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驪歌初動 惡法將至——中大畢業生就抗議國歌法行動之聲明

驪歌初動 惡法將至——中大畢業生就抗議國歌法行動之聲明
廣告

廣告

致不願妥協的人:

「不利用這個機會抗爭的話,你沒有第二個機會再抗爭。」流亡作者馬建在離港前留下了這句說話。這番對藝術家的寄語,亦是對香港言論自由的警醒。

最近一星期,香港社會一片肅殺,言論自由的寒冬進一步逼近。馬凱因外國記者協會曾邀請香港民族黨演講,被拒絕入境;藝術家巴丟草、馬建分別被大館、The Annex以受政治壓力為由取消展覽及座談。程序中毫無標準,說禁就禁,說復辦就復辦,全因當權者任意定奪。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人治取代制度早見先例:民選議員被無理取消資格、選舉主任因候選人政治立場而取消其參選資格,甚或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無庸置疑,連串事件印證香港曾為之自豪的法治精神、制度公義,在來自北京的政治壓力下都逐漸分崩離析。官僚系統、專業界別,無一不因白色恐怖而自我審查。過去一年,你我都是香港制度崩壞的見證人。

今日國歌法 明日廿三條

鉗制言論與思想自由的魔爪,從四方八面紛至沓來,其中最來勢洶洶莫過於本年初由政府提出、即將在立法會討論的國歌法。我們認為,國歌法就是當權者以愛國之名,利用法律及刑事罪名為手段,藉此對市民作思想審查的惡法。國歌法把「愛國」意識形態強加在市民身上,並且對下一代進行硬性洗腦教育。再加上國歌法草案中條文含糊不清,例如對何謂「侮辱國歌」就有以下定義:「任何人公開及故意篡改國歌歌詞、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即屬犯罪……」,條文詮釋空間之大,變相成為政權任意打壓異議者言論及思想自由的工具。

然而,相較於具體條文,國歌法的政治意涵對言論自由更有遠大威脅。假若國歌法在立法會順利通過,建制派及政府勢必更加肆無忌憚推行其他惡法,同時象徵著香港人對一國一制的政治馴服。政權無視一國兩制,企圖將全國性法律強行僭建到《基本法》附件三,今天的國歌法是第一步,難保明日就訂立辱警罪,再順理成章推行廿三條。如今,建制派已動議在立法會就廿三條立法進行諮詢和討論。不消多久,一國兩制、香港人的言論與思想自由都將蕩然無存。

知行彌篤 捍衛自由

我們一眾畢業生,藉著畢業禮這個象徵進入社會的儀式,表達我們決心捍衛言論和思想自由的呼聲。大學的環境構建了我們對學術、思想和言論自由的想像,有賴這些空間,各種思想才能透過思辨、爭論千錘百煉成知識,孕育一代代學士。知行合一的道理,今天我們將思想化為行動,提醒所有仍然珍視自由的人,要趁一切還未太遲,在當權者拈污可貴的自由之先發聲反抗。

我們深信,因為有自由,我們才能選擇愛國或不愛國,我們才能尊重不同人表現愛國與不愛國的方式。尤其在愛國凌駕一切的今日,社會更應該保障人有不愛國的自由和權利,而非以法律懲治,以人治打壓。

青蔥歲月悄然遠去,威權時代驟然而降。要守護言論和思想自由,必須戒慎恐懼,堅守每一片自由的陣地。對於未來、對於香港,我們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

聯署畢業生:(排名依筆劃順序)

王澄烽|伍宜孫書院|文化研究
何哲瑩|新亞書院|文化研究
李芷婷|逸夫書院|文化研究
余卓祈|逸夫書院|新聞與傳播學
郭翠瑩|新亞書院|政治與行政學
袁安婷|逸夫書院|文化研究
張天政|崇基學院|哲學
張鈞翹|逸夫書院|政治與行政學
鄭曉為|聯合書院|文化研究
鄭詠甄|逸夫書院|文化管理
鄭家駿|伍宜孫書院|政治與行政學
盧玉瑩|和聲書院|社會學
周君明|崇基學院|哲學
蔡梓朗|新亞書院|哲學
洪曉風|新亞書院|哲學

廣告