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全球化監察 Globalization Monitor

「全球化監察」是一家非牟利機構,我們的使命是監察資本全球化對工人和環境的負面影響。 網誌

國際

面臨「全城無水」危機 南非首都暫時成功延緩

面臨「全城無水」危機 南非首都暫時成功延緩
廣告

廣告

開普敦居民在當地的高山泉水(Highlands Spring)據點取水。圖片:Jacqueline Flynn。南非,2018。

肩膀上掛著十幾個空盪盪的塑膠水瓶,Rukayah Salie匆匆地穿過一條繁忙的街道,加入一群口渴的開普敦人的隊伍,等待著從路邊的水龍頭處取一些免費的、乾淨的食用水。這是南非開普敦(Cape Town)附近的城鎮Muizenberg。

「這邊的水味道最好,」她說。「而且比開車到另一個山泉點更快,特別是在齋戒期間。我只用這邊的水來煮食和飲用。」

Salie在過去的6個月,一直都是每週來這個山泉點一次——自從開普敦因面對一個世紀以來的最大乾旱而實施制水以來。

今天,開普敦在水資源保護方面取得了令世人矚目的進步——當中像Salie這樣的居民可說是功不可沒。他們改變了日常用水習慣,通過取山泉水,或者使用洗手消毒液來代替肥皂和水——小小的改變帶來巨大的效果。

早在2018年1月,開普敦的水危機成為了世界頭條,該城市意識到它可能要面對「零水日」——城市的水龍頭將被逼關上,居民將不得不前往預設的水分配據點來領取每日用水量。隨著政府逐步發布應對細節,驚呆了的開普敦人開始意識到他們過去十年一直漠視的水威脅原來是真實的:經過連續3年的降雨量嚴重不足後,他們快要沒水可喝可用了!

2018年1月1 日,該市宣布了正式的用水限制:全省每天用水量限於4.5億公升;採取6級制水措施,每戶每天的家庭用水量限於50公升。六個多月後,開普敦市發布招標建設3坐緊急海水淡化廠,並減少農業用水量60%。該市籌集資金用來研究節水和採水的技術,以及研究水源多樣化的可能性——旨在降低對該市日益減少的水庫水作為主要水源的依賴。

在探討該危機根源的過程中,出現了一場陰暗骯髒的指責遊戲;當局政府被指責未能預測情況,而受到重大的政治影響。開普敦的主要官員,本來應該就未來的乾旱氣候做出規劃,但當危機比大家預期的來得早的時候,他們被殺得措手不及。他們突然不得不趕緊想出一個更有迫切需要的解決方案。

雖然非洲南部的形勢極其嚴峻,但是,開普敦並不是唯一面對水危機的城市。2018年2月1日,英國廣播公司新聞(BBC News)就報導了一項研究表明,到2040年,全世界將有11個主要城市會耗盡飲用水;倫敦、東京和邁阿密是這些全球熱門地區中的其中3個。事實是,現在全球就有三分之二的人口每年至少一個月是生活在乾旱天氣中。洛杉磯也正面臨著該區歷史上最嚴重的乾旱之一。乾旱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

「這不是一個別人的問題,因為這正在成為每個人的問題,」為ABC和CNN報導水危機問題的南非電影製片人Chris Kets指出。

但這場危機也帶來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好處:像Salie這些居民,他們並不僅僅是因為制水或者全球水威脅而跑去取山泉水。一場用水習慣運動已經席捲了該區,使當地人永遠地改變了他們對水的看法。許多人會承認,他們要等到頻臨失去水源的時候才改變了他們的觀點。在每個街角、每個公共浴室、每個店面,都出現了「擊敗零水日」的海報,不斷地提醒著大家這危機的嚴重性。

「有時候,要考慮到人們的情感,」開普敦市的水與環境衛生部的Johannes Prins先生表示。「這不只是關於提供資訊給大家;是要幫助大家來理解這些資訊,以及幫助他們來明白他們需要改變的原因。」

居民在Springs Way不受管制的臨時水源處取水。

許多居民都認真地對待這危機,他們努力地去通過不同渠道去取水,例如天然山泉水或收集雨水。但也有一些居民,包括了當地的一位水權社運家、作家和博主Helen Moffett(海倫·莫菲特),長期以來一直倡導明智用水的生活方式。

「我是在Karoo長大的。在那裡,我們從來沒有可依賴的水源。我一直都很重視節約用水和重新用水。在公佈零水日之前,我的朋友經常取笑我;但現在,他們則紛紛向我求助。」Moffett說道。

屬於中產階級的Moffett位於Noordhoek(諾德霍克)的房子幾乎完全不需要政府的供水服務。他們珍惜每一滴水。走進她家,可以看到房子的每個角落都放著水桶。她不用標準的淋浴設施,而是利用噴殺蟲劑的泵來製造一個強力的噴灑器,大大減少了清洗所需的水量。她甚至每次離家的時候都會隨身帶上一個裝有5公升水的水壺,這樣她就不會留下她稱之為「水足跡」的痕跡——相當於現在常見的「碳足跡」的概念。

她說:「我會把它帶去朋友家裡用來冲廁所。如果我去餐廳,而他們已經有重複用水的話,那我就會把水壺放在旁邊,讓其他人拿回家用。」

另一位奉行明智用水的開普敦人是名廚和有機城市農業提倡者Justin Bonello,他一直在宣傳市民可持續用水的責任。Bonello的房子除了用來做個人用途外,同時也用於發展其烹飪和可持續性城市生活的事業。他重新設計了他的房子,令一滴水也不會被浪費掉。

「我在設計房子的時候,嘗試模仿森林的地面,以減少水被沖掉、流失掉;我從沒發生過沒水用的情況,即使是在乾旱季節。」在旱情期間,他的雨水箱也能一直保持在水量充足的狀態;他表示這足以證明,即使是有旱情發生,他的節水技術還是可以維持食物和水的供應的。

Moffett和Bonello他們會上電視和電台節目去做宣傳,提醒人們該次危機的嚴重性,並分享他們日常的生活方式和習慣,鼓勵人們在生活中做出小小的改變——他們並視這些倡議活動為自己的事業。Moffett的著作,《101種明智用水的方法(101 Water Wise Ways)》,裡面就有很多例子,告訴大家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做出一些簡單的改變。

Moffett認為,提供獎勵措施可以大大提高行為改變的機會。她通過向大家展示簡單的變化如何對他們的用水產生可觀的影響,讓人們感覺他們已取得很大的成功;這使Moffett成為了當地的名人。

儘管開普敦在過去幾年面對各種起伏,但這次的水危機的最大教訓可能是人們迫切需要認真對待明智用水運動。沒有人可以逃得掉旱災。但是,如果開普敦向我們展示了些什麼東西的話,可能就是:小小的改變實際上可以帶來很大的效果。我們面對的真正的挑戰並不在日常生活的改變,而是讓人們認真聆聽來做出改變。

正如Helen Moffett在她的博客上寫道的那樣:「事實是,我們許多人都已經意識到這真的是新的常態——我們永遠不會再假設,我們要用水的時候,水就會從水龍頭裡隨時流出來。我在每個地方都看到了小小的改變。」

來源:Global Health NOW
筆者:JACQUELINE FLYNN

英文原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