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生活

《我不是藥神》:仗義多屠狗不足以改變現實

《我不是藥神》:仗義多屠狗不足以改變現實
廣告

廣告

我科技遲鈍,安裝了安博科技,一直只懂看全球電視,幾天前誤打誤撞,才弄懂怎樣看電影。不看尤是可,一看原來太多選擇,港、中、台、韓、日、西片合共七千多套,相信還會不斷增加片源,花多眼亂,太多選擇反而有選擇困難症,結果一連三天看了多套想看未看的電影,包括《十年》、《我不是藥神》、《黃金兄弟》、《小偷家族》、《單身男女2》、《撒嬌女人最好命》和《愚行者》。

最好看的是《我不是藥神》,是大陸今年非常賣座的劇情片,票房高達28億元人民幣。原因很簡單,因為取材寫實切身,反映民情,肯定引起廣大觀眾的共鳴。事實上,故事也是改編自2015年發生的一單轟動全國的陸勇案,講述一名售賣印度神油的商人從印度走私代購一隻専治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的特效藥「格列寧」的故事。

主角程勇是個失婚男人,脾氣暴躁,與前妻爭兒子撫養權,連律師也打,在警局則被做差頭的舅仔毒打報復,影片甫開始便毫不忌諱指出所謂「依法治國」和「依法施政」的大陸,名副其實其法不足以自行,只能訴諸暴力,一有衝突,二話不說,便大打出手,拳頭先行。程勇入行,是經一個病患者為自己需要利誘,因為這隻瑞士特效藥由唯利是圖的奸商獨家代理,每樽售價高達四萬元,不少病患者為了治病,弄致家破人亡。程勇從印度買回來的盜製「格列寧」,效能與正藥無異,但只售五千元,自然其門如市,也深受病患者感激,恩同再造父母。有效藥物在大陸奇貨可居,肯定有官商勾結包庇,影片略去不提,當然是現實政治考慮,否則電影一定拍不成,但社會上為求分一杯羮而湧現冒牌假藥奸商,實不難理解。有個所謂科學院士徐某便冒名大賣聲稱德國製「格列寧」,並公開推銷,程勇不忿其賣假藥害人率眾踩場,後來反被脅迫出售印度代理權,因為即使出售有效真藥,由於侵犯人家瑞士獨家代理權,也會被政府拉人封艇,判囚至少十年以上。程勇不想坐牢,被迫出讓生意,解散其五人專營小組。

五人小組來自五湖四海,全是生活坎坷、地位卑微的小人物。介紹財路的自己是個病患者,因妻子生了小孩才燃點繼續活下去的希望;失婚的舞孃女兒是病患者;搶藥救家人的黃毛小子來自貧困的農村;負責英文翻譯的則是有一群白血病人信眾的牧師。他們走在一起,固然為了生活,更重要的是認同平價賣有效藥可以幫助上海數以千計的病患者。

程勇賣了生意轉營製衣,事業有成,但兩年後徐某被通緝走路,病人缺乏相對平價(徐某提價至每樽一萬元)有效藥,不少身故,包括介紹他入行的病患者,打動了程勇,不怕坐牢,決定重操故業,但絕不是為錢(每瓶只售五百元),而是治病救人的義心。三名下屬受感召全部歸隊,其中曾經看不起他貪錢怕死的黃毛小子全身投入義舉,最後不惜犧牲自己孭起刑責,卻不幸車禍身亡。此時印度廠商也被控侵權停產,程勇只能在市場上高價回購,寧願自己補貼也不肯加價賣藥救人。可惜最後還是被捕判囚五年,事件引起社會哄動,程勇獲減刑至三年,也促使政府改革,將貴價特效藥納入醫保計劃。

中國大陸人慾橫流,道德淪亡,全國向錢看,早已是沒有英雄的國度。但普羅百姓沒有文化,生活如禽獸,原始天生的人性反而沒有全然泯滅。仗義每多屠狗輩,敢信是來自千百年傳統的庶民文化,在生死關頭,反而可以豁出去,捨得一身剮,慷慨赴義。八九六四死得最多的不是學生,反而是用血肉之軀阻擋解放軍入城的老百姓。但大多數時候,中國絕大多數受壓迫的庶民都不會起來反抗,反而默默承受一切苦難,逆來順受,就好像片末最震人心弦的一幕:受惠亷價義賣有效藥的病患者列隊㚒道目送程勇的囚車 ,除下口罩致敬,眼泛淚光,臉孔木然,無助、無望復失落,盼望再有藥神,但等待的只有無可避免的死亡到臨。

中國沒有希望,令人心死,因為平民百姓只會期盼救世主出現。香港文化基因相若,其實也是五十步笑百步,所以只能寄望特朗普打垮中共,焦土心態與早已收皮的熱普城偽本土派無異,面對當前的困局同樣束手無策,連一票也不願意去投,只有等死。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