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愛瞞日報

出紙一大張,瞞遍全澳市民。 網誌

國際

【愛瞞報道】清潔保安最低工資3年加2蚊都未有共識 蘇嘉豪:政府知唔知醜?

【愛瞞報道】清潔保安最低工資3年加2蚊都未有共識  蘇嘉豪:政府知唔知醜?
廣告

廣告

昨日(29日),立法會召開口頭質詢會議,就早前政府在社協大會上建議最低工資時薪由30元調升至32元、日薪256元、月薪6656元,是最低工資法律3年來首次建議調升。多名議員批評,政府未有按照法律規定每年檢討最低工資的水平,又質疑政府當社協是「擋箭牌」,無立場、無時間表導致一拖再拖。

議員蘇嘉豪指,澳門是兩岸四地中最有錢,但實施最低工資就「最遲、最甩漏、最少」,政府在2007年以「先行先試」方式為從事清潔及保安工作的僱員訂定最低工資,到現在已有11年,而「一行業兩工種」最低工資亦已實行有3年,但仍有超過1萬名僱員無法享受最低工資,認為本澳的最低工資調整太慢。他又舉出香港、台灣等例子,指出澳門的最低工資與人均收入的比例是鄰近地區中最低,甚至孟加拉、墨西哥等地的比例都比澳門高,「澳門究竟知唔知醜?」他表示,政府應站在最基本維持員工生計的立場,而不是拿社協做「擋箭牌」,並應改革社協,使其開放並將討論的內容「和盤托出」。

議員吳國昌表示,政府曾承諾全面推行最低工資,而在現時經濟不錯的條件下,政府應可立即做出決定。他建議,政府可設立一個緩衝機制,調動原有的低薪補貼的資源,讓本地企業逐步調升他們的負擔,來適應最低工資的環境,亦讓真正能適應、有實力的外地企業進入本地市場。

議員區錦新批評,政府常以社協為「擋箭牌」,而勞資雙方往往難有共識。但政府為何沒有按法律規定在2017年檢討最低工資,而到了今年10月才將最低工資的調整交給社協討論?他認為政府須作出交代,不可只「賴社協」。

勞工局局長黃志雄表示,全面推行最低工資仍是2018至2019年度的立法項目,早前亦在社協內向勞資雙方介紹有關法案,當局正收集意見,將盡快進入立法程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