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煙士打淫

麥浚龍的歌,崑南寫散文,黃子華棟篤笑: 情色文化無處不在,最緊要係,佢在你腦海。 網誌

國際

美化中共,誤判自由,無視人權的中學生謬誤

美化中共,誤判自由,無視人權的中學生謬誤
廣告

廣告

今日,南華早報op-ed young voices裡面,香港李寶椿聯合世界書院一個學生發表自己對於freedom與quality of life的想法。還年輕,有自己的思考是好事,卻不能有太多漏洞。

首先,同學說Mass shootings in America far exceed those in China and Shingapore,並以此推論強勢政府可以有更好的生活質素,相對之下自由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但實際上,美國槍械管制寬鬆,根據Pew Research Centre在2017年的統計,四成的美國人表示他們擁有槍,或家中有槍械。美國槍械管制寬鬆得離譜,相比中國、新加坡,固然有較大可能性發生槍殺慘案。

同學如果真的要比較國家,也可以用英國、法國等重視自由的國家的槍殺案作比較,相信這些國家與中國、新加坡之間的差距不大。另外,罪案率高低只是其中一個反映生活質素的範疇,同學應該再比較環境、經濟、政治、文化等等。再者,罪案率高低受一籃子因素影響,包括執法機關、法律審裁制度、學校教育等,不能將「中國大規模槍殺案數目比美國低」歸功於中共政府,大規模槍殺案多寡與政府管制能力之間無直接關係。

同學又指through my first-hand experience with the country(China), I learned that things may not be so black-and-white. 這說法是對中國過於客氣。不如我也講一下my first-hand experience with the country? 香港人在地緣政治上,與中國異常密切,1989年5月21日一百萬香港人上街遊行,支援北京絕食的學生。我們也是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卻見證著六四事件,成為我們永存的夢魘。這就是my first-hand experience.

最後,同學犯了一個嚴重錯誤。文章標題比較freedom與quality of life,同學一直指中國是沒有那麼自由的社會,這是美化了事實。中國是沒有人權的社會。就在今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召開會議,英、德、法、美、瑞士等均問及新疆、西藏再教育營、維權律師及銅鑼灣書店等問題。香港及中國的人權情況令人擔憂,同學認為沒有自由事小,但一定會覺得喪失人權事大。Freedom與rights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中國流亡作家馬建原定今個星期六在大館舉行講座,但大館今日指會取消講座,並聲稱大館「不是促進政治利益的平台」。言論自由是自由的一種,卻也是人權的一種。今時今日,China is governed by violence and lies, 這都是缺少了人權的弊病。

自由與生活質素不一定處於對立面,不是說中國犯罪率較低(如同學所言),就一定要收緊自由;也不是說美國主張自由,就必然出現槍射慘案。我明白同學的思考,側重點放於槍械自由方面,但切忌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對於土生土長香港人而言,稱讚中共是一件頗難接受的事。的確,筆者對中共是帶有偏見、是特別針對它,但在我心目中,它就是一個殘暴不仁的政府。

相許那位學生是聰明的孩子,不會怪筆者不客氣,「因為直接單純的一個思想,從來不會深的。只有對一個思想再加思想,才能使思想深。」希望我的思考是一面鏡子,與同學的視野互補不足,再加上千千萬萬讀者的鏡子,折射出一個近乎整全的觀賞角度,讓我們更有深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