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一地兩檢與消失的檔案(之二)

一地兩檢與消失的檔案(之二)
廣告

廣告

一地兩檢條例》司法覆核,代表申請方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陳詞時指稱,若人大可隨時隨意釋法,法庭判決便會失去確定性和一致性,威脅香港法治。「常委會擁有全面而不受限制的解釋權,但應自我約束,否則會衝擊香港司法獨立,」此論述一直是法律界回應常委會釋法的主旋律,其本質是維護司法錯誤。

「一個國家實行兩種制度」,香港的法律制度是普通法制度,法律只有司法解釋具約束力。根據《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同《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立法機關常委會主動釋法其實對香港特別行政區並無約束力。李柱銘被西方傳媒封為「香港民主之父」,但從未引導社會對焦抗爭, 李柱銘犯有不作為之罪。

1999年6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應國務院提請,對《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條款和第二十四條(三)款作出解釋,推翻香港終審法院在《吳嘉玲案》的解釋。釋法決議表明,是根據《中國憲法》第六十七條第 ( 四 ) 項和《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的規定。 如果《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解釋權屬於常委會」的規定,是賦予常委會全面而不受限制的解釋權,常委會就不需引用《中國憲法》第六十七條的權力。

《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訂明「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常委會」,條文所表達的意涵,不是解釋法律的權力而是制度申明。《中國憲法》第六十七條第四項賦予常委會的權力是「解釋法律」。

常委會是依據《基本法》解釋權屬於常委會的制度性規定,引用《憲法》第六十七條第四項解釋法律的權力,對《基本法》的有關條文作出解釋,全國人大常委會從未將《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當作解釋法律的權力。

香港實行的制度政策和法律以基本法為依據,常委會引用《憲法》第六十七條第四項的權力解釋《基本法》,根本對香港無約束力。因此,99年的釋法決議規定:「本解釋公布之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基本法》有關條款時,應以本解釋為準。」常委會的決議,是約束香港各級法院。

常委會以決議方式規定其解釋對香港法院具約束力,而不是《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約束香港法院。決議違反《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違反《基本法》違反「一國兩制。常委會主動釋法,是國內的一制,唔係威脅香港法治咁簡單。

李國能在《劉港榕案》判詞第62段指稱:「常務委員會有權根據第158(1)條作出該項解釋,而該項解釋對香港特區法院具約束力。」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李國能的演繹,是根據釋法的決議穿鑿附會閉門造車。 為配合阿爺顛覆「一國兩制」,指鹿為馬粗製濫造,李國能十惡不赦是個連狗都不如的低端法官。

邪惡的司法,無能的立法,行政就永遠污糟邋遢,香港仲可以點樣? 天不容問!

大律師李柱銘《一地兩檢條例》司法覆核陳詞
終審法院《吳嘉玲案》判案書全文
終審法院《劉港榕案》判案書全文

※溫馨提示※
香港低端法官名冊(暫定)
已知顛覆《基本法》或濫權枉法或審判不公的低端法官:李國能、陳兆愷、黎守律、馬天敏、烈顯倫、沈澄、梅師賢、胡國興、夏正民、馬道立、李義、霍兆剛、張舉能、楊振權、林文瀚、潘兆初、區慶祥、姚勳智、周家明、沈小民、彭寶琴、張天雁、朱仲強、王詩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