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及文化政策狀況,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