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梁志祥議員與擦鞋仔專業精神

梁志祥議員與擦鞋仔專業精神
廣告

廣告

喜歡看電影而不讀書的梁志祥,在2012年參選立法會直選,得票33777,得到選民授權當上議員後,自信心大增,在2014年批評其他立法會議員「沒有常識」,因為他們認為雨傘不是武器,梁先生在立法會議廳上說:「如果大家睇過黃飛鴻既劇集,就會知道黃飛鴻用一把遮,作為一種武器,同奸人堅格鬥。」這言論一出,全城恥笑,不過,他大概毫不在意,因為兩年之後,2016年新界西立法會直選,民建聯名單得了50190票,他連任了。也許是得票多了,所以自信心暴增,於是他就連老師要如何教學生都要指指點點了,他認為,通識科著重培養學生批判思維是錯誤的,因為:「批判就係批判政府,任何人都批判得,所以(大學生)咪去圍校長」

梁先生是新界社團聯會會長,自1994開始從政,由區議會到立法會,當了20多年議員,眼光見識不見得有絲毫長進,羞恥之心卻已喪失殆盡,或許,某些行為是某些人在某些團體中生存的必要手段。就像金庸筆下的星宿弟子:話說慕容復的家臣包不同,對星宿派的門徒說,其門派有三大神功,分別是馬屁功、法螺功和厚顏功,譏刺他們只會厚顏無恥地拍其師父(丁春秋)馬屁和吹牛,豈料一眾星宿門徒卻毫不介懷,還指點包不同說:「不過這馬屁、法螺、厚顏、三門神功,那也是很難修習的,尋常人於世俗之見沾染甚深,總覺得有些事是好的,有些事是壞的。只要心中存了這種無聊的善惡之念、是非之分,要修習厚顏功便事倍功半,往往在要緊關頭,功虧一簣。」(見天龍八部,第三十一回)

梁先生既然熱愛黃飛鴻電影,也必愛武俠小說,他從電影中學會歷史,當然也會在小說中學會三大神功。不過,我想,香港的老師和我都一樣,沾染世俗之見太深,有太多無聊的是非觀念,要學梁先生是學不來的,幫助明辨是非的批判思維倒是學會了一點。

不過話說回來,梁先生的三大神功卻也練得不到家。雖知道拿雨傘的黃飛鴻是「忠」的,奸人堅是「奸」的,提出黃飛鴻拿雨傘鬥奸人堅,那豈不是教人聯想到拿雨傘的「暴民」是「忠」的、跟他們鬥的警察是「奸」的?梁先生又說:「將來學生變咗咩人,咪係紅衛兵!」暗示「紅衛兵」是暴民,卻不知道紅衛兵其實是新中國偉大領袖一手栽培出來、堅決擁護毛主席、打倒一齊牛鬼蛇神的革命先鋒,而且,習大大已經表示,文化大革命不是浩劫,而是一個「艱辛探索」的過程,他老人家正要替文革「重新詮釋」哩!到底紅衛兵是革命先鋒還是暴民?梁先生未摸清楚主子的心意,就亂發表意見,這正正顯示其馬屁功的造詣還差很遠。要知道,在星宿派內,落後於形勢,會惹來大禍,亂拍馬屁,是會搞出人命的!

最後奉勸梁先生,要做擦鞋仔、馬屁精,都要有敬業精神,不能得過且過,借用星爺的話:「精神啲!臨時演員都係演員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