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香港需不需要智慧監獄呢?

香港需不需要智慧監獄呢?
廣告

廣告

今年特首施政報告,提出了一項較為新鮮的是「智慧監獄」,相信就算我算是資深懲教人員都找不出問題去批評,因為我不懂這樣高深的新思維。雖然話新思維和新做作,但也離不外管犯的範疇。因此,看在我們這些老手中看到,又係一個「多X餘」的改善,因為,今天懲教署需要的是職員和囚犯生活和環境上的改善,並不是想少些人自殺就成功懲教,因為,我所知這個新項目是對於犯人行為的管理,這個真的那麼重要嗎?

我並不是很舊的職員,我是七十年代才進入監獄工作,很多事情總算是上了軌道,但也和真正的社會設備相差很遠,主要就是資源和社會認同,這個是我從四十年前看到今天,改變是有,但改善就不太大。若果是社會人士,他們是不會了解,因為,懲教署是一個非常之封閉和思維落後的部門,今天大家在電視或者網上看到的是事實,但並非是真正的一面,又或者是佔有不到十個巴仙真正監獄工作。

從1982年,香港的監獄署改為懲教署,在很多方面都似是有所改變,但真正是改變不來,這個又是因為資源限制,最簡單的就是,今天2000年代,還要踎班數人和集合,這個和我四十年前入職時有何分別,若果不是學聯的周永康說出來,我真的不相信,今天還會有這樣的做法,事實上,從1983年左右,時任署長的簡能先生好清楚的指示,盡量不要犯人踎班。這個就是我說的,沒有足夠資源,你能改變得到什麼呢?若果當時有足夠地方讓犯人集合,每人都安排坐在椅上,就不會有周永康的投訴。

當然,犯人自殺是一個重要的議題,難道懲教署就將犯人自殺數字納入為部門的成功率,大家可能不知道,懲教署有一個指標,就是犯人重犯數字,當年入職時已經聽到,除了勞役中心即是今天的勞教中心,重犯率是較低之外,其餘都可能是人為數字,因為,每年署長向政府是要報告這個數字,懲教的成功率。因為這個議題離我們前線人員是很遠,主要我們真正的還是監獄工作,犯人的衣,食,住,行(工作和起居),他出來會不會再重犯,和真正的監獄程序沒有關係,你可以叫劉夢熊講下。

我不是潑冷水,而我是希望政府和懲教署真正坐底傾下,部門真正要改善的是什麼,四十年不變的情況,彼彼皆是。每年政府撥款給無論是高中低級職員出外交流考察,有沒有真正去學到東西回來的嗎?每次的交流,考察報告,一本書咁厚,明明那個地方有東西可以學習,改善,總是不敢向政府提出,最簡單就是監獄的通風系統,當然,又不會焗死人,牌頭照舊,也能繼續下去,那來魄力去改善呢?每一個長官都是為飯碗,為前途,就以公務員的態度,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的心態,就這樣維持幾十年。

近幾年,香港還出現了一個小弟之前所未見就是,讀這麼多書的立法會議員,竟然說出,而家是坐監,不是渡假營的說話,我真的希望這些人,找個機會「受下靶」再出來告訴公眾感受,怎樣都不能說成是渡假營,犯人經過法庭審訊再判入監,失去自由就是一種懲罰,得不到基本人所需要的就算是渡假營?我不是完全是指在囚人士,其中職員的待遇也需要真正面對去改善。

當然我所講都會是廢話,因為今天很多懲教官員,從未當過一晚夜更,飯也沒有派過一碟,從來未面對過一百幾十或更多囚犯的工場和飯堂,讀過兩個錢書就出來做代表,更向高層和政府獻計,這個不單止是高層,就算是中低層也是,一世做油位,從來也沒有挫折,陪官員飲飲食食,更以代表身份,和大陸官員溝通,真正伙記死活,關人隱士,這個我真的看不出有何改善。

我不知道「智慧監獄」所費多少,但是,一個現代城市對於用電閘都未完全改善過來,只花錢在給社會眼球,這個真的替現職的同事悲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