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生活

《你好,之華》 - 文青憑甚麼

《你好,之華》 - 文青憑甚麼
廣告

廣告

見到岩井俊二闖進大陸,到所謂電影金礦想要掘金,香港人已覺得此礦搵笨柒一早少理,岩井會否太遲太戇居?又唔係,正如劉偉強,岩井有些技倆係中共很想要的。

《你好,之華》(Last Letter)場景似在東北遼寧瀋陽 - 一個工業沒落,鳥不下蛋的地方。刁亦男《白日焰火》也拍過相連的城鎮撫順,就係只可以老老實實表達她的粗糙。唯岩井鏡頭下,卻演繹出充滿荒蕪美遺憾美,樣衰柒爆也可華麗轉身,這就是中共想要的東西。你話曾國祥唔係都識咩?佢都仲係要岩井教他。始終中共的電影圈:有錢的只懂大曬金錢地庸俗,沒錢的就現實道出係窮呀X你個X,就係從來都不懂去包裝。

正是中共需要岩井,所以很多也給他放膽去幹:之華之南這些「支字頭」名字,你試試一年前在大陸人前講一次,包其馬上發癲。既然天安門前也會高掛日本旗,有利當前甚麼國仇家恨也可今日暫且忘記。電影翻炒廿年前更是小事了,何況把讀書人包裝成文青當潮流,源起就係這套《情書》。

對岩井粉絲而言,他根本唔係懶惰,翻炒《情書》實係給機會他反思文青:之華 (周迅) 扮之南寫信給尹川(秦昊),原因係丈夫吃醋打爛她的手機,佢身邊又沒一班八婆姊妹,只好寫信送話發洩:說穿就係你有手機早就在微信朋友圈上貼文,有朋友就在聚在咖啡店裡大喊訴苦,拿紙拿筆寫信係迫不得已才做 - 有些你看是很浪漫,講到底係毫不實際,係等著被淘汰,人卻總喜去懷勉一些快要消逝絶種的東西,根本就係犯賤之物。

更殘酷係尹川之南之間:尹係用文字取悅到之南,但之南最後寧選個嗜酒暴力的壞男人張超(胡歌)。之南女兒睦睦(鄧恩熙)說若尹是她父親就好了,雖流著淚說但聽落似係所謂安慰的幹話。張指尹其實連個作家也不是更是一言道破:文青講到底只係一層包裝,內裡係沉悶沒用,起碼不如一個壞男人有留住女人的技倆。話說頭來,之南根本不好文字,演講辭到遺書也是尹川的手筆,尹看中她也只係外在美貌,他倆內裡並不合襯 - 文青和美女,都係靠包裝做人,揭開內裡驚覺空空如也,就是金玉其外,我們還在外在貼金,到底為著甚麼?

但人始終都膚淺,岩井會問文青憑甚麼,但現在他應酬的這批觀眾似少理去想去答。深圳戲院裡,大班文青裝的少男少女因著岩井之名來響應,但放映時卻都在交頭接耳玩手機,情景等如拿百年紅酒溝雪碧。或許這樣對岩井也好,他肯定可以在這地賺多一筆玩多幾年。

原文刊在此

分享此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