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仙道彬

《蘋果》體育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 網誌

政經

寫在選舉之前: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寫在選舉之前: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廣告

廣告

有識之士大概不用等到今時今日,已可斷定香港將會一路往下沉淪。

回想四年之前,是香港史上最大也最關鍵的一場show hand,可惜實力相差太遠,內鬥經驗也差太遠,縱使港人近傾巢而出,最後還是在中共的硬功下全盤失敗;當日香港曾有一絲勝機,但靜坐、絕食、遊行等和理非非抗爭根本無用,罷工罷課又畏首縮尾,部份勇士想發動包圍及佔領,不是被拉後腿,就是被打為「鬼」,最後不戰而敗,傾數十萬人之力而毫無成果。

四年後,表面上係多了有志之士站出來,其實反抗勢力已大不如前。Show hand已到終局,由於港人早早亮出底牌,一強調反對暴力,綁起雙手,已是必敗之局;從來談判,大忌是先示人以弱,講還講,做還做,這道理不難懂。雨革後一兩年,中共還要維持香港的基本門面,勉強以近乎合法的手段去打擊港人,土共的嘴臉沒有那麼難看,但近年已放下面子,無所不用。DQ議員、DQ候選人、DQ記者、甚至DQ港人,而當一班議員還停留在議會叫叫口號,大呼(此句有點不準,因為部份有氣無力)要林鄭道歉,實在心死。

四年過去,成敗不用再談。幾年間,本土派的空間已死,不是被打滅,就是被迫與舊的民主派融合,甚至變成「樁腳」。現時最大問題,係中共早已不怕所謂的外國監察,抓下了面,連基本遊戲規則都不理。

當你還在一票一票揼石仔,敵人係一種種一戶,一拉拉一院(老人院);當你忍胯下之辱爬入去,敵人係任意DQ,甚至連爬都唔俾。當你還想如一敵百扭過敵人攻門,其實龍門都一早冇埋,你仲諗住可以入波慶祝?

我不信全部出選的都是貪圖月薪,但傳統中國士大夫的思想,總是認為在官府系統更有力改變制度,就算那是腐敗不堪,指鹿為馬也好,根深蒂固窒礙思想,世間豈有反對派致力追求當權者的官位?至於部份民主中人的嘴面更可恥,對新生的本土派迎頭痛擊,對新世代見死不救,切割為常事,說穿了就是自大自我自私。

切割派有兩種,一種是希望拖到最後,因為不少已近收山,香港死活再不關我事;另一種是岸涯自高,以為只有我才代表民主,別人都是「假民主」。這種武俠小說中的名門正派嘴臉,讀過《笑傲江湖》的心中有數,可惜不要說任我行和左冷禪,有些根本只是余滄海之流,與虎謀皮而利用價值過後,下場可想而知。

還有兩個星期左右,西九的補選展開,我也來自此區,感情特別深。可是今日再講選舉重要,無異笑話。所謂關鍵一席和分組點票否決權,經過多年,就如小時候大人用「鴉烏婆來捉你」般恫嚇,人唔笑狗都吠。而且一個議席,讓反對派不斷內訌,不斷分裂,不斷割席,而在議會上又作用不大,戀棧下去,有何意思?

舊的議員親手廢掉武器,拉布不再,些微暴力也可能停賽被逐,基本上劣勢無可扭轉;政府也以行政手段DQ了有能力和手段的本土派,勝負已分。書生作反,三年不成,既反暴力,又貪權位,每次有選舉有補選,大家鬼打鬼,爭崩頭,本來就不用中共出手,建制也穩贏,稍有戰鬥力的不是被收編,就是仍迷戀所謂的選舉遊戲。

這一刻如何去做,我們還在摸索,但首先,是要認輸,明白抗爭失敗,不要再想爭得一席,可以扭轉局面。只有跳出議會,由零開始,方可在死地尋到生機。今日政府的手法,是睇死冇人敢反抗,而事實也是如此,多一席又如何?甚至阻不了任何事發生。中共越是告急,越不怕和你潑婦罵街,當Donald Trump狗急跳牆,連司法部長也迫走,還不是一樣。當權者要亂來,連美國的制度也難制衡,那香港的所謂反對黨妄圖在議會抗戰,不是貪圖名利講大話,就是無腦的白痴。

認輸,上一代民主派全面撤退,承諾永不會出選,由街頭重新開始,那在雨革中心灰意冷的年輕人才會再有戰意,方對得住坐牢的義士,方可在新一代中找到領袖,重新出發。本來香港人就每日被溝淡,拖多幾年,更加難成;但看稍後的補選,你會發現根本係嘥氣。骨子依然係奴才,依然迷戀陛官圖及科舉般的遊戲,依然放不下尊貴的議員身份,比二桃殺三士更低級,是看住主子丟出兩根骨頭就狗咬狗骨,想對抗暴政,只會是笑話。

”We shall go on to the end. We shall fight in France, we shall fight on the seas and oceans, we shall fight with growing confidence and growing strength in the air, we shall defend our island, whatever the cost may be.”

“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 we shall fight on the landing grounds, we shall fight in the fields and in the streets, we shall fight in the hills;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決心,不是守住高床暖枕,守住議員身份,而是戰到街頭的氣魄,方可讓敵人驚懼;重點不是We shall never surrender,而是不惜代價,戰到任何地方也要戰下去。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