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逆流青年.4 】政治紅線封殺本土派 天民台巫啟航:相信未知的可能

【逆流青年.4 】政治紅線封殺本土派 天民台巫啟航:相信未知的可能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雨傘運動催生了不少本土派社區組織,既深耕社區,也參加選舉嘗試走入體制。可是四年後的今天,政治紅線愈劃愈多,本土派的政途愈見渺茫。

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也是當時「傘落社區」的一員。「天民台」成員王百羽曾表態支持港獨,王在2015年參選元朗區議會,2016年與青年新政合組名單參選立法會新界西議席。雖然兩次選舉天民台均鎩羽而歸,但那是本土派聲勢攀上高峰的一段時間——梁天琦參與新界東補選捲起熱潮,青年新政在立法會取得兩席——然後轉眼間人大釋法,梁頌恆和游蕙禎被DQ,一切便開始從高峰滑落。

本土派以至民主運動整體陷入低潮,27歲的天民台社區幹事巫啟航坦言,組織內活躍的成員愈來愈少,多數人寧願埋首生活,不理政治。其實,傘運後的他也曾處於相同狀態,能夠走出陰霾,只因見到同伴努力不懈;今日經歷急速起跌,不少當日的同伴灰心走散,反而是他仍然留守崗位,期望堅持終會帶來改變,「我現在見到係仲有希望,相信一個未知的可能。」

【逆流青年】
序.年青人,有咩野驅使你?
1.社民連陳皓桓:無政府搞嘢,無今日嘅我
2.黃銳熺:歷經老細被DQ 留守社區延續傘運
3.五個選區 建制議員做足110年 屯門五兄弟齊上強攻

走出傘後低潮

雨傘運動爆發時,巫啟航剛開始大學最後一個學年。他全情投入運動,缺了不少課,延遲一個學期才能畢業。運動的結果,叫他難以釋懷,「唔係太接受到無嘢改變到」,甚至受情緒病所困,好一段時間足不出戶。就如現在逐一離場的伙伴,那時的他同樣變得政治冷感,失去了勇氣。

呼喚他擺脫傘後抑鬱的,是看到本土派積極參選區議會,更劍指立法會,「感覺到還有些人與你同行,不如就行返出嚟,做多啲嘢,嘗試多啲改變。」2015年區議會選舉之後,在天水圍成長的他加入天民台,為2016年立法會選舉助選,並在選舉後開始服務宏逸選區。此區的區議員自2008年起由工聯會姚國威出任,上屆在無人挑戰下自動當選。

IMG_6600-2

DQ危機:無得選都會繼續做

巫啟航正職在社福機構工作,工餘要兼顧社區服務,還要完成碩士課程,相當吃力。他說,動力是對社區的認同感,「我們一直講自決,如果你不對自己的地方有歸屬感,不對自己的邨開始有歸屬感,點樣擴展到對成個香港有歸屬感呢?」

訪問當天,他與義工在宏逸廣場搞漂書活動,兩張地墊放滿書本。廣場空間敞大,除了靠在兩旁的長椅,沒有其他多餘設施,有人在跳舞,有人散步,有人放狗。巫啟航說,希望街坊知道自己有權決定這片空地的用途。

不過政府將於旁邊的一幅荒地興建游泳池,同時改建宏逸廣場為「園林休憩處」,現時的自由光景相信將不復再。巫啟航想引起街坊關注,但都沒有甚麼迥響,他認為與公屋居民有較多新移民有關,「他們覺得政府做嘅嘢,要改變就改變㗎啦,我們都無乜say。」

一塊空地的去向都沒法引起討論,莫說大政治議題,「特別係敏感嗰啲,譬如DQ,我哋都未擺過街站。」唯一例外,是去年聖誕收集心意卡送給在囚的政治犯,但街站的位置不在宏逸,而是在中產社區銀座廣場。

「本身新聞已報得好少,街坊主要看的新聞是TVB,他們普遍認為DQ係抵嘅,你唔應該搞事。我又覺得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去解釋咁多,可能要由做最基本嘅嘢開始。」有時會有街坊主動與他討論政治,但普遍意見都是「無乜力量同佢哋鬥㗎喇」、「保留實力最好」。「他們這樣說,是基於見到我們有心,不想我們的心血付諸流水,又想我們服務到街坊,所以所謂的『紅線』,有得唔掂就唔好掂,做返啲服務街坊嘅嘢就算喇。」

落區不講DQ,但明年天民台如果報名參選區議會,也很大可能被DQ。巫啟航的回應是,天民台的工作不只為選舉,核心始終是服務街坊、改善生活,「有得選當然好,無得選我哋都會繼續做。」而議席本身的功用,除了有更多資源,他亦存有疑問,「元朗區咁多個區議員,如果只係得一個我這類意識型態的人入到去,其實改變到的東西非常之少。」

IMG_6625
天秀欖球場

申改劃欖球場用地牽風波

那麼就說說與天水圍街坊生活息息相關的議題——街市。區內街市一直由領展壟斷,本年度施政報告終於宣佈在區內天福路興建公營街市,政府提出兩個方案,一是在道路上空興建,二是封閉兩條行車線闢地興建。

巫啟航指,天福路離天水圍北部較遠,無助解決街坊苦況,於是他提出反建議:改建天秀欖球場。上月他向城規會申請更改天秀欖球場的土地用途,由「休憩用地」及「道路 」改為「綜合發展區」,倡議在該地興建包括街市在內的社區大樓。

事前他除了在街站請街坊就選址投票,未有對外透露計劃,只在朋友協助下草擬申請內容。豈料建議一出,引爆社區矛盾,欖球界斥責他無視區內體育需求,管理該球場的香港欖球總會更發起「保衛行動」,呼籲反對改劃申請。

巫啟航稱,體育界反對聲音熱烈,但不少街坊支持使用欖球場用地興建街市。街站投票的選項有天秀墟、欖球場及女童軍總會活動中心,欖球場得票排名第二。他認為,街市必須接近民居,區內可行的選址只有以上三項,而現時欖球總會只是以短期形式租用球場,建議政府將球場重置到一永久選址。他強調,申請改劃的成功率很低,即使成功也不等如立即清拆球場,他的行動旨在引起討論。

多年來為人詬病的天秀墟,在街站得票最多。巫啟航指沒有否定此選址的可能性,但認為天秀墟地段面積較小,而且亦可彌補領展街市的不足。

城規會將於12月21日開會審議他的申請,巫啟航指並不打算撤回,將與地區欖球隊天水圍飛鷹隊及欖球總會會面商討,希望澄清誤會,共同爭取社區設施。

IMG_6602

幾年來的跌盪,巫啟航笑言對於荒謬的接受能力變高,也可能是麻木了,笑言自己「(意志)削弱的速度冇咁快」,「不停咁氹自己『應該OK嘅』,深耕細作啦,信下呢啲。」他只求盡力爭取微小的改變,例如透過申請改劃欖球場用地,讓街坊知道自己社區可以自己話事。

「唔做唔知,做咗可能有少少唔同。」說罷他問:「係咪好灰呀?」記者卻以為,在無力感當道的當下,仍選擇參與,選擇行動,不做逃兵,已算積極。誰知會否有人因為他的堅持而感動,就如當日他被那些伙伴們打動一般。

記者: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