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超英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 網誌

政經

危言聳聽?是苦口良藥!

危言聳聽?是苦口良藥!
廣告

廣告

威尼斯水淹

我曾指出興建人工島沒有需要、花費極大和在氣候變化的背景下為香港增添本來沒有的巨大風險(註1),對於後者,我又根據聯合國及美國海洋及大氣局的材料,推算設計人工島填海和海堤高度時需要預防的海水上升,以及防禦風暴潮和颱風海浪的額外高度,給當局參考(註2),過程中我指出團結香港基金的工程顧問搞錯颱風襲港的海浪概念,以致聲稱的最高海浪高度遠低於政府觀測紀錄(註3、4),不過我的主要關注點是跨世紀尺度的海水上升。

不知何故,以科學為基礎的討論沒有得到客觀的對待,有人把我沒說過的話塞入我口,「指林有關『東大嶼都會』將步杜拜人工島後塵慢慢下沉的言論是危言聳聽」(註5),事實是我從來沒提過杜拜人工島!

今天又有人指我「危言聳聽」(註6),起因是我在社交傳媒藉前幾天威尼斯海水淹浸新聞(註7),提醒大家人工島將要面對的同樣問題,可惜「危言聳聽」論者沒有提出任何數據或論據,只是單純相信人工島肯定不會水淹。

10月30日我的文章(註2)推論人工島填海和海堤高度必須達到海拔12.7米,遠超目前香港既有沿岸居民點的高度,如果填海建人工島忽視氣候變化引起的海水上升,只參照目前標準,則將來在人工島上出現威尼斯一樣的海水淹浸是科學上可預期的事。

沒有數據製造恐慌才稱得上是「危言聳聽」,根據科學向大家提出警告是苦口良藥,形容為「危言聳聽」是不恰當的。

特朗普拒絕承認氣候變化是為了維護某些人的既得利益,拒絕接受人工島將要面對無可避免的海水上升又是為了甚麼?也許有如朋友告訴我,假裝睡着的人是喚不醒的。

參考:

註1 《草雲居》,2018年8月29日:宏觀看人工島 – 只輸不贏的世紀大賭博
註2 《草雲居》,2018年10月30日:要防海水會升多高 – 香港和人工島的世紀考慮
註3 《草雲居》,2018年10月13日:東大嶼人工島有多大浪?
註4 《草雲居》,2018年10月15日:海浪不懂轉彎?顧問搞錯了!
註5 香港01,2018年10月26日:胡應湘倡港珠澳橋港的士直達珠海 斥林超英危言聽
註6 大公報,2018年11月2日:填海變「東方威尼斯」?危言聳聽!
註7 FB “林超英 Lam Chiu Ying”,2018年11月1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