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一地兩檢 無需理會常委會的《決定》

一地兩檢 無需理會常委會的《決定》
廣告

廣告

高鐵通車已超過一個月,涉及一地兩檢法律爭議的司法覆核,10月30日開審31日審結,法官周家明聆聽陳詞後押後判決。

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陳詞時重申,人大常委會於2017年12月就一地兩檢法律問題頒布的《決定》,即使非根據《基本法》第158條作出的釋法,對本案都有高度參考價值(highly persuasive),法庭不應無視。

《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訂明:「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基本法規定。」《憲法》第五十七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它的常設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叫做國家權力機關,即人民代表大會。國家權力機關是機構的性質,人民代表大會是機構的名稱。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是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最高機關,最高國家權力機是全國人大的法律地位,而不是機關的名稱。

全國人大與其常委會是兩個性質不同的機關,常委會是全國人大常務工作的常設機關,是附屬機構。常委會不是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並無國家權力機關的含金量,常委會是全國人大的常設機關,不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常設機關,常委會並無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法律地位。

「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由全國人大以基本法規定」。根據《中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全國人大常委會無權就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實施一地兩檢作出任何決定,其《決定》對香港司法行政立法都無約束力,法庭在審理和判決司法覆核時,無需理會常委會的《決定》。

代表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資深大律師莫樹聯陳詞,指稱《基本法》第18條並無禁止香港立法會在對香港有利情況下,主動將內地法律引入香港。莫樹聯的陳詞一定笑死同行。

《基本法》第十八條第二款訂明:「 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

第十八條第三款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徵詢其所屬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可對列於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基本法》第十八條只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可對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作出增減,並規定不得加入屬於香港自治事務範圍內的法律。指稱第十八條並無禁止立法會主動將內地法律引入香港,莫樹聯是個九流大律師。

余若海大律師陳詞時指稱,終審法院在梁頌恆及游蕙禎宣誓一案中已裁定,《基本法》屬於中國法律一部分,法庭不能將《基本法》抽離《憲法》的脈絡去看,而是必須將《基本法》視為源自國家《憲法》下的法律文件理解,申請人一方不能以純粹普通法律師的眼光去理解《基本法》。

香港是普通法適用地區,法律體系由成文法和判例法兩大部分組成。《基本法》高於成文法,成文法則高於判例法(法官的法),「法官的法」不能抵觸成文法。但香港司法實際的操作,法院是將判例法凌駕於成文法凌駕於《基本法》,而香港法律界(司法界、律師界、法學界)普遍都是以案例解讀法律,其結果就是講多錯多成為「法律磚家」。

余若海指稱終審法院在梁頌恆及游蕙禎宣誓一案中已裁定,《基本法》屬於中國法律一部分。《基本法》是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當然屬於中國法律一部分,根本不需終審法院裁定,香港法院亦無權裁定《基本法》的性質。余若海的表述,係擺首席法官馬道立上枱借刀殺人。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基本法》第十八條規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為本法以及本法第八條規定的香港原有法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第十八條訂明,中國憲法不是直接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

《基本法》第八十四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依照本法第十八條所規定的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審判案件。」香港法院並無憲法解釋權亦不能夠以憲法審判案件。

「法庭不能將《基本法》抽離《憲法》的脈絡去看,而是必須將《基本法》視為源自國家《憲法》下的法律文件理解。」香港法庭應參照國家《憲法》按照常委會的《決定》審判案件,這就是余若海大律師要表達的立場。

余若海的說法,是中國憲法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另類表述,迫令香港司法確認是這場官司的主旋律。為咗兩個錢埋沒良知,余若海大律師「正不該」,仆完又仆仆完又仆。

《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訂明:「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基本法規定。」憲法是以法律的形式規定國家的制度,「特區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另以基本法規定」,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已經清晰標示,《基本法》不是按照憲法的規範立法,《基本法》的法源不是來自國家憲法。

1990年4月4日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按照香港的具體情況制定的,是符合憲法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後實行的制度、政策和法律,以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為依據。」

「《基本法》是根據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按照香港的具體情況制定。」香港回歸成為特別行政區的具體情況就是《中英聯合聲明》,《聯合聲明》是香港《基本法》立法最主要的法源,憲法第三十一條只是《基本法》效力的依據。

中國是單一制國家,只能有一部憲法。根據憲法第三十一條,香港只實行《基本法》不直接實行中國憲法,如果《基本法》是國家《憲法》下的法律,香港特別行政區就不受國家憲法的規範,這根本就是一個笑話,余若海大律師「正不該」。

「一國國家實行兩種制度」,《基本法》就是中國憲法的組成部分,是憲法只在特別行政區實施的特別法。香港實行《基本法》,就是中國憲法在特別行政區實施的表現形式。《基本法》不是國家《憲法》下的法律,《基本法》與國家《憲法》是同位法,《基本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具有最高法律地位

《基本法》第十四條第四款規定:「駐軍人員除須遵守全國性的法律外,還須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

香港享有的司法權覆蓋整個特別行政區,解放軍係老大,都要受香港法律管轄。邊檢公安只是老二,《一地兩檢條例》訂明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地口岸區」的內地執法人員不受香港法律管轄,單憑此一點,法庭已可裁定《條例》違憲。

代表申請人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點解唔向法庭闡述所有的法律理據?又係揼波鐘?

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押後判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